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定姻缘,灯火阑珊_关于辛弃疾事迹

时间:2019-05-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2 次

天定姻缘,灯火阑珊_关于辛弃疾事迹

辛弃疾再到京口,果然是一个月以后了。这一次,他是公事后得闲,于是向上司请了数天假,算是放松一下紧绷的心情。

不知为何,辛弃疾在认识了范家父子后,内心油然对这个家庭产生了强烈的好感。从兴起义兵到南渡归宋以来,他有太多的生活是在枕戈待旦的日子中度过的。现在看到这个和谐温馨的家庭,心中那层柔软的东西慢慢渗过坚硬的外壳,引发了他对美好家庭生活的憧憬和向往。因此,假期一被批准,他就乘马来到京口,再次拜望范老先生。

这天,范老先生准备的宴席和上次截然不同。上一次,只是寻常友人相聚的小宴,而今天,他特意让府中安排了丰盛的家宴,还让自己的老夫人也坐在宴会上席。老夫人虽然没有问辛弃疾什么,但慈祥的目光投向他,却是一脸的欣赏喜爱、关怀备至。范邦彦也不像上次那样和辛弃疾畅谈国事,倒是屡屡将话题引到他自己身上,包括喜欢吃什么菜、喝什么茶,衣食住行的习惯如何,在南方是不是适应水土天气等等。就连那些端菜上酒的仆人、丫鬟,也在偷偷观察着辛弃疾,然后抽空窃窃私语几句,夹杂以偷偷的笑声。

辛弃疾何等的聪明,他很快发现自己成为今天范府的焦点。虽然他敢在万军营中全身而退,但面对这些和善而审视的眼光,他还是有些不适应。连跟辛弃疾年纪较为接近的范如山,也只是始终带着淡然而神秘的微笑,当作没有发现他的窘态,而是一味地劝他喝酒吃菜。(www.guayunfan.com)酒过三巡,范邦彦举杯说道:“贤侄能够不弃寒舍褊狭,再次光临,老夫心中甚乐、甚乐!”范夫人也不停地给辛弃疾夹菜,说:“尝尝,这是我亲自下厨做的。”

说着话,范老先生递给如山一个眼色,如山马上明白过来,说:“幼安贤弟,我听说,你虽然是义军的将领,但其实可是书香门第出身,填得一手好词。如此说来,贤弟应该精通音律啊!”

辛弃疾谦虚地说:“不敢,不敢。不才的确喜欢胡乱做一些诗词,也得到过名师的指点,只是这些年忙于征战和公务,功夫还欠缺火候。”

听说辛弃疾喜欢诗词,范邦彦立刻来了兴趣,说:“是吗?就请趁此雅兴,吟诵贤侄的壮词如何?”

辛弃疾想了想,便在酒桌上清唱一阕。词曰:

万金不换囊中术。上医元自能医国。软语到更阑。绨袍范叔寒。

江头杨柳路,马踏春风去。快趁两三杯,河豚欲上来。

一阕词歌罢,深谙诗词的范家父子连连称赞,说这首《菩萨蛮》做得确实是朴实清朗,而其中用典却又妥帖到位。辛弃疾说道:“这首词,是不才在江阴就任之初,写给当地一位名医的酬和之作。现在诵来,觉得江阴风景,还是历历在目。”

范邦彦说:“江阴景色风物固然属佳者,但京口也同样自有其一番天地。将来贤侄有词兴时,不妨在北固山上做一阕,才算对得起这大好江山!”

说完,范邦彦又同辛弃疾满饮一杯。

范如山回味着刚才的词,和老父交换了个眼色,然后对辛弃疾说:“贤弟,愚兄有个不情之请。刚才这首词清唱虽好,但不若有乐器相伴,更能衬出词中的音律之美。”

辛弃疾说:“不才幼年时,也和祖父学过些琴法,只是许久不弹,已经生疏了。”

范如山摇摇手说:“哪里用得着贤弟弹琴?我家有位妹子,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不妨就请她出来,和贤弟共诵一阕,以博父母大人一笑如何?”

辛弃疾刚要劝阻,范邦彦已经招呼家人:“请小姐出来。”

家人遵命而去,不一会儿,只听见珠环玉佩之声,却是一个贴身的丫鬟陪伴着一位小姐走到大厅中。只见如兰低着头,先是向座上的父母行了礼,又见过了兄长,并不看一眼辛弃疾,兀自坐在仆人们早已安置好的古琴旁边。

范如山笑着说:“贤弟,再和着琴音,你我同诵一阕《菩萨蛮》如何?”

