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将明月比佳期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7 次

初将明月比佳期_小山词传

曲阑干外天如水,昨夜还曾倚。初将明月比佳期,长向月园时候、望人归。

罗衣著破前香在,旧意谁教改?一春离恨懒调弦,犹有两行闲泪、宝筝前。

——《虞美人·曲阑干外天如水》

陈延焯谓“北宋晏小山工于言情”,既包括“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照,犹恐相逢是梦中”的思念,也包括“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的追思,还包括“殷勤理旧狂”的沧桑,当然也不能少了中国古代诗歌中常见的闺怨。小山的这首《虞美人·曲阑干外天如水》就描摹了一个望穿秋水、失魂落魄的女子形象。(www.guayunfan.com)栏杆外的天空澄澈空明如水,疏朗的星辰数点,仿佛水里的沙砾片片。那是自己十分熟悉的夜景,因为有无数个夜晚自己独自依靠在栏杆上,在夜风的吹拂中放飞回忆和对他的思念。自己也熟悉夜空中那轮清亮的圆月,熟悉它阴晴圆缺的每一个日子,因为收不到他的来信,月亮是自己唯一挂念的东西。月圆之夜,便是游子归家、夫妻团圆之时吧。那时候的自己,犹如一位天真的孩童,日日掰着指头记录月亮在天空中的踪迹,是多么单纯啊!

等待,是一件甜蜜的事情,因为等待的那头便是相聚。但是等着等着事情就变了,因为音讯不再、爱已不再,仿佛原本并肩走在人生道路的两个人走着走着就散了。自己的衣服穿旧了,可是依稀还能闻到两个人亲密时恩爱的味道,可是究竟为什么那些海誓山盟说没就没了呢?自己犯了什么错误,自己又该做些什么,破镜能不能再圆……以前还沐浴在爱河时的自己单纯幸福,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但爱情走失之后,她开始一遍遍思索这些问题。可是,这些问题是最深刻的人生命题,自己探索不过是自寻烦恼,无济于事,最终还是迷失在“他不再爱我”的迷宫里。被这种无力感折磨,还是算了吧。抱着自己最喜欢的古筝,想起当年待字闺中时古筝是自己最喜欢也最拿手的乐器,每每一曲终了,总能获得满庭喝彩。那时的快乐是单纯而纯净的。可是现在连最喜欢的古筝都提不起兴致,还没拨弄两指,眼泪就怔怔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琴弦。

这样的场景让我们迅速想起了诗词中无数个哭泣无助的妇人,如那位冷静地说着“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的女子,如“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的女子,如“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的女子。古代女子的活动范围有限,从小受到的便是三从四德的教育,再加上接触的人也有限,自然对自己的夫婿死心塌地。而在外经商、求学、从政的男性则恰恰相反,他们很容易找到感情的替代品。所以,古代的爱情是不对等的,闺怨的大量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悲剧。

只是,小山笔下的闺怨诗更意味深长。小山本就尊重、爱惜那些弱势女子,能够感同身受地写出这样的诗词本就正常。只不过结合自己苦涩伤感的感情经历,不知道这里面的女子是不是自己的化身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