夫唱妻随,相敬相知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7 次

夫唱妻随,相敬相知_陶渊明诗传

在昔曾远游,直至东海隅。

道路迥且长,风波阻中途。

此行谁使然?似为饥所驱。

倾身营一饱,少许便有余。(www.guayunfan.com)恐此非名计,息驾归闲居。

———《饮酒》其十

陶渊明晚年所做的《饮酒》诗,大部分都是酒醉狂乱后的涂鸦之作,其中既有对现实的不满,也有对过往的感怀。要么屡屡提及成人后的不得志,要么就是对上流社会的讥讽怒骂。醉酒的诗人如同失了三魂七魄,只剩下一副皮囊,在黑暗的山野中拼命寻找曾经的青春。但是,青春终究再难寻。

然而,在对待贫穷生活的态度上,陶渊明似乎存在很大的矛盾,甚至有分裂的倾向。在这首《饮酒》中,他讲述自己出游东海隅(今江苏丹阳)的往事,结果遇上了糟糕的天气,被迫选择归途。这时的陶渊明认为自己之所以如此狼狈,完全是贫困的生活所致。但平心而论,他又不觉得清贫与自己有什么关联,只不过世道艰阻,让他不幸遇到罢了。

只有陶家的家主会为柴米油盐的缠身犯难,陶渊明永远不会在乎这些事情,因为他的精神世界比全天下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富足。

可惜他的妻子不会这样想。

满心欢喜嫁入陶家后,作为陶渊明的妻子,王氏至少在精神享受的层面得到了满足:丈夫每日潜心读书,从不对她大声呵斥;婆婆和小姑也是知书达理的明理人,对这个媳妇有说不出的满意。每日要做的事情,无外乎煮饭奉茶、伺候研墨,时光比女子的柳眉粉黛还要分明。几年过去了,王氏仍旧日复一日地在陶家园操持家务,满腹经纶的丈夫却丝毫没有仕宦为官的打算。

王氏对此很是不解:陶渊明有卓尔不群的才气,每日随性手书几笔,都是畅快得难以言表的高明。周遭里县也有不少孟嘉、陶逸当年的门生故旧,随便问个安就有官职相候。可他竟偏偏不愿意做官,宁可赊酒度日,也决然不肯去拜访乡里。

是她当初看错了眼,还是丈夫心里另有打算?

陶渊明其实还是那个胸怀大志的青年士子,他热衷琴棋书画,始终勤学不倦;每日苦读诗书,让渊博的学识继续不断累积。而立之年又尚未到来,他又怎么可能甘心只做一个隐士,任凭那些个公卿士族靡费天下,自己身为陶侃的后代,却待在草庐陋室之中,丝毫不去想象建功立业的未来?他仍旧抱定济世之志,渴望有朝一日能重振曾祖的荣光。“闭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的生活虽然雅致闲静,但绝不可能容纳得下一颗怀揣天下的赤子之心。只是,每当想到二十岁那年的建康游历,陶渊明就本能地想要抵制一切,他并不愿再遭受一次刻骨铭心的失望。这就是陶渊明,没有人能劝得了他,更不可以威胁他。

在由贫困不断引起的家庭矛盾之中,王氏逐渐认清了丈夫,并且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自己没有嫁错人。

“你要做那高洁之士,那便去做罢,家里的事我来操持!”

夫妻之间,难的不是相亲相爱、白头偕老,而是富庶不能同甘,贫贱无法共苦。在成长的岁月里,陶渊明逐渐养成了愤世嫉俗、独钓寒江的清傲。他痛恨世道,痛恨被权贵垄断的仕途,痛恨自己想要救济苍生却无处下笔的困窘。可是他的妻子王氏却是典型的小家女子,习的是从与德,本没有多少机会体会丈夫痛苦的心路历程。然而即便如此,她也依旧用女性独有的胸怀,包容坚守在道德制高点的陶渊明,任他与浊世斗争,任他飘零荡涤,从始至终不离不弃。当陶渊明再次踏上旅途,前往东海隅寻找自己中意的人生时,她正待在陶家园破败的茅草庐中,潜心侍奉日渐衰老的孟氏和小姑。哪怕丈夫再次带着失望归来,她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烧好一盆洗脸水。她明白,丈夫的心比躯体还要沉重许多。

家有贤妻如此,夫复何求?

但妻子的恩德是必须要报的:为了补贴家用,陶渊明举家暂时搬出了陶家园,来到浔阳城教书。他是当世才子,教学育人自不在话下。如此下去,家中的情况倒也尚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