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显军才,力荐义端_关于辛弃疾事迹

时间:2019-05-0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8 次

略显军才,力荐义端_关于辛弃疾事迹

这天夜里,耿京独坐府衙中,闷闷不乐。辛弃疾走入府衙,汇报钱粮公事,耿京也只是顺口答应。辛弃疾不解地问道:“大都护,近日军中似有些不宁静,有些将领带着部队私自出走行动,而且听说金人正在准备进攻我军,不知大都护是否因此而烦恼?”

耿京沉闷地点点头,说:“辛书记所言,正是我的心头大患。”

辛弃疾说:“大都护,自从我加入义军,对周边形势多有所感,绘得一图。今天正想奉给大都护,以供明察。”

说完,辛弃疾取出自己文囊中的一个卷轴,铺在桌上,徐徐展开。耿京定睛注目观看,原来是一幅详细的地图,上面圈圈点点,有多重颜色。耿京行军多年,对地理形势多有所得,因此很快就看出来这幅地图正是山东附近义军和金军对垒的大略形势图,其中包括耿京本部义军、号令义军以及其他各路义军的活动范围和行军路线,也包括金兵驻扎的营垒、关隘和城池。更让耿京赞叹的是,辛弃疾还将每支部队的人数多少、统帅姓名、将领姓名,都尽可能详细地一一标注于地图上。(www.guayunfan.com)看完地图,耿京连连赞叹,他之前只当辛弃疾有文才武艺,只是出于一腔热血兴兵报国,没想到他却有着如此高的军事才能,能够在短短的数月内对敌我双方的形势一清二楚。

辛弃疾看耿京对自己的地图很感兴趣,于是进一步说道:“不瞒大都护,其实我早在数年前两次去燕京,一路上就在观察山川形势、军事部署,已经牢牢记在心中,此图也并非时日之功。对眼前我军的困境,我也有些许所想,不知能否一吐为快?”

耿京急道:“幼安,你我虽然年纪有差别,但我始终拿你当兄弟相待。有什么想法,但讲不妨!”

有了这样的信任,辛弃疾便将自己对治理义军的想法、对策和盘托出。他对耿京说,目前义军看起来如同烈火燎原,但金国目前只是内乱,一旦内乱结束后,他们就会重新反扑。因此,趁着这段时间,义军应该严明军纪,整肃队伍,从而在将来得到壮大和发展。如果现在治军不严,将来很可能被金军趁乱分化而各个击破。

耿京听完这段话,恍然大悟,说:“贤弟,你的一番话,果然说到我心中去了。其实近日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却始终下不了决心,现在贤弟如此年轻都能想到,我又怎能不早做决定呢?”

第二日,耿京便命辛弃疾和义军其他几个主要将领共同商议规章纪律,开始做从严治军的准备。

数日后,辛弃疾和贾瑞等人将拟就的义军律令交由耿京签发,然后盖上东平府节度使大印,张贴在义军每一处营地门口。不久后,在义军内部,就有人检举出了几个屡教不改、违反军纪、骚扰百姓的将领,耿京下令就地处斩以安定人心。和耿京曾经有过的担忧恰好相反,这几个害群之马被处决之后,一时间民众更加拥护义军,义军自身也更加团结稳定。到这时,耿京才明白,自己向来治理军队是过于宽厚而威严不足,好在有了辛弃疾的提醒,自己才能做到令行禁止。为此,耿京对辛弃疾更加增添了信赖之心。

一天,耿京正在府中和众人商议军情。有将领报告说,济南府附近有一支义军,最近声势不小,据说已经积聚了上千人,为首的是个叫作义端的和尚,最近在泰山脚下游动作战,奋力抗金。

辛弃疾听完报告,高兴地对耿京说:“都护,这位义端师父,我曾经与他交往过。当年我和几个少年朋友一同攀登泰山,回来时恰逢天气突变,在龙兴寺避雨,认识了这个年纪相仿的和尚。我和他谈了一番,倒也是个胸有志气、颇通兵法的人。此后我们虽没有深交,但当今形势下,如果我能把他劝来相投,也能为我军增添一份力量。”

耿京说:“如此当然好,只是你要多注意安全,快去快回。”

事不宜迟,辛弃疾当天出发,日夜兼程,数日后到了泰山脚下,很快找到了义端和尚的营地。

数年不见,这个和尚已经魁梧了许多,而且统领了自己的部队,更显得意气风发。他虽然和辛弃疾多年未见,但见面之后还是热情款待,却并不问来意,显得颇有城府。

辛弃疾也没有在意义端表面热情背后的那份怀疑,他想到,毕竟山东全境犬牙交错,各种势力混同一处,义端有所怀疑,也是领兵者的常态。于是,寒暄过后,他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还特别强调了耿京治军严格、实力雄厚,东平府足可发展壮大的实情。

看得出来,义端相当动心,但同时也顾虑重重。过了一会儿,他说道:“贤弟所说的很有道理。但能否让我再思考一下,也好和我手下的兄弟们商讨一番?”

辛弃疾自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于是不再谈这个话题。当夜义端摆上酒宴,召来手下,款待辛弃疾一番,席间自然也是谈天说地,气氛融洽。

第二天,义端早早和辛弃疾相见,诚恳地问道:“贤弟,从起兵以来,我是日夜操劳,才算有了这样一支上千人的队伍。虽然如此,我带着他们到处游击,没有落脚之地,也确实不是办法。但愚兄不妨对你明言,我怕的是跟从了耿京以后,会受人排挤,遭到冷遇。万一到了那步田地,恐怕就是贤弟也没有办法保护我吧。”

辛弃疾看了看身体健硕、满脸络腮胡的义端,不知为何心中涌起一丝厌恶。他本以为这个和尚是为了说服部下才需要多考虑一番,没想到昨天宴会之上,他就发现那些下属早有跟从耿京之意。那么看起来,这人担心的只是他个人未来的官职和荣辱,这样的人带领义军,能做多大的事情?

当然,这样的念头只是在辛弃疾脑中一闪而过,他知道,自己的任务是说服义端,哪怕并不喜欢这个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