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望四首》_素手红笺诉相思_薛涛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9 次

《春望四首》_素手红笺诉相思_薛涛诗传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www.guayunfan.com)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写下这四首春望词的时候,薛涛已经脱去了乐籍,隐居在浣花溪畔有些时日了。虽然这时薛涛才刚过二十岁,但幼年的颠沛流离和世事的无常变幻已经让她身心俱疲。饱经沧桑的薛涛选择了浣花溪,选择了隐居的生活。而春天——这个让无数诗人伤感的季节,在薛涛的笔下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哀愁?而那双看尽了纷扰世事的眼眸,望到的又是怎样一番春日的光景?

温庭筠在《菩萨蛮》中写道: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可见女子和花在诗中本就是一个体位,花的艳丽芬芳就如同女子青春时的美艳动人,花与人相照应,花为人传心声。而薛涛也是个姿容艳绝的女子,但她笔下的花却已然是逐水落英、昔时荣光了。春望春望,一望就望到了春天的尽头。春望,望的也是自己的来路,亦是自己的归途。自幼随父亲流落蜀中,尝尽艰辛;官宦之后却被逼堕入乐籍,每日迎来送往佯装笑脸,可有谁知晓自己的苦、自己的心?后来有幸遇到了韦皋,却依旧翻越不了那堵无形的高墙,依旧要小心应对,依旧只能在凄清长夜里说与风、说与月、说与蝉听。她要等的人没有等到,只看到了春日的落花诉说着相思的心语。

蜀中花开,赏花人亦是花样颜色,裙裾拂过欲滴的翠叶,玉手却触不到栅外的娇蕊。几许春日迟迟,一川草木深深,赏花人独坐,花亦赏相思。

她本出身于仕宦人家,少年沦落入乐籍,却也借此见识了闺阁里无缘得见的万丈红尘。

可红尘佳儿江湖子弟都擦肩而过,花开花落相思处,仍是无人与共同心。

浣花溪水潺湲,流淌着,流淌着,涤荡去乐籍女儿衣衫上的金粉红尘,涤荡去边关军帐中的征尘血气,此刻的她褪去三千世界赋予她的艳丽颜色,唯余一袭青衣和自由之身。

她是孤寂的,心也一直是自由的。此处春到,花开正盛,而郎君何处赏别花?此花与彼花颜色如何?此是曰花开不能同赏,纵使茫茫古今,身处一时一地,花开娇妍,终有谢时,雨疏风骤,流水落花,此情此景,两两相对,各自强露笑颜,又是否为了同一事由伤悲?是悲天涯路远,难得再与郎君相见,还是悲伤仕途堪忧,怀瑾握瑜而穷不知其所示?于是终于吞声浅笑,不言不语,不问相思,只是共郎君看见一朵花开,一朵花谢。从此,各自天涯。

黄金甲,玉如意,椒蘭文采,有意揽草结同心,却不知知己身在何方。锦江之滨,花溪之畔,春日愁绪纷繁过,满城飞絮,何以遣愁绪?素手掬清泉,制得洪度笺,桃红的底色浑然是心之色,写尽相思的笔墨尚未沁干,却陡然得闻鸟语,是子规?是杜鹃?偏偏鸟声作人语,声声动人心魄,牵人心绪——行不得也哥哥。

风花飘渺如歌,如雨,如空中抓不住的蔽日霾气,白日将老。和他的身影相比,西山红霞都显得更近切,归巢的倦鸟都显得更情真。绿英满香砌,两两鸳鸯小。但愉春日长,不管秋风早。鸳鸯草同心共生,人非草木,却无人同心共情,年年春日,岁岁结草,奈何至今犹然孤孑一身。

非是无人怜,门下一曲词歌,唱与边关,唱与庙堂,落泪纷纷有如珠堕玉盘,奈何见怜如朝露,而她不惧宿命,柔韧若蒲苇;非是无真心相见,忆昔时只为博她一笑,庙堂高官亦能开池设笼,供奉一只孔雀;非是畏惧岁月无情,颜色黯淡,她的才华正如一坛女儿红,经由岁月,愈加香醇,愈加澄澈。然而为了那个人,那个天地间独一无二的一个,她正如任何一个普通闺阁少女一般无二的,企盼佳期,悲戚离别,向往容颜永驻,哀叹白日将老而佳期渺渺,同心人不能同心并立,同心草成结而人终成陌路。

蜀中的春风是无情的,边关没有春风。江南的春风又是如何的?郎君所在之处,春风能否有知?思念载沉载浮。花有千朵万朵,压枝而低,思念若也能开作花结作果,将是何种光景呢?怕就是她对镜梳妆贴花黄时,镜中的光景吧。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她是诗人,是歌人,更是红尘中看尽世态仍存真心不灭的千古名士女丈夫,她的字清癯狷介,有丈夫气概,为人亦然。开口,是歌,勾人魂魄;是直言,亦能动人心魂。因此,她虽托名乐籍,亦能以女校书之名流传后世,也会因直言坐罪,被罚往边关。纵是如此,她的遣怀之作仍然说道:“闻道边城苦,今来到始知。羞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不诉自身苦楚,反而为边关将士立言,不能不说是奇伟。

离别之苦,夜中梦境百转千回,两两相思之下,朝镜前玉人垂泪,这般相思不能诉诸言辞,相思寄谁?唯有寄春风耳。

寄予风,便有了“猎蕙微风远,飘弦唳一声。林梢明淅沥,松径夜凄清”的句子;寄予月,便有了“魄依钩样小,扇逐汉机团。细影将圆质,人间几处看”的篇章。寄风寄月,须知思念时身边四时万物,皆是她的化身。

若午后休眠时,听闻春风低语,如泣如诉,当知晓,那是谁的相思。

这四首一十六句词,字字朴素,却声声有情,当真是“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出语简洁明快,几不涉典故,然语中哀愁却连番不绝,直指人心。花与人作照,今与昔作比,今日枝头花满与来日镜中衰颜作照,昨日之佳期与今日之空等作比,直至春愁四溢、春心落尽。薛涛不是空谈春愁,而是实有伤春伤己;虽结庐归隐,却依旧难掩心中悲苦。她想用流淌的浣花溪治愈自己,却不料在春日的花枝上望到了自己。《唐诗快》评此二诗(按指同题中“花开不同赏”、“风花日将老”二首)“皆以浅近而入情,故妙”。《名媛诗归》中则说:“细讽四诗(按指《春望词四首》)。觉有‘望’字意在。若率然读去,但知其幽恨,不知其怅叹。”

花开花落,而薛涛却说“不同悲”,这分明是独对落花的凄苦啊!花落已经是悲,那么一女子独自看着春花落尽的场景更是悲中有悲,而这女子看着落花想到自己也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这种独自凋零的命运,真是悲从中来、不能自已了。即便是饱经沧桑的薛涛,在面对这种场景的时候,也是无法自胜的,只能挥手写下四首春望词,暂寄茫茫愁思。毕竟,她只是一个女子,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