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韦令孔雀词》_鹦鹉声断梧桐凋_薛涛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0 次

《伤韦令孔雀词》_鹦鹉声断梧桐凋_薛涛诗传

可怜孔雀初得时,美人为尔别开池。

池边凤凰作伴侣,羌声鹦鹉无言语。

雕笼玉架嫌不栖,夜夜思归向南舞。

如今憔悴人见恶,万里更求新孔雀。(www.guayunfan.com)热眠雨水饥拾虫,翠尾盘泥金彩落。

多时人养不解飞,海山风黑何处归。

这首排律是诗人王建为历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所饲养的孔雀所题,亦是为蜀中女校书薛涛所题。

大和五年(公元831年),韦令公生前豢养的孔雀在凄寒的秋夜最后一次敛起了羽翼,诗坛才俊皆赋诗哀叹。不出几个月,一代诗坛孔雀——“芙蓉空老蜀江花”薛涛竟走完了绚丽的一生。那个夏天,浣花溪的荷花还没有凋谢,碧鸡坊里海棠鲜艳照人,可六十五岁的薛涛将一生的漂泊收拾,将满心的爱恋与相思收拾,将清净的冥想与热烈的情感收拾,一齐带走了,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深红小笺上各种深情恣肆的笔走龙蛇,也逃不过史书上一个冰冷的“卒”字。

她是诗人的情人,是诗歌的女儿,她的一生写下了五百余首诗作,将一切的爱恨留给后人品咂,却孤独地翻完了生命的最后一页,上穷碧落,下至黄泉,世间再无薛校书。

当时的节度使李德裕唏嘘不已,为之作《伤孔雀及薛涛》诗一首,可惜诗已不存,当时的苏州刺史刘禹锡则为之唱和,写下了《和西川李尚书伤孔雀及薛涛之什》:

玉儿已逐金镮葬,翠羽先随秋草萎。唯见芙蓉含晓露,数行红泪滴清池。

按:后魏元树,南阳王禧之子。南阳到建业,数年后北归。爱姬朱玉儿脱金指镮为赠,树至魏,却以指钚寄玉儿,示有还意。

这首诗首句即以朱玉儿之典故喻指薛涛的逝世,次句则感伤孔雀翠羽早凋。薛涛去世之时,芙蓉尚含晓露,如红泪滴落,哀悼这位诗坛女杰。

说到“韦令孔雀”,不可不说这是唐代诗坛的佳话:韦皋镇蜀之初(贞元元年),南诏馈献了一只孔雀。韦皋十分喜爱,并听从薛涛的提议,在宅邸中开凿了一方水池,并在池上搭建了笼子来饲养这只孔雀。而在大和五年(公元831年)的秋天,这只孔雀老死于笼中。神奇的是,次年夏天,薛涛也走完了她的一生。

武元衡曾为孔雀的逝去而深情赋诗《四川使宅有韦令公时孔雀存焉暇日与诸公同玩座中兼故府宾妓兴嗟久之因赋此诗用广其意》:

荀令昔居此,故巢留越禽。动摇金翠尾,飞舞碧梧阴。

上客彻瑶瑟,美人伤蕙心。会因南国使,得放海云深。

“美人伤蕙心”就是对薛涛当时情状的描写,韦皋是张延赏之乘龙快婿,镇蜀二十一年,到了晚年才有纳歌妓玉箫之事,早期除了薛涛出入幕府,又何来别的所谓美人者?孔雀已矣,薛涛毕竟不能释怀,在她的心目中,这既是自己才华的象征,也是韦皋与自己多年来情感的象征,非是寥寥几句诗句所能遣怀,而薛涛此时也必有唱和,可惜今已不传。

与之唱和者,尚有白居易韩愈等人,可是他们的诗句中只提到了孔雀,未及薛涛,而诗人王建与武元衡关系密切,知其句中之旨,遂作了这首七言古诗《伤韦令孔雀词》。

“美人为尔别开池”便是指薛涛建议韦皋为孔雀建造栖息的小池一事。而这首诗中处处是对孔雀的哀悼,也是对薛涛的劝慰,元稹曾赋诗“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来盛赞薛涛,而此时王建也以相同的意象来描述她的心境——“池边凤凰作伴侣,羌声鹦鹉无言语。”

从王建之乐府诗中看来,孔雀虽为人所饲养,但其生活艰辛,不解飞翔,却张翅欲飞,求得自由,最终只能在池塘中舔舐着自己的羽毛,聊以慰藉。这正是薛涛一生的写照,雅致已极,寂寞亦极,弦断已无人听。

当事人将孔雀与薛涛相提并论,绝非空穴来风,可惜千年以后的我辈,已经无法探寻其中的底蕴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