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草》_常羡鸳鸯结双侣_薛涛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6 次

《鸳鸯草》_常羡鸳鸯结双侣_薛涛诗传

绿英满香砌,两两鸳鸯小。

但娱春日长,不管秋风早。

任何一个女子的心中都必定怀有过对爱情的期待和幻想,它如同一朵最明艳的花,开在心底最柔软的角落。作为一个姿容绝艳而又才情出众的女子,薛涛在她生命最美好的年华里,同样保有对爱情诚挚而热烈的追求,她始终企盼着能有一个人来宽慰自己、欣赏自己、怜惜自己。少女的情怀总是这般纯真,在闲暇的日子里想起自己未来的意中人,想起将有一人牵起自己的手看尽春华秋实,而薛涛又是在渴望着一种怎样的爱情生活?她对于爱情的理解是怎样的?或许从这一首小诗中,我们可以一窥她的爱情观吧。

这首诗具体的创作时间已经无从考察,但从字里行间,我们却能够读出薛涛内心深处的一种憧憬,是一种毫无疑问的、对爱情的强烈憧憬,应当是她年轻时候写下的。这个时候的薛涛正在豆蔻年纪的好时光,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平静美好;饱读诗书的她自然也知道,在这世间有一种名为“爱情”的东西令人痴狂迷醉却又不知何解。年幼的薛涛自然还不清楚爱情的滋味,但心中早已生出无限念想。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薛涛来到庭院中,忽然看到迎风舞动的鸳鸯草,于是心有所感,写下了这首《鸳鸯草》。(www.guayunfan.com)在春日的庭院中,忍冬花刚刚绽开了绿色的花苞,密密匝匝的花骨朵遍布整个儿台阶。花分两色,一金一银,并蒂而生,相映生辉。淡淡的芬芳在庭院中弥漫开来,让人仿佛觉得这便是爱情的味道了。春风吹拂,而这一片忍冬花也随风起舞,金色和银色的花朵在阳光下碰撞着、摇曳着,就好似成双成对的鸳鸯,畅游在春日的海洋里。鸳鸯草之名由此而来,也是令人陶醉。

这样的画面无疑是美好的,但接下来,薛涛却笔锋一转,继而写道“但娱春日长,不管秋风早”,这两句颇得玩味。这在春风中摇曳生姿的鸳鸯草啊,你们只顾着在旖旎的春日风光里相伴起舞、欢娱一时,却丝毫不去管那肃杀秋风的一朝扫荡何时到来。忍冬花的花期是在春末夏初,所以鸳鸯草纵然欢情起舞,也不能在春日的景色中逗留多久,它们只想趁着这短暂的春日时光尽情欢娱,尽管夏日恍惚间便就过去,尽管之后秋风早已守候多时,尽管凋落枝头是它们最后的命运,它们也要“只争朝夕”,只争那灿烂枝头的一朝一夕。

薛涛在看到这些鸳鸯草时,心中也是感慨颇多。正值青春妙龄的薛涛自然渴望得到一份完美的爱情,就像这鸳鸯草一般,能够在明媚的春光里尽情挥洒自己的幸福。哪怕秋风相催,但只要绚烂一时,凋落又有何妨?薛涛的心里是怀着这样热烈的情绪的,因为她还不曾体味过爱情的酸辛,也因为她渴盼着有一个人能够走进她的心房。她愿意用自己生命中最灿烂的年华去投身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哪怕最终飘零谢尽也无悔无怨。这是薛涛对爱情的决心。

但仅仅是决心而已吗?细细读来,似乎又不单单是纯粹的决心。毕竟欢娱只是一时的,秋风仍旧要来,纵使鸳鸯草意识不到,聪慧如薛涛者岂能觉察不到?是啊,隐藏在决心之下的,正是薛涛对爱情的担忧。后两句固然可以理解成她对鸳鸯草及时欢娱的向往与肯定,但又未尝不能理解为薛涛对鸳鸯草的一种劝诫和提醒:虽然现在春光骀荡、爱情美好,但终究是敌不过一夜秋风、命运轮转的。鸳鸯草纵情享受美好,却没有看到最终迎接自己的是无情的秋风,哪怕曾经璀璨玲珑,不过也是过眼云烟。由爱生忧,薛涛对爱情不全然是憧憬和决心,也有隐隐的担忧在其中:爱情再美好,恐怕也会有凋零的那一天,歌咏爱情的诗句固然很多,但描绘誓言成空、负心见弃的也不在少数;就像这鸳鸯草一般,只懂得畅享春日时光,纵然一时得意,却也难逃秋风摧残,不亦是一种可怜吗?

