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调令,闲愁千斛_关于辛弃疾事迹

时间:2019-05-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90 次

一纸调令,闲愁千斛_关于辛弃疾事迹

辛弃疾在广德军等待了足足四年。这四年之间,他最早是每天盼望着从临安传来消息,这些消息或者是皇上愿意召见他询问具体想法,或者是执政大臣愿意起用他来施展才能。然而,这样的期待,终于变成满腔的失望愤懑。伴随着每天早起晚归的平淡公务生涯,辛弃疾感到胸中始终有团火在熊熊燃烧,但却看不到燃烧的火苗能照亮自己身边任何一处角落。

四年之后,宋孝宗乾道四年(1168年),辛弃疾已经29岁了。他等来的不是设想的一切,而是一纸调令,让他从广德军通判调到建康府担任通判。

建康从前朝就为天下所公认的六朝古都,也是本朝的行宫。建康城江山形胜、龙盘虎踞、形势险要。建康本地的最高行政长官是行宫留守史致道,他早就听闻过辛弃疾的才能,因此才力求朝廷将他调到自己手下。当时,同样在建康城围观的,还有淮西军马钱粮总领叶衡、江南东路计度转运副使赵彦端、江南东路转运判官韩元吉、通判严焕等人。辛弃疾来到这里,骤然发现视野比起广德军要开阔许多,而与周围人的交往也要比广德军更让人惬意,于是他和这些同僚们成为好友,经常相互交往。也就是从此时开始,辛弃疾心胸中的那团火似乎暂时被隐藏了,而为了忘记那团火焰,他重新捡起了自己少年时喜爱的词作。

因为词,未及而立之年、血气方刚的辛弃疾开始更加细心地发现那些原本并不引人注意的美景和美色。由于夫人如兰身体瘦弱,在她的劝说下,辛弃疾身边多了一位名唤卿卿的侍女。她不仅年轻貌美,还善解人意,能歌善文,将家庭照料得井井有条,对辛弃疾和夫人也服侍得无微不至。而公务闲暇之时,辛弃疾也经常带着她出城游玩,和同僚们宴饮、应和。(www.guayunfan.com)在建康,辛弃疾最常去的地方是下水门城上的赏心亭。登临此亭,可以上观金陵,下赏秦淮,因此从第一次登上赏心亭开始,辛弃疾就被这里的风采所吸引。而每当夜幕降临,眼前的秦淮河上停泊着种种不同颜色的画舫,闪烁着亮闪闪的彩灯,传来一阵阵的喧哗笑语,几乎能让这里的人们忘记什么朝廷强弱、国家荣辱,忘记北方的天寒地冻、朔风阵阵。

如果换作年轻时,辛弃疾在祖父严格的家教下,从不会进入这样的社交场合。自从来到南方后,他发现江南士大夫的社交习惯,确实和自己成长环境中的不一样,这里的士人喜欢游玩,重视享乐,喜欢美酒、美乐、美食和美女,即使建康城中这些普通的官员们,也喜欢动辄到秦楼楚馆中举行宴会,在吟诗作赋的同时,还叫上歌姬舞女在旁捧场助兴。一开始,辛弃疾对这样的社交场合很不习惯,但独在异乡的寂寞和同僚的影响,让他渐渐也能习惯于出入这些场合,更通过生活的享受填补了内心的惶恐和寂寞。

然而,辛弃疾在这样的场合从未忘记自己的本性。他虽然喝酒、写词,和歌姬舞女交际,但却从不只是为享受而享受,而是为了抒发胸中被压抑的激情,为了赢得更多的共鸣,或者只是为了在五光十色的繁华世界中暂时忘记自己经历的一切。由于他为人爽直、胸襟开阔,又有着传奇的战斗经历,因此格外受到社交场合中人们的注意。

这天,在赏心亭上,建康留守史致道大人又举行了一次宴饮,辛弃疾带着侍女卿卿按时赴会。宴席上推杯换盏,好不热闹,而带上几分醉意之后,平日里各自严守上下职别界限的同僚们也没有了那种肃然,相互之间连连玩笑,看起来一团和气。

