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书记席上见赠》_当筵命笔有令辞_薛涛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4 次

《和李书记席上见赠》_当筵命笔有令辞_薛涛诗传

翩翩射策东堂秀,岂复相逢豁寸心。

借问风光为谁丽,万条丝柳翠烟深。

薛涛逐渐适应了“诗伎”的生活,然而这样的生活,却是非她所愿的。

整日往来于觥筹交错之间,生活就如同一只色彩浮艳的高脚玻璃杯,人则浮沉在虚名浮华的泡沫之中,不知何时破碎。生活就像一场白日梦,没有一丝一毫的色彩,行尸走肉般穿梭往返。每当在夜的深处醒来,就会发现自己两手空空、一无所有,过着不真实的日子,仿佛脚踏棉花,不知何时就会坠入虚妄的深渊。(www.guayunfan.com)这样空虚寂寞的生活,它只是为了生存啊!是如此的卑微和无奈,是如此的艰辛和苍凉,人间百态,薛涛年纪轻轻就已经尝遍了。虽然每天的状态都有违自己的心意,但却是不得不进行的生存战斗。

有时候薛涛得闲,看着街上楼下往来的人流,她多么想投入进去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啊!他们虽然庸碌平淡,但这恰恰就是世俗生活的甜蜜啊。薛涛曾经有过这样安逸的生活,但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薛涛每天面对的都是不同的人,却有着相似的面孔和表情。她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与无数人唱和吟诗,做着近乎麻木的思考。不过薛涛的才情终究是高出常人许多,即便是在这种即席唱和的诗作中,她有时也能稍作巧思,使应酬诗看起来不那么板滞,带着一点活泼的色彩。

譬如这一首《和李书记席上见赠》。

这是一首和诗,当时应当是李书记在酒宴上赋了一首诗,而韦皋则令薛涛唱和一首,便有了此诗。起句平平,是一般唱和诗的写法,写风度翩翩的李书记在应试中发挥出色,取得了优秀的名次,令人艳羡;但下一句笔锋突然一转,说难道有再次相遇的时候就会豁出真心的吗?这一句可能是针对李书记的诗而言的,所以并不清楚到底指的是什么。“借问”句宕开一笔,写楼外春光明丽,可春光是为谁而明丽?末句以景作结,写河边柳树深深,万千丝绦飘荡交缠,织成一派迷离的青烟,朦胧幽深,难以窥见。这似乎是对李书记进行劝诫,说人心难测;又仿佛在说春色自明,不待他人言说。个中深意,需细细体会。

这一首诗略微不同于其他的诗作,带着一点柔媚的婉约,需要人细细品读,方才能见得深意。

其他如《酬吴使君》:

支公别墅接花扃,买得前山总未经。

入户剡溪云水满,高斋咫尺蹑青冥。

“支公”即晋高僧支遁,字道林,时人也称“林公”,后用来泛指高僧。“扃”在此是门户之意。剡溪是水名,即曹娥江的上游,在浙江嵊县南。唐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中有“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高斋常用作对他人屋舍的敬称。唐孟浩然《宴张别驾新斋》诗曰:“高斋徵学问,虚薄滥先登。”青冥在此即指青天。此诗颇有意趣,给人一种活泼开朗的感觉,剡溪的云水似乎就要从窗户中流淌进来,想象奇俊。整首诗清新高远,境界开阔,读之使人神清气爽。

又如《酬祝十三秀才》:

浩思蓝山玉彩寒,冰囊敲碎楚金盘。

诗家利器驰声久,何用春闱榜下看。

浩思犹遐想、畅想。唐韦应物《西郊燕集》诗曰:“盛时易徂谢,浩思生飘飏。”蓝山即蓝田山,骊山之南阜也,山出美玉,亦称玉山。利器比喻英才。春闱是唐宋礼部试士和明清京城会试,均在春季举行,故称春闱,犹春试。此诗酬一秀才,写得气魄高远、胸襟开阔,非常人能及。此等情怀真可直追诗仙李太白的风骨气概,其《南陵别儿童入京》诗云: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再如《酬雍秀才贻巴峡图》:

千叠云峰万顷湖,白波分去绕荆吴。

感君识我枕流意,重示瞿塘峡口图。

贻即赠送。荆吴是指春秋时的楚国与吴国,后泛指长江中下游地区。枕流喻隐士之情志高洁坚卓也,用了“枕流漱石”的典故。刘义庆《世说新语·排调》中载:“孙子荆年少时欲隐,语王武子当枕石漱流,误曰漱石枕流。王曰:‘流可枕石可漱乎?’孙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砺其齿。’”后以喻隐居山林。这一首酬赠诗在内容上也颇为有趣。薛涛擅书法众所周知,但薛涛的绘画如何却没有相关资料证明。不过从这首诗看来,薛涛似乎是懂画的。这是薛涛酬谢雍秀才赠画而写的诗吗?或是如同而今,是画家之间以画易画、相互交流?第一、二句是对雍秀才“巴峡图”气势磅礴画面的生动描述和赞美,而第三、四句则是“补述”雍秀才向自己赠送“峡口图”的缘由,并以诗感谢雍秀才对自己“枕流”(归隐)之意的理解或支持。自古书画不分家,恐怕薛涛的绘画技艺,绝不逊色于她的书法。正因如此,像雍秀才这样画艺高超的画家,才乐于与她以画相赠或者相互切磋画艺,这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薛涛的才气有目共睹,更有敏捷的才思。《唐语林》里就记载了薛涛的一件趣事。有一次黎州刺史举办宴会,提议行《千字文》令。这个酒令的令格是,取《千字文》一句,句中应带有禽鱼鸟兽之名。刺史率先做示范行令说道:“有虞陶唐”,说罢便看着薛涛,她应声道:“佐时阿衡。”刺史一下就站起身,哈哈大笑:“你这四个字里没有鱼鸟,当罚酒一杯!”薛涛淡定自若,笑着回答说:“我这句里‘衡’字中间有一条小鱼,刺史大人的‘有虞陶唐’中,才是连一条小鱼都没有呢。”众人一闻,哄然而笑,皆佩服薛涛才思敏捷。

高崇文出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时,一次在宴会上行酒令,要求“须得一字象形,又须逐韵”。高崇文先行令说:“口似没梁斗。”薛涛当即接道:“川似三条椽。”高崇文抓住了她的“小辫子”,幽默地说:“你这三条椽子,第一条怎么是弯的呢?”薛涛抖了个机灵,答道:“您西川节度使这么大的官,用的都是没有梁的斗。我不过是一介贫寒的女子,家里的椽子有点弯,有什么好奇怪的呢?”众人听了,不禁大笑。

这一类酬唱诗在薛涛的诗集中是占有一片不小的席位的。虽说是唱和之作、酬祝往来,却也不时地流露出薛涛的过人才情和智慧。在这个虚华的名利场上,薛涛步步为营,小心谨慎地生存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