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向胆边生_关于辛弃疾事迹

时间:2019-05-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2 次

怒向胆边生_关于辛弃疾事迹

虽然对义端的心胸狭窄已经有所领略,但辛弃疾不愿意就此放弃,他知道,哪怕为义军带来一兵一卒,也是对抗金实力的补充。于是,他按捺住性子,好言相劝道:“仁兄,你恐怕是多虑了。耿京将军起自草莽,最重视的是义气,他虽然自己读书不多,却尊重胸有文墨之人。因此,我之前去投奔,他才能不存一点门户之见,对我加以重用。而且山东的义军也大都愿意听从他的号令,连大名府那里的王友直,也派人和耿将军联系,愿意共图大事。如今,金军大敌当前,如果还是在乎自己的名位,恐怕只能被北朝各个击破。仁兄,千万不要再犹豫不决了!”

这番话说到了义端的痛处,他虽然担心自己没有了实力,但更担心自己被金军一口吞掉。犹豫了一番,他一跺脚,说:“也罢!那便顺了贤弟,去从耿都护!”

消息传下去,士兵们听说要去东平府吃粮,纷纷欢呼雀跃,将领们也喜笑颜开。第二天,义端和辛弃疾便带领部队并驾齐驱,直到东平府。

耿京没想到,辛弃疾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回来的时候真的带回上千人马。他喜出望外,立刻宣布任命义端为右军副将,继续率领原来的人马,并拨给应需的钱粮兵器。(www.guayunfan.com)然而,辛弃疾对义端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从归附耿京之后,义端一开始还能做到遵守规矩,但时日一长,他的本性就开始暴露。他经常在下属面前口出怨言,说到了这里受人辖制难得自由,想要把队伍拉走。只是他原来的部下们都受到了耿京的感召,没有一个人附和。

最终,义端竟然铤而走险,决定只身投奔金人。

一天夜里,义端趁着辛弃疾陪同耿京外出,潜入府衙,偷走了义军东平节度使的大印,打算带着大印连夜逃窜。刚到黎明,义军士兵们发现情况有异,立刻飞马直报耿京。听闻这个消息,耿京气愤不已,叫来辛弃疾,骂道:“你这小子,带来的什么好和尚!他现在偷走了我的大印,将来我们这支队伍如何号令,又怎么有脸面和金人对战?你认罪吗?”

辛弃疾知道,自己是掌书记,无论有何种理由,大印丢失,自己都脱不了干系。他毫不犹豫地说道:“节度使,义端叛逃,我肯定难辞其咎,请您给我一匹快马,再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将义端捉拿回来。如若不然,就请军法处治!”

耿京发完火,怒气稍减,想了想,也只有如此。辛弃疾便飞身上马,向义端逃跑的方向直追而去。

看着辛弃疾的背影,义军将领们议论纷纷,左军副将张安国一向对受到重用的辛弃疾有所忌恨,这时连忙故作担忧地说道:“辛弃疾做掌书记,怎么能让义端偷走大印?我想,他俩必然是早有预谋,只怕这一次,辛弃疾是不会再回来了……”

耿京听见这话,用凌厉的眼神扫了扫张安国,吓得他马上住了嘴,缩回了人群。

此时的辛弃疾,无暇担心别人如何评议他,而是奋力追赶,不断呵斥鞭打着快马向前。他知道,义端只有选择向西这条路才能逃到金军营地。一想到这个可耻的叛徒居然辜负自己的信任,背叛了义军战友,辛弃疾就气不打一处来。

辛弃疾一口气追出了40多里,虽然他自己连停下来喝口水都不愿意,但胯下快马显然需要休息了,他只好松下缰绳,下马来到路边一家旅店。

旅店老板见有生意来,笑容可掬地走出来,张罗着给辛弃疾端来茶水,又将马带入马厩喂草饮水。

辛弃疾大口饮完茶水,推开老板递来的毛巾,说:“店东,昨晚可曾见这里来过一个僧人模样的武夫?”

老板眼珠转了转,说:“昨天半夜,的确有个魁梧的和尚,满脸胡须,前来投店,今天早晨便走了。”

“什么!”辛弃疾立刻站起身来,抛给老板一小块碎银,说,“赶快将店中最快的马借我使用!”

