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任翰林盼展抱负_元稹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8 次

出任翰林盼展抱负_元稹诗传

只要坐在镜前,就能清楚地看见自己被雕刻的痕迹:鬓角星星,皱纹纵横。有时他觉得这面孔很恐怖,很陌生,像极了遥远的父辈的面庞。从前他读不懂父亲,现在才发现,父亲的影子一直在自己身上。老来坐镜中,翩翩不再少年郎。

接连失去亲人的元稹,似乎已经没有余力再去工作,年近半百的他,已经逐渐向生活低下了头。自从他任职虢州长史以来,便做好了长期赋闲的准备。一来他觉得朝廷不会再任用他了,二来和家人在这样一个悠闲的地方生活,也算是一个好的归属。

那时的元稹,公务较为轻松。所以他把大部分时间都留给了妻子裴淑,自从失去女儿之后,裴淑终日难有笑容,那是她和元稹最心爱的女儿,却过早地离开了他们。元稹心中虽然也痛苦万分,但作为裴淑的依靠,他必须要比她坚强,要掩饰住心中的痛,生活仍要向前。

元稹就这样陪着妻儿过着难得的恬淡的生活,虽然心中还有未达成的心愿,但他已经认命。在他心中,远在千里之外的朝廷,似乎早已忘了他的存在。(www.guayunfan.com)然而命运不会对他如此残酷,远在京城的好友们并没有忘了他。元和十四年,好友崔群为他在朝中谋得了膳部员外郎的职务。接到通知的元稹既惊喜又失落,惊喜的是,朝廷里的朋友还记得他,自己还有入朝为官的机会;而失落的是,每一次回京都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不知这一次又将会遇到什么。

年近半百的元稹,心境沉淀如青空,偶有一只飞鸟划过,都可能触动他过往的心弦。过去,就像一幅遥远的山水画,他时常端倪画中的自己,像对着一个年轻气盛的陌生人,颠簸了大半辈子,如今稍有安定,又要匆匆前行。但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又怎可轻易放弃?

上任之后,他自然对好友崔群万分感激,要论其职务高低,膳部员外郎只是相当于五品县令的官位。但是它却有参政议事的权力,这是元稹一直的理想,而且此官位有较好的晋升机会。当初崔群正是看上了这点,才力荐元稹的。

好友的推荐和理解,让元稹感激不已。他觉得年近半百的他能做上这样的官,已然是登峰造极了。

然而,他刚刚上任不久,朝廷便发生了重大变故。元和十五年正月二十七日,唐宪宗李纯突然驾崩,宣告宪宗统治时代的结束。

虽然唐宪宗在位期间,曾经多次诬陷、降职于元稹,但是在他去世之后,元稹依然伤心不已。此前元稹多次向唐宪宗上书进言,也算与他有过交往,君臣一场,如今天子已薨,之前的恩怨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唐宪宗驾崩之后,由他的三儿子李恒继位,史称唐穆宗。

李恒继位后,对朝堂上下文武百官进行了人事调整,命宰相令狐楚为山陵使,而刚刚还朝的元稹为山陵使判官。与令狐楚共事期间,两人的关系十分密切,元稹对这个宰相印象很好,认为他与前任宰相杜佑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后来元稹在《上令狐相公诗启》中写道:

十四年,自虢州长史征还,为膳部员外郎。宰相令狐楚一代文宗,雅知稹之辞学,谓稹曰:“尝览足下制作,所恨不多,迟之久矣。请出其所有,以豁予情。”稹因献其文。

他认为令狐楚不仅有着非凡的政治智慧,而且在文学方面也堪称大家,所以元稹称他为“一代文宗”,跟随这样一位大人物,元稹自然不会错过求教机会,所以向令狐楚诉说了自己十年来的贬职经历。

谈起对作诗的感触,他在文中曰:“然以为律体卑痹,格力不扬,苟无姿态,则陷流俗。常欲得思深语近,韵律调新,属对无差,而风情宛然,而病未能也。”元稹敬重令狐楚,所以将心中疑惑都抛予他,希望能得到教诲。

此后,这篇文章很快流传开来,其中很多语句都成为人们流传的经典。比如“闲诞无事,遂专力于诗章。日益月滋,有诗句千余首。其间感物寓意,可备矇瞽之风者有之。”“楚深称赏,以为今代之鲍、谢也”等诗句,都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关注。

刚刚登基的唐穆宗,也是一个酷爱文学诗歌的君主。与普通文人一样,他平时也喜欢博览诗书。登基之后,他非常关注文化方面的人才,朝中的大小官员,只要能写出好文章的,他都大加赞赏。

当时有人向他引荐了一大批当朝文学才子,其中就有元稹的名字。唐穆宗在读完元稹的诗之后,颇为欣赏,遂宣他进宫面谈。言谈中,唐穆宗觉得元稹饱读诗书,出口不凡,便开始留意他,甚至主动向他索诗,因此,两人的距离也逐步拉近。

