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筝细将幽恨传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2 次

哀筝细将幽恨传_小山词传

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

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

——《菩萨蛮·哀筝一弄湘江曲》

如果一个人的心里满含深刻的悲哀,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愤怒在心底发酵到极致的过程中,他定然经历过自我催眠式的希望,直至被现实打击得不可置信,然后心灵才会呈现出一种心如死灰的绝望。但是富有生命力的心灵却会盘旋而上,在接受现实时催发出一种淡定。那是一种即使在狂喜中也会散发淡淡忧愁的气息,即使在无边落寞中也有一种打不倒的乐观。在整个过程中,人的灵魂被抛上天又甩下来,经历若干波折,将全部精力都用在自我挣扎和搏斗中,哪里有时间去和外界愤怒?所以,悲哀到了骨子里,必然不是一种苦大仇深、张牙舞爪的姿态,而是一种洞察悲剧,但任何困境都打不倒的坚韧感。(www.guayunfan.com)这样的姿态常常出现在饱经苦难而又豁达超脱的心灵中。比如贬谪后的苏轼,“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无论苦难如何像箭雨一样袭来,他都不惧怕,然后以一种大无畏的态度继续前行。经历了“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的刘禹锡想到要把一生最美的韶华空度就心如刀绞,但是多年的苦难早已让他学会了淡定和乐观,“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他这样安慰自己,告诉自己总会有境遇转好的那一天。一生张扬的李白在过了跌宕起伏的生活后也写出“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的句子,在无边的寂寞和独守中发掘细碎的快乐。

小山自然也深知这种悲哀,只是这一次他把这种姿态置于一位歌女身上。古筝特有的清冷音调让听者内心一紧。而弹奏的曲子不是高贵优雅的《高山流水》,也不是清新感伤的《阳关三叠》,而是一曲《湘江曲》。

湘江在中国历史上是一条代表着悲伤的河流,因为这条河寄托了太多痴情女子的泪水。先是自言为“湘君蛟宫之娣”的氾人,可能在浣洗时见到了仪表堂堂的郑生而为之动容,也可能为书生那种淡定、沉稳的姿态所打动,让她心甘情愿地扮作无家可归的人跟着郑生回了家。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年。这十年,她忘记了龙宫的金碧辉煌和仙人的无忧无虑,却一心沉醉于与爱情相关的点点滴滴里。可是,某一天,氾人在郑生沉睡之际默默地收拾好行李,带着对他的全部思念和惦记翩然离去。故事到这里结束,未免让人感觉又是一个许仙和白素贞般的人仙之恋,可是后面的情节却让这个故事更加动人心弦。十年后的郑生登上岳阳楼,却发现高达百尺的画船彩楼,神仙峨眉陈列其中弹弦鼓吹。就在那样的时刻,不经意间看见十年来那个心心念念的面庞,娇艳如初,怀抱古琴,含颦凄怨。原来,她也像自己一样一直把这段情放在心底,而她手中轻抚的那首琴曲经过十年的发酵也把思念、遗憾融入其中,让人听到之后心神大恫。

别了氾人的泪水,再看一看湘妃的泪。“虞帝南巡竟不还,二妃幽怨水云间。当时垂泪知多少?直到如今竹且斑。”娥皇、女英一直以妻妾和谐而著称,殊不知她们人性中呈现出最闪耀的一面是因为那份深情。听到虞帝南巡猝死的消息,她们的世界犹如崩塌了一样,直至哭泣得连湘江边的竹子也泪迹斑斑。

氤氲了这么多泪水,湘江的水也成了那种浓得化不开的琥珀绿色,悠悠地荡到人心最柔软的地方,抚平人内心的行行褶皱。而女子的筝声如泣如诉,仿佛让人看到了那一波浓得化不开的绿水和思愁。女子抱着飞雁一般的弦柱,纤纤手指,奏出的都是心里最深的幽怨。虽然从头至尾,没有看到哀号的狰狞,但那越来越低的如黛眉宇和秋水烟波足以让人揪心地疼痛。

她到底在哀伤什么?是在哀叹自己身世如飘零浮萍,无依无靠,是在哀叹自己夜夜笙歌后的寂寞空洞,还是在哀叹本以为遇到了他,找到了此生寄托,却终究面临着别离?我们不得而知,只是她也是幸福的,因为有个男子懂她的哀愁,而且用如此美的语言把她的姿态镌刻了他的词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