辛弃疾连忙应和道:“好,好!”话音未落,清脆流畅的琴声已经从如兰的纤纤十指下传来,先是低回婉转,继而铿锵跃动,一番往复回环之后,调子端正走到《菩萨蛮》上。范如山才力也不浅,早已背下了刚才的词,这时便拉着辛弃疾,带着酒兴高歌一曲,让堂上的范家老夫妇看得喜不自胜。

一曲歌罢,如兰羞涩地站起身来,向辛弃疾低低道了万福。辛弃疾看了一眼如兰,但见她气质秀丽,果然是兰心蕙质的女子。如兰却早已双颊绯红,在丫鬟的陪伴下走下堂去。

范邦彦情知一对年轻人彼此印象颇佳,便也乐呵呵地看了看夫人,见夫人微笑着点了点头。于是他便示意家人将酒席撤去,奉上清茶,宾主落座畅谈。

范如山首先说道:“幼安兄,刚才这番词曲,可算是今天的雅趣了!其实,今日老父准备这个家宴,既是对你来京口的欢迎,也是另有一层深意的。”

辛弃疾心中一动,说:“不知道老先生有什么高见,弃疾愚笨,只请老先生示下。”

范邦彦摸摸胡子,哈哈大笑,说:“贤侄啊,这么说就见外了。我虽然痴长了这么大的年岁,可心胸里却从未服过老,所以当时在北固山一见到你,我就引为知己,觉得你是个忠肝义胆之人。实不相瞒,老夫膝下这个小女,名唤如兰,今年已二十有五,她自幼仰慕的就是贤侄这样的英雄人品、文才武略。虽然她才貌平平,但如果许配于你,恐怕也是人间的一桩美事。不知道贤侄意下如何?”

辛弃疾虽然早就察觉出气氛的异常,但还是没想到范邦彦开口之后居然是要招他为婿,顿时面红耳赤、低头不语。他想到,自己已经25岁,按理说也确实可以再娶亲,只是如此漂泊寓居,他生怕耽误了人家的闺女,更何况,这次可是续弦……

这时候,范夫人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便温和地开口说:“贤侄,你也不用担心。虽然你现在只是小小通判,但我们范家虽然说不上有什么家业,倒也不缺吃穿,更不是寻常那种嫌贫爱富的门第。再者你也不用担心是续弦,怕是亏待了我家如兰。其实我们家老爷,从年轻时,也就是个不拘束于礼法的,只要你和我女如兰成了一家人,今后生活美满,我们也就知足了。”

辛弃疾再看看范如山,对方也是报之以支持和信任的眼神。辛弃疾思前想后,觉得如兰小姐无论才貌都是自己中意的,而范家能够看得上孑然一身、漂泊江南的自己,更是莫大的缘分。这样的婚事,自己要是还错过,又怎么对得起如此家庭的厚爱,如何做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于是他欣然同意,当即报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范邦彦拿过辛弃疾的八字,端详一番,说道:“可巧了,你和如兰是同年出生,只是她日月稍后,这可不是天定缘分?”

说着,范邦彦便让人拿来小姐的生辰帖子,当场取卦。果然是姻缘美满的吉卦,这让范老夫人眉开眼笑,眼角的皱纹都堆叠了起来。

范邦彦说,眼下时局动荡,国家不安,一切礼数并不需要太繁杂,均可从简。辛弃疾觉得,婚姻大事不可草率,不能委屈了范家小姐。于是他提出,既然婚约已定,自己就立刻回广德军准备一番,然后迎娶小姐。

第二天,辛弃疾匆匆告别范府,回到广德军。他准备了几份礼物,挑选了良辰吉日,向上司告假后,专程来到京口和如兰小姐成婚。新婚燕尔,风光旖旎,一对璧人在范府住了十来天,然后一起回到了广德军。其时,通判虽然不算什么地方大员,但朝廷发给田地八顷,再加上俸禄,两人过日子也是绰绰有余。

重新获得了家庭的温暖,辛弃疾开始有足够的时间和心境来整理自己多年来对宋金形势的想法,很快,他写下了名声显著的论文——《美芹十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