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微末,乐不自胜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1 次

风起微末,乐不自胜_陶渊明诗传

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

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

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

穷巷隔深辙,颇回故人车。(www.guayunfan.com)欢言酌春酒,摘我园中蔬。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

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

———《读<山海经>》其一

夏日初临,草木愈加繁盛起来。清晨时分,草庐周围的绿树也随着陶渊明的梦醒而活跃起来,晃动摇曳,为草庐拂去日光,从而使他安心阅读。鸟儿在枝头欢快地唱着、跳着,无拘无束,逍遥快活,似乎想将这美好的心情传递给诗人。清风拂面,送来泥土的芬芳,经过耳边的声音似乎是在夸耀庄稼的成长是怎样地茁壮。远远传来农夫们相互吆喝的声音,似乎能听到他们在打招呼,甚至还能听到他们在聊些什么,也看得到他们三三两两地走向了地里田间。那天地像一片青绿色的水潭,微波在荡漾着,而陶渊明也在享受着这一切。

听,似乎从田里传来了歌声,音调和缓而舒适,树上的鸟儿也不甘寂寞,帮着和起声来。到处都是那么欢乐,却并不吵闹,一切是那么轻松而惬意。陶渊明完成了自己的田间劳作,听着那田间的歌谣,伴着鸟儿的欢歌,他也读起书来。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感到和谐美好,不敢有一丝动作,生怕打乱了这份宁静,破坏了世间万物的和谐。

远方传来车马的声音,陶渊明皱了皱眉。那不是属于这里的声音,属于自己生活的声音。他生命里的声音只应该有对自然的歌颂、对生命的感叹,以及对悠然生活的向往,又怎会有这些车马,为求官、求财所发的阿谀之音?渐渐地,那声音又远去了。陶渊明笑了,那些老朋友果然不属于这里,体会不到这里的快乐,而自己也不属于外面那个纷扰的世界。优雅的大自然已经帮自己回绝了那些自己不愿见的人,这里想必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桃花源吧。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想到这里,陶渊明愈加高兴了。此情此景,又怎么能少了那位常伴左右的好友———酒呢?斟一杯好酒,畅言心中所想。一边读书,一边饮酒,放声大笑,高声而歌,指点南北,品评古今,这是怎样潇洒、悠闲的生活啊!

日渐西沉,陶渊明摘了些自己园里的蔬菜,回家做饭。拿着自己汗水和劳动的结晶,心里既有一种满足,又有一份快乐,幸福感油然而生。回去定然赋诗一首,来纪念所发生的一切。天意作美,自然也愿意为他的诗作锦上添花:初夏清清淡淡的和风送来一场由东而至的细雨,既不会让他淋湿,也让他感到自然的温柔。雨滴就像一只只小手,为劳作了的诗人进行适当地按摩,也让他为这自然柔和的力量而深深折服,留下一笔“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那个环境优雅的草庐。傍晚时分,最好的消遣就是读书了。读些什么呢?读那个记叙了周穆王驾八骏马游四海的神话故事的《穆天子传》,浏览一下依据《山海经》中的传说绘制的图———《山海图》吧。陶渊明看书并不细看,他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在他眼里,读书只是一种消遣,是他闲适生活最好的调剂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