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李郎中》_一片伤心画不成_薛涛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7 次

《别李郎中》_一片伤心画不成_薛涛诗传

花落梧桐凤别凰,想登秦岭更凄凉。

安仁纵有诗将赋,一半音词杂悼亡。

“午夜梦回,见妻子正于小窗前对镜梳妆,正如初见时那般娇俏。他们互相望着,却不敢动,不敢言,担心从梦中惊醒,担心如何开头讲”。这便是苏轼在妻子逝世十余年后于梦中再见时的场景。那一句“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想来是古今多少失去爱妻的男子心中最深的隐痛。

李郎中丧妻的噩耗未过许久,又传来他调任锦城的消息,薛涛与他平日交好,听闻此事便匆匆赶至他宅中话别。从马车下来,只见两盏白灯笼还点在府门上,门口无甚人影,十分寂寥。她有些担心,提起裙子小跑入宅,四处寻找。寻至花园处,远远望见李郎中独自站在池间的亭子里,身形消瘦似纸人,一阵风便可吹倒,再无往日之威严。薛涛轻轻地走至亭外,小心翼翼地喊了他一声,他像是没有听到,无丝毫回应。她索性走到他身旁,近看几乎吓了一跳。几日不见,他鬓间华发陡生,眼眶凹了下去,眼睛里布满血丝,似乎苍老数年。“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这样子,应是几日未能睡好,或是根本未睡吧。(www.guayunfan.com)李郎中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扭头看到薛涛,脸色从疑惑到窘迫。他脸上的泪痕还未拭去,或许是他忘记了,或许是泪一直在流。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用沙哑的口音向薛涛致歉。他声音很低,身子因情绪有些波动而晃晃悠悠,薛涛赶忙扶着他坐在亭中。

西晋有诗人潘岳,十二岁时与杨氏订婚,据说少年时曾挟弹出洛阳道,妇女们见到他无不为之倾倒,“皆连手萦绕,投之以果”。但是,他对妻子的感情却始终如一,可谓情深意笃。他二十四岁结婚,五十岁妻子不幸死亡,夫妇和睦相随二十六载。潘岳悲痛之极,为她服丧一年,期满后于元康六年(公元296年)改服赴任,作《悼亡诗》: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

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

私怀谁克从?淹留亦何益?

僶俛恭朝命,回心反初役。

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

帏屏无仿佛,翰墨有余迹。

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

怅恍如或存,回遑忡惊惕。

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

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

春风缘隙来,晨溜承檐滴。

寝息何时忘?沈忧日盈积。

庶几有时衰,庄缶犹可击。

曾是一双人儿入蜀,而今只留他一人还。凤凰树上栖凤凰,梧桐叶落凤别凰。不日,李郎中就要离开锦官城。这次他便要独自一人攀过秦岭,到处都有他与其妻的回忆,想来这一路,必定不好走。看着共同居住过的房子,走进去就想到了夫妻间的种种经历。可是,在罗帐、屏风之间再也不会有斯人的身影。可是墙上挂的笔墨遗迹婉媚依旧,余香未歇。恍惚间,娇妻仍在,直到看到遗像竟悬在墙上,才想到那娇俏的人儿不会回来了,心中怅然若失,还有点惊惧。

古来痴情者甚多,如潘安、东坡、唐圭璋先生。李郎中丧妻不久,薛涛却如此体贴地为其赋诗,以排遣心中的愁绪。若有伤心之人在此赋诗一首,一半的句里皆含着悼词,定会与李郎中此时的心境相符。

天空很晴朗,午后的阳光本该很炙热,然而李宅中却没有任何的暖意。薛涛陪着李郎中就那么坐在安静的庭院中,一边安慰他,一边听着他将过往之事细细道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