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叛变_关于辛弃疾事迹

时间:2019-05-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7 次

意外的叛变_关于辛弃疾事迹

和枢密院的使臣截然相反,武将王世隆精干稳重,对深入金地毫无惧色。辛弃疾和他很是投缘,两人一路上谈论着抗金形势,有着说不完的话题。王世隆看辛弃疾儒雅的谈吐中有着豪客气度,行为礼节到位却又英武逼人,便也对他多了几分敬重。后来听随行的将领说起辛弃疾单骑追杀叛贼的事情,更是从心里敬重佩服。不过几天,辛弃疾和王世隆就肝胆相见,有了深厚交情。

队伍走到了离东平府20来里的地方,贾瑞派出统制官刘震、左军统领官刘伯达,让他们去东平府先行通报。没想到,两个时辰后,两人飞马奔回,滚下马鞍,号啕大哭。

他们带来的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

原来,一个月前,不愿南归的张安国等人经过密谋,发动叛变,杀害了耿京。耿京原来是义军团结的旗帜,他一死,大军迅速分裂,将领们有的投降金国,有的解散了部队,有的则干脆离开部队带着金银珠宝溜回了家乡。这样,不到一个月,原来声势浩大的25万义军灰飞烟灭、星散殆尽,连东平府也都沦落到金人的手中。至于那个卖主求荣的张安国,则因投降金人而被任命为济州(今山东济宁)知州。(www.guayunfan.com)听到这个噩耗,辛弃疾他们悲痛万分,随行的王世隆等将士们也都一起下马,痛哭拜祭。

辛弃疾最先收住泪水说道:“我们奉的是耿都护的军令南下,向朝廷请命归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不幸。耿都护待我等皆如亲生兄弟,他竟有心叛他,我非要将他食肉寝皮不可!”

贾瑞想了想,觉得辛弃疾此时正在气头上,担心他鲁莽行事,便提议返回海州,和宋军大将李宝、魏胜商量以后再想对策。

大家回到海州,辛弃疾向李宝报告了耿京遇害的噩耗。李宝也是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发誓要杀了张安国为耿京报仇。当他听说张安国在山东济州担任知府时,马上下令王世隆和部将马全福准备率领部队攻打济州,抓获叛贼。

辛弃疾进谏说:“李将军,济州城防坚固,易守难攻,那张贼又初投新主,根基未稳,决然容不得我等破坏。所以此事只能智取,不适合强攻。何况强攻动静太大,容易打草惊蛇,反而会让张贼闻风逃窜。”

“那么,你觉得应该如何呢?”李宝早年曾经跟随岳飞征战,是宋军中的一员名将,对于辛弃疾,他一眼就看出其身上隐藏的才能。

辛弃疾说:“如果将军相信我,我只需要数十骑兵,就能进入济州,生擒张安国。”

李宝颔首,说:“好,那便让王世隆和马全福也辛苦走一趟。”

当天晚上,辛弃疾和贾瑞、王世隆、马全福他们在灯下商议明天的行动计划。辛弃疾说:“在耿都护军中时,那张贼似乎对我素来有些忌惮,在都护面前也服帖不敢多言,没想到居然敢做下如此十恶不赦的事情!”

贾瑞说:“我与张安国曾经倒有些过往。他这人原先就颇有私心,为人专喜好强争胜,而且善用心计,所以我才和他日渐疏远了。现在,他既然干下这种事情,我等必然与之势不两立!”

第二天一早,李宝、魏胜和贾瑞将辛弃疾送出海州城门。李宝一再叮咛:“济州城现在有五万多守军,虽然其中金兵不多,但还是要多加小心。到了那里,随机应变,能擒获最好,擒获不了,也千万不要冒险。”

辛弃疾流下眼泪,说道:“李将军,耿都护对我情同兄弟,张安国杀我兄长,我和他不共戴天。这一次虽然胜负难料,但我必要擒获此贼,告慰都护在天之灵!”

李宝端详着眼前的辛弃疾,似乎看到了当年在岳家军中身先士卒的自己,良久,才紧紧握住辛弃疾的双手,祝他马到成功。

在寒冷的朔风中,50余人一路日行夜宿,终于来到了山东济州附近。在离济州城还有50里的地方,辛弃疾留下五名骑兵,让他们留在路边作为接应。又走了五里地,接着留下了五名骑兵……这样,每过五里路,辛弃疾就安排下五名骑兵,作为接应。

到了黄昏时分,辛弃疾和王世隆、马全福三人已经来到了济州东门。

此时已经是门禁时分,守门哨兵看见有人前来,立刻紧张地呼喝道:“城下何人?来济州什么事情?”

辛弃疾不慌不忙地说:“我等是知府张大人旧时的老友,今日前来投奔,你速速去通报,张大人自然会重重赏你。”说着,他递过去一块银子。那士兵接了银子,面露喜色,一溜烟进去通报。

张安国此时正在和部下痛饮,自从当了金国的知府,他几乎每天都要举行宴饮,庆祝自己升官发财。大厅中烟雾缭绕,杯盘狼藉,部将们和几个金人将领在猜拳喝酒,大喊大叫。

听哨兵通报说辛弃疾和王世隆前来拜访,张安国酒醒了一半。他问清来人的数量,放纵地哈哈大笑,对身旁人说:“这些不成器的小厮,现在没有大树可以依靠,就来投奔老子了!”

说着,张安国整了整衣衫,说:“带他们进来。”

很快,辛弃疾和王世隆在哨兵的引导下,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整个宴会厅里的喧闹声小了下来,醉眼惺忪的部将们一个个抬起头,观察这新来的两个人。

辛弃疾走到张安国面前,拱手说道:“安国兄,才一个多月不见,想不到如此发达了!”

张安国本以为辛弃疾他们只来了三个人,应当是来苦苦哀求自己谋求官位的,却没想到竟是如此傲慢。他警觉起来,死死盯着辛弃疾说:“你……你……什么意思?”

辛弃疾并不答话,鼻子里哼了一声,突然噌的一声抽出宝剑,一把提起身形瘦小的张安国,将宝剑架上了他的脖子。一旁的王世隆也提刀护在身前。

辛弃疾喊道:“今天我们兄弟有些琐事,想要请张知府出城商量,和他人无关。如果有人敢动一动,大金的张知府就要命归黄泉了!”

在场的金人和张安国的手下,本来就已经醉得东倒西歪,现在看到辛弃疾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挟持着张安国,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张安国如杀猪一般凄厉地叫道:“你们谁也别动,你们谁也别动……”

时间,整个大厅死一般地寂静,只听见门外呼呼的寒风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