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属的稼轩_关于辛弃疾事迹

时间:2019-05-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95 次

专属的稼轩_关于辛弃疾事迹

闲居带湖的生活带给辛弃疾的变化实在太多,甚至达到了脱胎换骨的地步。

但凡听说过辛弃疾的后世之人,都知道他有一个著名的号:稼轩居士。然而,当问到这个号的来历时,不少人都只会懵懂地摇摇头,表示茫然不知,即使是书写他的人也不例外。

稼轩,其实是辛弃疾对自己最彻底的一次直视。

毫无疑问,带湖新居是辛弃疾有生以来最庞大的一笔投资,而且投入了仅次于组建湖南飞虎军的精力来为这栋居所添砖加瓦。不过,宅院、居所、园林只是带湖新居规划中的一部分,而且是非常小的一部分,占了不到那块地的4/10。这固然也是囿于辛氏的财力有限,担负不起亭台楼阁的巨大花费。然而,辛弃疾真正在意的,其实是带湖新居西面的一片广大区域:在这里,辛弃疾开垦出十余亩田地和稻田,专门用来种稻插秧,甚至还有几片饲养鱼虾用的水塘。综观所有在信州买地的士大夫,恐怕只有辛弃疾一人会把千贯缗钱用在种地上。(www.guayunfan.com)稻田所在的区域,正巧是一块地势均匀下陷、水源充足的湿润洼地,最适宜种植劳作。由于这片耕作区地与居所相隔较远,因此辛弃疾又在邻近稻田、地势较高的地方专门修建了一排小屋,专供他耕作时休息。虽然相比起居所,这些小屋看起来有些寒酸,却建得简约通风,炎炎夏日时还可以消暑纳凉,是个极为理想惬意的住所。而这排小屋的名字,就叫作“稼轩”。

所谓“稼”,即是躬耕种作之家,这便是辛弃疾“稼轩居士”的来历。

早在《美芹十论》和《九议》中,辛弃疾就已经不厌其烦地向皇帝赵昚解释过,农业发展对大宋而言不仅是经济目标,也是一项战略目标:南方多山地,少平原,土地兼并之严重远远甚于北方,加之有宋以来又十分看重商业,农业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农民的地位再次一落千丈。然而辛弃疾敏锐地看到,重商对一个在农业文明基础上建立的国家而言,或许能够带来持续的财富,却无法做到持之以恒。更何况,再多的真金白银,也不可能比白花花的粮食更能安慰黎民百姓的心;毕竟人都是要吃饭,军队拿饷打仗之余也是要吃饭的。所以,他念念不忘这件事,也不可能忘记。

只是,面对独属于自己的稼轩,辛弃疾终究不想添加太多的家国忧心进去。他热爱这片小小的田地,以及在它之上辛劳时的喜悦,而不是总强迫自己忧心忡忡地去联想那些让他不高兴的事情——当他急切地希望承担这些担忧时,那位高坐庙堂的君主不肯给他机会;现在,对方又剥夺了他承担的手段。既然如此,辛弃疾又何必再为难自己?

或许,上天也不忍再看辛弃疾受累,才逼迫他离开那个是非之地,成为闲居躬耕的稼轩居士。但当辛弃疾早在宋孝宗淳熙六年就买下带湖新居的土地时,他一定也隐约预料到了自己的未来——当一个人始终壮志难酬的时候,急流勇退不也是一种担当吗?

或许,他真的是对漂泊不定的游宦生活感到厌倦了。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人间行路之难是赤裸裸的现实困境,不是宏图大志就能化解的,也不该被化解。当辛弃疾戴上斗笠、自号稼轩的时候,他终于发现,自己也可以像普通人那样拥有一些纯粹的快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