辛弃疾有了几分醉意,便借故离开了宴席。他走近赏心亭外的栏杆,端详着夜色中的秦淮河,任由夜里的凉风吹动自己的鬓发。放眼望去,在烟雾笼罩的月色中,这座六朝古都似乎多了些神秘和苍老,在默默地诉说着什么。看着眼前的景致,想到千百年来这座城市所发生过的白云苍狗般变换的历史,辛弃疾感到情绪翻腾而不能自已。他一方面怀念着那时候在山东和义军兄弟们激情燃烧的岁月,一方面又为将来的日子感到惶恐:难道自己未来生命的每一天,都要在这样的宴饮欢歌中度过?

正当辛弃疾凝视出神时,身后卿卿的声音传来:“官人,这边风景独好,官人是否又想到了家乡?”

辛弃疾侧头一看,卿卿正温婉地站在自己身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辛弃疾长叹一声,揽过这位似乎随时随地都能读懂他心思的聪明女子,说道:“卿卿,我登高北望,想到中原尚未复归,家乡还在金人统治下,我却在这里享乐,真是惆怅之情油然而生。”

卿卿劝解说:“官人心系中原,真是可敬可佩。只是朝廷自然还有朝廷的大策,他日北伐,建康也是出兵的前线,希望大人能够善自珍重,有机会才能为国尽忠。如果日夜苦思冥想,忧心忡忡,也只能徒添心头之重啊。”

辛弃疾说:“你讲的我固然知道,只是时而心动,不能自已。”

时间,两人无话,相对无言。

“幼安,你和娇娘躲得好宴!”判官韩元吉带着醉意,大嚷大叫地一把抓住辛弃疾的衣襟,要拖他进亭子中。辛弃疾回头一看,酒席已经撤了,桌上铺就了文房四宝,同僚们也有和歌姬在对唱的,也有专心研磨的,也有人已经写好了小词,正聚在一处玩赏。辛弃疾看了看,只是婉约柔软的词风,不觉微笑。有人眼尖,马上说道:“幼安,你的词作向来是出名的。今天赏心亭上如此盛会,你岂能没有词作?”

其他同僚听见,便连连起哄,让卿卿研好墨,铺好纸张。辛弃疾也不推辞,握笔稍微凝神思考片刻,一瞬间眼前大千世界,都化作纸上浮现出的字字珠玑,他跟随自己翩的文思,握住脑海中奔放回旋的节奏感,忽而眼神炯然,笔走龙蛇,作起词来。众人再看那书法,正是奇、绝、美,不一会儿,一首《念奴娇·登建康赏心亭,呈史留守致道》已然写完。卿卿等那墨汁稍干,便呈交给宴席主人史致道,众人围上前去,看这首新词。

词曰:

我来吊古,上危楼,赢得闲愁千斛。虎踞龙蟠何处是?只有兴亡满目。柳外斜阳,水边归鸟,陇上吹乔木。片帆西去,一声谁喷霜竹?

却忆安石风流,东山岁晚,泪落哀筝曲。儿辈功名都付与,长日惟消棋局。宝镜难寻,碧云将暮,谁劝杯中绿?江头风怒,朝来波浪翻屋。

众人吟完这词,一时间安静下来,人人心头都想到当年东晋谢安隐居东山报国无门,只能用对弈饮酒来寄托壮志的境遇,感受到其内心的压抑和沉重。

这样的安静只有一会儿,史致道便赞赏说:“幼安,你的词力果然不凡,看来你文才武略,真是人才。他日朝廷必然有所征用,不会就此埋没的。”

听见上级这样说,大家纷纷附和,而辛弃疾也是向众人频频致谢,时而爆发出醉酒后肆无忌惮的大笑。

在一旁安静观察着这些男人们的卿卿眼中,辛弃疾此时是矛盾的,他享受这种偶然的放纵,又期待有一种生活,可以改变这样的日子。

宴会在欢闹中结束了。日后,辛弃疾还将多次在不同人的陪伴下登临赏心亭,留下一首又一首以此地为背景的佳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