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惜光阴恨多少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1 次

暗惜光阴恨多少_小山词传

催花雨小。著柳风柔,都似去年时候好。露红烟绿,尽有狂情斗春早。长安道。秋千影里,丝管声中,谁放艳阳轻过了。倦客登临,暗惜光阴恨多少。

楚天渺。归思正如乱云,短梦未成芳草。空把吴霜鬓华,自悲清晓。帝城杳。双凤旧约渐虚,孤鸿后期难到。且趁朝花夜月,翠尊频倒。

——《泛清波摘遍·催花雨小》

这首词出自46岁时的小山笔下。46岁早已不是无忧无虑、无所顾忌的年龄,也不再懵懵懂懂、对前路抱有浪漫幻想的年龄。这个时候,人生已经经历大半,这个时候的自己,该是一副沉着自持、褪去了一切幻想的稳重模样。相比于少年时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轻狂和激情,这个时期可能多了份沉思和自我反省。(www.guayunfan.com)这一年是他任监颖昌许田镇一职的第二年,本以为放弃了年轻时候的疏朗轻狂,可以像父亲一样汲汲营营,有不错的收获,就像自己一直以来在文坛上青云直上一样。可是,政坛毕竟不同于文坛,经营政治和抒发己心不同,后者可以形式自由,只需取悦自己,而前者则必须要讨人欢心,找准契机,然后不懈钻营。而小山却“我官尘土间,强折腰不屈”,本就不擅长这个,所以政坛这个竞技场终究不适合他。

再翻开一年前赴任途中自己写下的诗句,不禁摇头苦笑,他终究学不会父亲本性中的那种察言观色,总是对环境和人事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和认识。“明朝紫凤朝天路,十二重城五碧云”、“金凤阙、玉龙墀。看君来换锦袍时”、“留着蟾宫第一枝”,那些句子里充满了现在的自己看着也陌生的昂扬意气和进取的决心。

还记得去年的时候为了讨好韩唯,他写了那首《浣溪纱》:

铜虎分符领外台。五云深处彩旌来。春随红旆过长淮。

千里裤襦添旧暖,万家桃李间新栽。使星回首是三台。这不过是想给大帅留下好印象,方便升迁而已。

《邵氏闻见后录》卷十九记载:“晏叔原,临淄公晚子,监颍昌府许田镇。手写自作长短句上府帅韩少师。少师报书:‘得新词盈卷,盖才有余而德不足者。愿郎君捐有余之才,补不足之德,不胜门下老吏之望’云。一监官敢以杯酒自作长短句示本道大帅,以大帅之严,犹尽门生忠于郎君之意。在叔原为甚豪,在韩公为甚德也。”这样的场景是少年时期的小晏不曾想过的,可是人到中年,还是要适应当时的世道。

大致是因为皇帝赏了一个小官,以为这是自己官途康庄大道的开始,所以激起了自己的书生意气。然而,他的这种性格就注定不是左右逢源、官位亨通的类型,他在20多岁时都没有在政治上有所成就,怎么可能在46岁这年从一个芝麻绿豆似的小官鲤跃龙门呢?可见,人各有命,父亲的浮华富贵是命,自己的沉落也是命,两种经历都是一种生命体验,背弃了这种规律去抗争,收获的就只有失败了。

所以,这个时期的《小山词》少了很多意气昂扬和呼天抢地,而多了很多顺其自然的淡定和妥协。这并不是值得哭泣的事情,因为成长本身就意味着由个人化走向社会化。

这首词的上片抒发了小山感时伤春的情怀,但又不是年轻时的那种看到杨柳红花就想到曾和自己鹣鲽情深的佳人音讯全无、自己年华渐老的那种伤逝,而是多了几分感慨流年的深沉和宽广。

一场场的春雨催得落红满地,一阵阵的春风吹得杨柳轻柔,柳絮飞烟,露珠圆润。记得去年的此时也是这样的好天气,也曾有闲心欣赏这淡雅美景。可是,还没来得及仔细感悟,时间就这么溜走了,又到了今年的春天。春季疲软慵懒,人们喝茶踏青,在深深院落里玩耍秋千,在丝管声声中寄托流年,一切都是那么闲适的节奏。只是,几十载中的春天的艳艳日头就这么飞过去了吗?时间已逝,而功名无着,还未成英雄而近暮年,想起则多少有些遗憾和怅惘。

暮霭沉沉楚天阔,苍茫天空中的厚重云层逐风而去,勾起了人的无限归思。自己离家万里,而又不知何时能够归家。不过是希冀一个锦绣前程,回报家乡父老,可这么多年,尽管自己曲意逢迎,功绩还是不甚理想,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这条道路吧?只是可惜了自己的那些年华,空空白了鬓发却颗粒无收。40多岁的人该是事业稳定的时候,40多岁也该是儿孙绕膝、尽享天伦的时候,可是自己却一个人独自驻扎在这儿,连家里的书信也难收到几封,怎能不让人唏嘘流泪?难道是年少时太过任性,享受的福祉太盛,上天要让自己的后半生如此凄凉冷清吗?想到这儿,浑身冰冷,大抵是心里的寒意泛起,连在春天的晚上也能感受到微凉的秋意。还是趁着春花月夜喝上几杯,既温暖了自己的寒冷心肠,也不辜负今年的大好时光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