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悠悠在广陵,何楼何塔不同登_白居易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2 次

半月悠悠在广陵,何楼何塔不同登_白居易诗传

他爱江南的美景,这是一个充满浪漫色彩的地方,白娘子和许仙就是在这里相遇、相知、相爱,成就了旷世奇缘。不论他们的故事是不是真实的生活,我们都被白素贞的勇气所感动。从那场烟雨蒙蒙,许仙将他的油纸伞送给白素贞开始,平静的西湖开始有了波澜。他们的爱情惊天地、泣鬼神,但白素贞最后被压在雷峰塔底,遭受着日日夜夜的折磨。

他也爱江南的氛围,像是世外桃源般安谧、宁静。尘世的喧嚣似乎都不忍心打扰这里。那汪幽幽的西湖,那一座座古色古香的寺庙,那喃喃低语的诵经声,曾经让白居易如此的痴迷,他恨不能成为湖水的一滴,融入其中;恨不能放下一切,诚心诵佛。

而如今,江南的美景、美人,江南的诗词歌赋,江南的茶香花香,宁静幽谧,最终都会悄然离开白居易。他要结束这江南的美梦,继续未知的人生之路,尽管这路已然接近时光的尽头。

临别那一天,前来为白居易送行的人络绎不绝,堵满了大街小巷,这般的情景堪比当初他离开杭州时。可再壮观,依旧是送别,依旧摆脱不了残忍的分离。越是人头攒动,白居易就越是不舍。但他知道,自己终究是要离开的,与其恋恋不舍,不如干脆利落。一双船桨慢慢划动,载着白居易的离愁,缓缓前行。(www.guayunfan.com)顺水来到广陵,白居易巧遇在此停泊的刘禹锡。多年未见的好友意外相遇,彼此的激动无以言表。豁达坦荡的人,总是那般的真性情,两人当即决定同去游玩。

广陵有一座著名的寺庙,名叫大明寺,对于佛学痴迷的白居易与刘禹锡来说,这自然是不能错过这个游赏的机会。同为诗人的李白也曾游历过大明寺,还为寺中的栖灵塔题诗一首。今日登上栖灵塔,放眼遥望,不禁让白居易感到震撼无比,那样壮阔的景象,让白居易也忍不住赋诗一首《与梦得同登栖灵塔》:

半月悠悠在广陵,何楼何塔不同登

共怜筋力犹堪在,上到栖灵第九层。

好友异地相逢,总是有着太多话要说,好像时光总也不够用,再加上几日的同游,更不舍得分离。正巧此时刘禹锡也被除去了连州刺史一职,正在等待新的任命。于是,二人决定结伴向东都洛阳进发,彼此有好友陪伴,也免去了路上的寂寞无趣。

大和元年(公元826年)的正月底,白居易与刘禹锡到了洛阳,安定下来之后,白居易听到了一个令人心痛无比的消息,弟弟行简在去年的冬天因病去世了,遗憾的是,一直在路上的白居易竟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

岁月不饶人,年幼时一起的玩伴和兄弟相继去世,这让年过半百的白居易感到了无限的悲凉。白驹过隙,转眼之间他们都已不再年轻,生离死别将是心中永远的痛楚,或许不知道哪一天,自己也会追随着兄弟们去了。人去楼空,徒留下曾经的美好给后人怀念。

不久之后,白居易回到洛阳的事情就传到了长安城,但就连白居易自己也不曾想到,在生命的末尾,还会迎来更加有利于自己官途的发展。一次朝廷政变没多久之后,好友裴度和韦处厚就拟定了白居易的诏书,召他回朝,出任秘书监。

在唐朝,秘书监是秘书省的最高行政长官,这对于曾做过校书郎的白居易来说是驾轻就熟的,对于秘书监的工作环境也是相当熟悉。政变后再回到都城,白居易也不必担心自己会被卷入朝廷内部的斗争中。无疑,这对白居易来说是一件喜事,他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份官职。

