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苏十三中丞》_兰心蕙质叹幽独_薛涛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82 次

《赠苏十三中丞》_兰心蕙质叹幽独_薛涛诗传

洛阳陌上埋轮气,欲逐秋空击隼飞。

今日芝泥检征诏,别须台外振霜威。

薛涛的智慧也是不下于她的才情的,她与人相互酬唱的时候,有时也会在诗行间出语相劝慰,令人不得不佩服她的敏慧才智。

譬如这一首《赠苏十三中丞》。前句用“埋轮”之典,不仅与苏十三中丞的身份相吻合,还寄托了她对他的殷切鼓励——希望苏十三中丞也能像张纲一般不畏权贵、严肃执政,又用隼的悍勇高飞来激励苏十三中丞凌厉行事、展望未来。全诗可以说恰如其分、关切殷然。(www.guayunfan.com)这日,将返台的苏十三中丞便早早地到浣花溪畔来了。彼时薛涛正在厅间练字。侍者敲门,将苏十三中丞来访的消息报之。薛涛稍作整理,便叫人将其请入书房。对苏十三,薛涛略有耳闻,知其为人憨直,乃有志之士。本以为,他要过些时日才会来访,没想到来得这么急。

正当薛涛泡茶之时,苏中丞已立门外。薛涛并未停手,只是如旧识般抬头笑了笑,点头邀请其落座。寒暄了几句,她便将张纲的典故缓缓道来。古有张纲,恭俭守节,约身尚德,虽为公子,而厉布衣之节。时值顺帝委纵宦官,他常感叹:“秽恶满朝,不能奋身出命埽国家之难,虽生,吾不愿也。”后入朝为官,于汉元年被外派巡视各郡时,至郊外洛阳都亭,将车轮卸掉埋在地下,愤然宣称:“豺狼当道,安问狐狸!”由此拉开阳嘉年间惩治贪官污吏的大幕。刚开始,苏中丞有些不明所以,待到后来,便明白薛涛想要告诉他什么了。

薛涛将故事讲完时,茶正泡好。袅袅茶香从杯中升腾起来,游走在二人中间,将书房编织进一个静逸的时空。她轻巧地从壶中倒出一杯,递给苏十三,问他是否想做“击隼”者,苏十三谦恭一笑。薛涛会心。

时辰已不早,苏十三刚到锦城还有诸事未妥,薛涛见他不好明说,便借自己要练字谢客。薛涛亲自送至宅门,别前真诚地告诫他,从正式宣告上任起,便不可以在台外耀武扬威,为官者必先自律。苏中丞听闻,抱拳鸣谢,翻身上马而去。薛涛看着这又一届的官员,心中感慨万千。

蜀中的官员流水般来去,纵然每每都前来拜访,但或许过几日又要调走。同样的嘱咐与希冀,说与数十人听,而今留下的又有几人?

在这首诗中,薛涛也流露出了她自己的政治观点和政治立场。她支持、鼓励那些为百姓着想、不畏强权的好官去追求自己的政治理想,哪怕遭遇挫折,也要砥砺自我、继续前行。薛涛出入幕府,自然也会听闻一些政治上的新闻,可惜是个女儿身,且身在乐籍,她痛恨自己不能为百姓、为天下做些什么,于是只好去鼓励那些为国为民的好官,希望他们能够完成自己的心愿。

再来看一首《酬李校书》:

才游象外身虽远,学茂区中事易闻。

自顾漳滨多病后,空瞻逸翮舞青云。

据人考证,诗题中的李校书应为李余,有唐朱庆余《送李余及第归蜀》诗为证:

从得高科名转盛,亦言归去满城知。

发时谁不开筵送,到处人争与马骑。

剑路红蕉明栈阁,巴村绿树荫神祠。

乡中后辈游门馆,半是来求近日诗。

李余应举十年,长庆三年方才及第。若此“李校书”真为李余,那么此首诗当是薛涛中年所作。薛涛历侍十一镇,其间酬赠唱和之诗多不胜数,且大都难以考证其具体创作时间,聊备一观。

“象外”即物象之外,谓写诗比物以意,而不指言某物,意境超乎常法之外。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雄浑》曰:“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或指尘世之外。“区中”即区域之中,《司马相如传》:“迫区中之隘狭兮,舒节出乎北垠。”“漳滨”出自刘桢的《赠五官中郎将诗四首》:“余婴沉痼疾,窜身清漳滨。”后用此为卧病之典。“逸翮”是指鹰之高飞也。

这首诗前二句称颂李校书才情高远、声名显赫,后两句则是自叹,可惜自己多病卧榻,只能看着李校书在政坛上叱咤风云的雄伟身姿了,实在是遗憾。

薛涛工于唱和,有诗名在外,倾慕之人想必也不在少数。但薛涛在酒席之间穿梭往来,有时候也是想为自己觅得一个佳偶吧。但她自己也明白,这是无情而残酷的官场世界,谁会对你吐露真心?那些席间的谈笑风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真正能懂自己的又有几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