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尽柔肠思归切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8 次

断尽柔肠思归切_小山词传

满街斜月。垂鞭自唱阳关彻。断尽柔肠思归切。都为人人,不许多时别。

南桥昨夜风吹雪。短长亭下征尘歇。归时定有梅堪折 。欲把离愁,细捻花枝说。

——《醉落魄·满街斜月》

小山的词里多写离别和相思。可能他的前半生“金鞍美少年,去跃青骢马。牵系玉楼人,绣被春寒夜”,“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因而经历了太多的风月欢愉和甜蜜。而后期家道中落、颠沛流离,见识了“人情却似飞絮,悠扬便逐春风去”,经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和苦痛,也经历了太多的劳燕分飞和浓情转冷。所以,每一段的甜蜜都成为日后他心头的一根刺,不时地刺痛自己的神经。而他也只能靠相思才能慰藉自己的心灵。(www.guayunfan.com)“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一匹老马伴着自己踏过一条条的小道、一块块的青石台阶,在夕阳下看着自己的影子不断被拉长,直到和地平线融为一体。一人一马缓缓前行,仿佛这世间只有这孤独的行走。每走一步,脚印和步履像踩在自己沉坠的心上。原是知道行走没有归期,远得让人绝望;却未想到行走,也能断肠。

这首《醉落魄·满街斜月》里也描写了这么一幅行走的画面。一个人的时光总是寂寥,容易注意到欢愉时候不太容易看到的场景。一轮残月斜斜地挂着,把整个街道都洒满了清冷的月光,让人的心迅速冷静下来,平时压在心底的斑驳情绪也如气泡缓缓地泛上来。不断地想起离别时的场景,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杨柳翩飞,唱尽阳关。这一幕一遍遍地回放在自己的脑海里。夜晚太静,情绪太盛,直到翻滚成汹涌波涛,顶得人喉咙发痛,不得不想办法释放出来。不自觉地唱起《阳关三叠》的曲调,才发现离别的烙印如此之深。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江淹早就在他的《别赋》里这样写过,因为离别不仅面临着挠人的思念,还面临着对位置和距离这些考验的恐惧和不确定,哪里能比得上温软相依、你侬我侬?

昨夜西风刮得紧,夹带着大片的雪花把大地染成一片苍凉的白色。沉睡在家里热炕上的人定是无暇顾及,但像自己这样注定在羁旅中的人却是在第一时间发觉。大雪掩盖了地面的景物,只露出高高矮矮的驿站,更显得前路漫长无边。再没有随风摇摆的酒肆小旗,也没有迎来送往的画舫歌船,只能在一间间的长亭或短亭里住脚停歇,不得不再一遍遍地温习那残酷而清晰的离别场景。

又想起清朝的贵胄词人纳兰性德在远行潼关、遥望故土时所做的《长相思》,也是这一幅寂寥图景中的延绵相思,意境也是惊人地相似:“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地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迢迢征程,只有孤灯驿站陪伴;夜晚更深露重,才突然想起在早已习惯的故土不必听到这一声声的折磨。

这一个寒冬的记忆如此锋利,深深地刻在自己的心头。明明是扬马归去,却不自觉地感受到凄惨、落魄和苦涩。待自己归来,这儿一定是冰解雪融,一定是草长莺飞。纵使春寒料峭,也会有傲骨红梅率先绽放。大地一下子就变得温暖和煦,那些寒冷的刺骨仿佛都是假象。“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而自己也仿佛从未经历过那蚀骨的离愁。但“鸟儿无痕,但已飞过”,一切都已在自己的内心生根发芽。到时候定要摘下一朵梅花,捻着它娇艳的花蕊细细诉说自己的征程。

向一座亭描摹自己的辗转离思,向一朵花诉说自己的翻涌离愁。“一草一叶总关情”,原来独行路上处处都是离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