这种对爱情的决心和担忧,其实都是基于薛涛对爱情的向往和憧憬之上的,毕竟此时的薛涛尚且年幼,也不曾与人恋爱过,自然不知爱情的个中滋味。但命运偏偏就是这么神奇,日后的薛涛在面对爱情的时候,仍如她当初写下《鸳鸯草》的时候那样,满怀着对爱情的决心,又不时生出对爱情的担忧。

在同一时期,薛涛还写下另一首与《鸳鸯草》相似的诗,便为《池上双凫》(一作《池上双鸟》)。这一首诗较之《鸳鸯草》显得更加明快温馨一些,全诗如下: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整首诗出语朴素明快,并无典故和难懂的地方,就像当时薛涛那纯净朴素的心愿一般。前两句描绘的是两只水鸟栖息在碧波荡漾的水池之上的场景,它们出双入对,形影不离,朝朝暮暮共飞同还。这显然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整日腻在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情话。诗的后两句则是替水鸟设想,由实入虚,于简单中见章法,才情自现矣。设想的是它们孕育了雏鸟之后的日子,届时一家三口共同在莲叶之间欢快地嬉戏,岂不美哉!这样一幅温馨的图景也让薛涛羡慕不已。

在这首诗中,一对水鸟自然象征着爱情,它们的恩爱预示着爱情的美好动人;而后两句似乎在言说着这样一种心愿: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如果说爱情是一杯醉人的美酒的话,那么薛涛希望的不仅仅是品尝这杯浓酒的甘洌,她更希望得到一个永远的依靠,在她醒时与她唱和吟诗,在她醉时搂她入怀——就这样一辈子该多好。在最初的浓烈和酣畅之后,薛涛如同每一个普通女子一般,需要一个长久而坚实的怀抱和依靠,就像诗中所描绘的那对凫鸟一样,双宿双飞,恩爱不离,育有一雏,合家欢乐。绚烂之后总要归于平淡,普通的生活依然能够充满趣味,这正是薛涛最终期盼的生活和归宿。这首诗没有热烈的愿景,也没有豪迈的决心,有的只是朴素平淡的相守——这是薛涛对爱情的誓言。

从这两首诗可以看出,正值妙龄的薛涛其实已经怀着对爱情的渴盼了,她希望遇见一个真心倾慕自己的男子,诉衷情,解寂寞,慰孤苦。是啊,此时的薛涛是寂寞的,她渴望有人能够走进她的生命、她的内心,欣赏她的才华,聆听她的心曲。此时的薛涛,对爱情的憧憬是前所未有的,情窦初开的少女有着无限的心事,是一低头的娇羞,是不经意的浅笑,是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而只要我们对薛涛的一生稍稍有些了解便会知道,这位唐代第一才女终生未嫁,却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恋和几段暧昧难言的情愫。薛涛的爱情之路颇多坎坷,最终也未能修得正果,这无疑是可惜可叹的。不过奇妙的是,她后来对爱情的理解就如这两首小诗中写的一般,从来未变。薛涛身遭多变,几经曲折,但一直保持着对爱情的向往和憧憬,直到晚年时看破世事、回归平静。而《鸳鸯草》中那种对爱情的决心则鲜明地体现在她和元稹的爱恋之中:薛涛明知这场爱情将无果而终,但她毅然决然地跳进了这爱的漩涡,虽然有担忧、有愤怒,但还是义无反顾地去爱了。而在和韦皋、段文昌甚至武元衡之间,薛涛更多的是对爱情的担忧,那是面对一堵无形高墙时的无力和无奈,爱情被隐藏在世俗和交际之下,封建和礼制的藩篱时刻束缚着他们,逼得他们渐行渐远。可怜薛涛才貌双绝,到头来却没有得到一个好的归宿,尚不及那池中双凫,也是千古一恨,让人唏嘘历史上红颜的共同遭际和命运。

不过,写此诗作时的薛涛才刚刚长成,她一生的传奇正要上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