老板看辛弃疾满脸杀气,不敢不从,马上牵出来自己最喜欢的快马。

辛弃疾二话不说,纵身上马,又向前追了大约20里,发现义端正不紧不慢地向前赶路。一看就知道,这奸贼已从最初逃跑时的惊慌失措中缓过劲来,觉得现在远离了耿京义军的范围,心情大好。

一见义端,辛弃疾怒向胆边生,纵马向前,大喝道:“奸贼!你要往哪里去?!”

这一喝,差点将义端吓落马下。他回头一看,辛弃疾已经近在咫尺,还没等到他惊呼出口,对方已经一掌将他推下马去。

义端重重落在马下,顾不得疼痛,连滚带爬地想要起身逃跑。辛弃疾早已跳下马来,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将闪着寒光的宝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说:“义端!让你死得明白!我拿你当作抗金义士,推荐你加入耿将军的队伍,没想到你不仅不抗金,还要偷走大印去投奔金贼。其心不容,其罪当诛!”

义端此时吓得浑身发抖,连声叫着饶命,又说:“辛老弟,我知道,你肯定是天上的青牛星转世,力气大得能杀人。只求你看在我们是多年相识的份上,饶我一命!”

辛弃疾冷笑一声,手起剑落,但见义端头颅落地,一命归西。

手除奸贼,辛弃疾才舒了口气。他擦了擦汗,撕下义端尸体上的外衣,将首级上的血迹擦净,包裹起来,系在自己的马头前。然后他又小心地将义端藏在身上的节度使大印翻了出来,背在自己身上。收拾已毕,他快马加鞭,返回了东平府。

此时,离辛弃疾离开东平府,才刚刚过去一天一夜。

辛弃疾将首级和大印呈给耿京之后,义军诸人这才明白,原来先前是错怪了这个年轻人,不由得更加敬重为他的言出必行、勇猛过人。从此以后,辛弃疾在义军中的威望愈加高涨,耿京对他的信任也是有增无减。

很快,辛弃疾在义军中就快待满一年了。这一年的年底,采石矶之战胜利、完颜亮毙命等消息陆续传来,让义军上下无比兴奋。在冬至的宴会上,耿京毫不推辞,和每个部下都对饮一碗,喝得畅快淋漓。辛弃疾虽然酒量不小,但因为担心城内防务,因此只是喝了些许。

当晚,宴席散去,耿京、贾瑞他们喝得酩酊大醉,一个个都由亲兵扶回府中休息。很快,热闹的东平府已经全部平静下来,只有辛弃疾在府衙宽大的庭院里反复踱步,不能入眠。他想到,最近一个月来,战场上的确捷报频传,抗金形势有所好转,但大宋朝廷始终没有北伐的任何动向。反观金国方面,自从完颜雍上台后,将军事和政治手段结合起来,对中原、山东的义军软硬兼施,重在软化分解。其中就有很多意志并不坚定的义军部队中了圈套,他们中有不少人放下了刀枪,重新成为金国的顺民。这样看来,如果耿京的部队不能找到更好的道路,像义端那样主力将领叛逃的事情很可能再次发生。自己作为掌书记,必须要早点提出对策,以便寻找到义军的生路。

第二天上午,辛弃疾先是找到贾瑞,说明了心中的忧虑。两人商议一番,觉得不论现今的实力如何,都应该尽早向南转移,同大宋朝廷取得联系,这才是对整个义军队伍命运前途负责之举。两人既然达成了一致,就决定去面见耿京,提出看法。

耿京宿醉刚醒不久,正在大口猛喝茶水。他看到面前的辛弃疾和贾瑞,不好意思地咧开嘴笑了笑,说:“两位贤弟,有何事前来商议?”

辛弃疾并不避讳,直接说道:“都护,如今江南战事已然平息,金军正在向北撤退。但我军尚处于山东,和宋廷没有任何联系。现在金人只是暂时受挫,如若将来他们缓过气来,势必会将山东和宋廷的联系彻底分割瓦解。这样下去,恐怕不能坚持长远。”

贾瑞也担忧地说:“辛书记的想法,我都赞成。大都护,目前的形势的确是这样的,与其在这里坐等金兵包围,还不如早点找到出路。”

耿京看了看面前的左膀右臂,想了想说:“两位的想法,我也觉得有道理。可是事情毕竟重大,我想聚集众将领,同他们仔细商讨一下,再做商量。”

耿京显然倾向于同意他们的建议,贾瑞不由得点头称赞,而辛弃疾内心无比憧憬的是,即将进行的讨论将会打开自己回归大宋的大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