元稹上任之后,正好赶上朝廷的赋税制度改革,由于唐顺宗和唐宪宗疏于治理,导致赋税制度漏洞百出,如不大刀阔斧地改革,必将引起后患。这让唐穆宗尤为头疼,自他登基,王朝内外窘迫,外有边患虎视眈眈,内有旧臣阻挠改革,而军队疲软,国库空虚,这些都令穆宗甚为烦心。

这时,韩愈上书于皇帝,为税赋之事出谋划策,他的奏章陈述改革利弊,虽然道出了问题的核心,但是缺少实质性的方法。所以元稹在韩愈的基础上,根据多年在地方做官的经验,提出了许多可以操作的具体政策措施。他提出,针对目前情况,朝廷所采取的方法都是“救一时之弊”的方针,并不能解决问题的实质。所以他提出了“禁、罢、绝、节、峻、深、精核、慎选”的建议,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

要知道,元稹的这些言论,触及皇亲国戚的切身利益,一向是其他大臣所不敢明说的。尤其是在元稹提出的诸多建议中,无一不是针对朝中那些顽固的利益集团的。也有朋友曾旁敲侧击,劝他不要太过认真,新帝继位本就根基不稳,倘若他激起众怒,恐怕皇上也无法保全他。

但是,元稹并没有因为过去十年的贬职生涯而改变自己直言死谏的做法。因为他始终记得祖先元岩树立的楷模,尽管在这十年之间,他因为直谏遭受过很多陷害和污蔑。但是当他面对百废待兴的朝廷、面对苦苦挣扎的百姓时,他依然选择了冒死直谏。

朝中那帮顽固的老臣知道元稹的谏言后,自然不肯善罢甘休。户部尚书杨于陵随之上书于皇帝,提议以实物相抵,以改变民众脱离苦难的现实,这显然与元稹和韩愈提出的建议背道而驰,两派各执己见,在朝廷之中引起了一场巨大的争论。

经过一番争论之后,元稹最终肯定了以物抵税的做法。因为他心里知道,他所提出的措施虽然可以立竿见影,但在这帮大臣的阻挠下,肯定要拖延许久才能真正执行。而他们所提出的建议,虽然治标不治本,但至少可以暂时减轻人们的困难。元稹虽然认可了大臣们的做法,但依然对当时盐利和酒利过高的情况,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元稹在朝期间,由于表现出色,又有一手好文采,所以深得唐穆宗喜爱,他的文韬武略被穆宗看在眼里,他十分欣赏元稹刚正不阿的秉性,又一次提升元稹,任祠部郎中知制诰臣,这是他政治生涯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升迁。

元稹任职不久,宰相令狐楚突然一改常态,干起卖官鬻爵的勾当,劝说未果后,他在后来所撰写的一篇名为《令狐楚衡州刺史制》中,涉及了令狐楚的违法罪行,这让令狐楚勃然大怒,对元稹心怀憎恨,两人从此分道扬镳,成为政治对手。

其实,唐穆宗对令狐楚的所为也早有耳闻,宰相一职,位高权重,有些人一旦爬上这个位子,便忘乎所以,为所欲为。他也想罢免令狐楚的宰相职务,但一直没有合适的理由,看到元稹的文章后,便顺水推舟,将其革职,永不录用。

随后,利用元稹的直谏,唐穆宗肃清了大批官员,也在他的推荐下,给朝廷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长庆元年,唐穆宗大赦天下。正月初一时,唐穆宗携百官在南郊举办大典,元稹和白居易被分在一处,协管礼部事宜。两人一扫过去的阴霾,面对万象更新的朝廷、大有作为的皇帝,心中自然有无限期许,无限感慨。大典之后,元稹难掩心中豪情,遂作《辨日旁瑞气状》。文中,元稹将穆宗即位以后朝廷的改变予以深刻描述,所谓“臣下忠诚辅主,国中欢喜和合”。言语间表达出他对新朝的祝福和希冀,在这样一个欣欣向荣的天朝供职,是他的荣幸和骄傲;而对当朝天子,他直言“尽合天心”,他愿意以毕生之学,辅佐君王,重建大唐雄风。

唐穆宗看到文章后,龙颜大悦,对元稹的文采和才华赞赏不已,他越发觉得元稹是个不可多得的贤臣良将,所以在一月之后,唐穆宗升任元稹为翰林,委以重用。

任职翰林是元稹想所未想的,那就像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幻梦,他曾数次想靠近这个梦想,可是每一次都摔得遍体鳞伤,造化弄人,如今自己对仕途已不再抱有奢望,反而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梦中的彼岸。

如今已是翰林的元稹,心里微微感到了一丝欣慰,想想自己压抑多年,多次遭人陷害,致使颠沛流离,受尽千般苦难,两位爱妻,还有哥哥和爱女接连去世,自己也差点命丧通州。今日得到皇上的认可,也不枉多年来的隐忍与煎熬。

此时,元稹尤为想念母亲和韦丛,可惜,这两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没有等到这一天。那一晚,他跪在二人牌位前,怅然良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