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往事都如梦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2 次

从来往事都如梦_小山词传

雪尽轻寒,月斜烟重。清欢犹记前时共。迎风朱户背灯开,拂檐花影侵帘动。

绣花双鸳,香苞翠凤。从来往事都如梦。伤心最是醉归时,眼前少个人人送。

——《踏莎行·雪尽轻寒》

小山笔下的景致大都是淡雅、清新、别致的,比如《踏莎行·雪尽轻寒》里的初冬之景,落雪给大地铺上薄薄的银装,让人觉得这寒冷没有那么厚重残酷,反而如瑟瑟秋风,带来一种轻爽的寒意。斜月挂疏桐,映出夜里浓稠的云烟。在这样的天气里结束一场欢宴,正适合进行一场冷静的反思。微醉之中还能记住过往的时光,一幕幕、一场场都在自己的眼前重新来过。恍惚之间,只看到大门迎风而开,帘边的婆娑花影瑟瑟摇动,简直让人分不清何处是梦、何处是现实。(www.guayunfan.com)自己也像杜牧和柳永一样,有过在青楼里欢饮狂歌的日子,那时的人儿浑身充满了馥郁香气和才艺,陪着自己度过一个个清冷凉夜。那时的日子过得轻松惬意,那时的自己还处在父亲高相的荫庇之下,自己不想经营人际、追逐名利就可以从世故的宴请中转身离开,一心投入自己的青楼欢愉和诗词世界中。

经历过跌宕起伏的人肯定希望时光能够静止在人生最为欢乐的浓情时光。这样的人生虽然平淡无奇,但少了诸多波折和蚀骨痛苦。18岁那年,上苍就跟自己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把父亲的去世当作了给自己的“成人礼”。父亲逝世后,周围集结的利益集团如树倒后的猢狲一哄而散,而自己在瞬间失去了官宦子弟的光环,被扔进现实的巨大旋涡中。

这是小山人生的转折点,此后他开始学会习惯周围人的打量目光和势利嫌弃的眼神,接受以前那么骄傲的自己从来不会接受的贫寒生活;其次,他像一只失去父母的幼崽,面对世事险恶,只能靠自己去探索、去征服。父亲死后,朝廷念着旧情赐予他太常寺太祝的小官,纵驰不羁、磊落的他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仕途征程。

他本身性格疏离,不善于钻营,在20岁和45岁之间过着不痛不痒的日子,做着不值一提的小官。其间,他遭郑侠的陷害而锒铛入狱,度过一年的囹圄时光。可以说,在男人一生中最关键的那十几年,他的人生是灰暗无光、抑郁寡欢的。后来,他意识到自己的性格缺陷,也像其他人那样学着左右逢源,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有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不再拥有连苏轼也敢拒之门外的豪情,而是主动献词给当时的大帅韩唯,纵使得到“盖才有余而德不足者”的侮辱之语也还表现出被大帅赏识的欣喜之感。不知道听到韩唯的话之后,小山的内心会不会愤怒,当年自己贵为宰相之子,被众多政界名流围绕尚且没有投以青眼,今日竟沦落到主动献诗还被人指指点点的命运。如果自己早就开始像父亲那样为自己的仕途安营扎寨,那么自己中年的生活会不会好过一点儿?不过,性格如此,这样的假设也无法成立。

事业是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东西,纵使再度出仕的小山也会受这种价值观的影响。而青春已逝、事业无着的境遇又让他烦躁失落。而他无法彻底地改掉他那带有疏冷和自傲底色的性格,也无法彻底地融入这喧嚣官场中,摆脱这种境遇也成为不可能的事情,这也给他带来更多无力感和悲观。

如果在事业上沉沦失利,在爱情上春风得意,也算有一种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安慰。可是,命运可能让小山把好运和福祉在前半生全部用尽了,让他靠着对前世富贵和欢愉的回忆度过孤寂的下半生。小山爱情上的春天应该是在21岁,他在沈廉叔、陈君龙的家里与两人交谈甚欢、把酒听曲,作词给莲、鸿、苹、云演唱,他文思泉涌,写出无数美词佳句。“小令尊前见玉箫,银灯一曲太妖娆”、“渌水带青潮,水上朱阑小渡桥。桥上女儿双笑靥,妖娆。倚着阑干弄柳条”……给了自己无尽的欢乐。可是,知己如柳絮般飞散,音讯杳然全无,独留小山在自己的世界里旋转、哭泣、回忆、留念。

出生贵相之家,到头来却贫贱沉沦;本来知己围绕,到头来却孑然一身。如果人生前后的反差太大,就会给人戏剧般如梦如幻的不真实感。所以,也难怪小山发出“从来往事都如梦”的感慨。

要有多少的苦涩和跌宕经历,才能让小山发出“从来往事都如梦”的感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