三月初春,雨淅淅沥沥,那是上天对草木花朵的恩泽,渐渐地似有似无的嫩绿覆盖了严冬的荒芜。在这样一个充满希望的季节,白居易带着自己的家人再一次回到了长安,回到了自己曾经的家,而白居易的朋友们也都回到了长安。三五好友时常聚在一起,每逢到了闲暇时候,一行人就结伴去山林间游玩,沉淀身心。

最让白居易记忆犹新的是去终南山那次。终南山又名太乙山、地肺山、中南山、周南山,简称南山,是秦岭山脉的一段,西起陕西眉县,东至西安蓝田县,千峰叠翠,景色幽美,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称。“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中的“南山”指的就是此山。而终南山最著名的则是“南五台”,这五台分别为:观音台、文殊台、现身台、灵应台、普贤台。登上观音台,望着远处的长安城,白居易浮想联翩,拿起笔,一首《登观音台望城》悄落纸上:

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

遥认微微入朝火,一条星宿五门西。

遥看那长安城的百千家星罗棋布,十二条大街把城市分隔得像整齐的菜田。远远望见官员们上朝打的火把,就像是一串星宿一样在大明宫的宫门附近。

登高远望,总是会给人不一样的感受。而站在灵应台上,已经望不见长安城了。顿时,佛教中色空的感觉充满了《登灵应台北望》这首诗中:

临高始见人寰小,对远方知色界空。

回首却归朝市去,一稊米落太仓中。

登上高处,才发觉人的微小;遥望远处,才明白物的空虚。回首归于朝廷政坛,就像是一粒米跌落在了太仓之中,被淹没、被覆盖。

从南五台回来后不久,白居易又来到了长安朱雀门街之东第五街的普济寺。对于普济寺,白居易还是很熟悉的,他曾经与韦处厚一同任官中书舍人,来到普济寺跟从道宗律师接受“八戒”,各自持十斋。

时至当日,白居易已经有八年的时间没有来到这里了。走进道宗律师的法堂,白居易看到墙壁上挂满了前宰相郑余庆、尚书归登、京兆少尹元宗简以及尚书左丞钱徽的诗作佳品。看到这些诗作,白居易才发觉这些都是道宗律师的唱和之作,便觉得道宗律师是一个深谙诗作的诗僧,为此,白居易还特意为道宗律师题写了一首诗:

如来说偈赞,菩萨著论议。

是故宗律师,以诗为佛事。

一音无差别,四句有诠次。

欲使第一流,皆知不二义。

精洁沾戒体,闲淡藏禅味。

从容恣语言,缥缈离文字。

旁延邦国彦,上达王公贵。

先以诗句牵,后令入佛智。

人多爱师句,我独知师意。

不似休上人,空多碧云思。

———《题?

道宗上人十韵》

作为诗人,白居易觉得写诗就应该像道宗律师这样,一来是以诗的语言形式吸引读者,二来则是要让读者进入到佛教的智慧当中。

彼时的白居易对于佛教的痴迷程度,早已经到了尽人皆知的地步了,他不仅对于佛学潜心研究,其本身也是一个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士大夫。除此之外,他还对道教也比较感兴趣。在众人眼中,白居易就是一个集大成者,在官场中合理地运用着儒家的中庸思想,被贬官后却懂得用佛学开导自己,在看透了官场的争斗后,又可以功成身退,享受着道家无为而治的思想所带给自己的欢愉。

时光匆匆,倏然划过,这段时间白居易的生活可谓是从没有过的安宁顺和,他不用为生活发愁,也并无过多的官场烦忧,可以尽情地沉浸在佛理禅宗的海洋,汲取自己所需的能量。

幽幽时光下,一份难得的宁静让人暂时忘却了过去的烦恼与未来的担忧。静下心来,饮一口酒香,画一笔花开,写一首诗词。在恣意的日子里,与众花同乐,与群鸟同喜,不要再伤心,不要再忧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