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似当年醉里声_关于欧阳修的事迹

时间:2019-05-03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98 次

犹似当年醉里声_关于欧阳修的事迹

自嘉祐四年(1059年)起,欧阳修便开始记录一些朝中逸闻趣事。在亳州的日子比较清闲,他便将那些记录都找出来,整理成册,起名为《归田录》。欧阳修称《归田录》中所记载的均是“朝廷之遗事,史官之所不记,与夫士大夫笑谈之余而可录者”,并说作此册的目的只在于“录之以备闲居之览也”。

在《归田录序》中,欧阳修写道:“今既老且病矣,是终负人主之恩,而徒久费大农之钱,为太仓鼠也。”他责怪自己不能继续尽忠于朝廷,如同太仓之鼠。这种说法反而更加说明了他的清廉,若非真正高尚之人,又怎可能有如此反省之语?

《归田录序》作完不久,神宗听说了此事,对《归田录》一书深感兴趣,便派宦官前往欧阳修家中“宣取”。欧阳修忌惮其中一些记录涉及朝事过多,易引起麻烦,于是小心斟酌取舍,又重新填入一些无关大旨的逸闻趣事,最后形成了一本《归田录》的缮写本,呈给了神宗。

亳州的生活让欧阳修的身心都得到了放松和调整,少了繁重的政务,少了复杂的官场,少了小人的陷害,他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有了闲暇的时间和悠闲的生活,欧阳修又有了心情去欣赏身边的美景,又有了灵感去创作优美的诗句。(www.guayunfan.com)在此期间,欧阳写下了《戏书示黎教授》、《答子履学士见寄》、《寄枣人行书赠子履学士》等诗。在这些作品中,欧阳修描写了亳州的美景,描述了惬意的日常生活,也表达了他在与好友饮酒对诗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愉悦。

秋来红枣压枝繁,堆向君家白玉盘。

甘辛楚国赤萍实,磊落韩嫣黄金丸。

聊效诗人投木李,敢期佳句报琅玕。

嗟予久苦相如渴,却忆冰梨熨齿寒。

——《寄枣人行书赠子履学士》

正当欧阳修沉浸在安稳的生活之中时,接连而来的几个噩耗让他的心又变得沉重起来。先是好友蔡襄因病去世,而后是他的妹妹病逝。寂静秋夜,望着空中的明月,欧阳修的心中泛起一阵阵悲凉。

仅仅两年,欧阳修为许多好友写了奠文或碑文。谢绛、杜衍、尹洙、范仲淹……当初那些意气风发、为了理想而奋斗不息的人,如今都成为一座座石碑上刻着的名字,寂静得没有一点生气。

想到当初一起畅谈志向的那些好友如今都已在地下长眠,而自己和为数不多的几人还在以一副残老的病躯坚持着,欧阳修不免有些伤感和失落。那些已故之人中,有不少是他一生的知己,世上难寻;有些人虽然与他有过分歧,可毕竟也有过快乐的回忆。他对他们的思念之心从来没有停止过,每当这种心情浮上心头时,他都会感到非常遗憾。

欧阳修一向不信鬼神之说,也不好佛学,早年由于偶得《昌黎先生文集》,欧阳修被韩愈的思想所影响,对佛教一直持反对态度。在《本论》三篇中,他还指出佛教有虚耗民财之弊,对纠正百姓的思想并无实质帮助。然而,经历了无数生离死别之后,他的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些变化。

死生的无常既然无法以儒家理论去解释,那么以佛家或道家理论去解释又如何呢?欧阳修开始对佛学和道学有了一丝兴趣,对佛道的态度也变得宽容起来。每逢听说有得道之人,他总会想办法去与对方见上一面。

相传,亳州西境的卫真县是老子的故乡,县的东边有一座太清宫,吸引了许多修道之人前去。一次,欧阳修听说太清宫中来了一位嵩山的老道,于是派人前去,将老道邀请至府上。交谈之中,欧阳修得知老道姓许名昌龄,他的修炼之处正是欧阳修三十年前访过的紫云洞。

欧阳修听得心驰神往,于是作了一首《赠隐者》送给许道人。

五岳嵩当天地中,闻伊仍在最高峰。

山藏六月阴崖雪,潭养千年蜕骨龙。

物外自应多至乐,人间何事忽相逢。

饮罢飘然不辞决,孤云飞去杳无踪。

他还送给许道人一些龙团苍壁名茶,所以在诗中写道:“饮罢飘然不辞决,孤云飞去杳无踪。”许道人临行前,欧阳修又送诗数首,并在其中一首诗中表达了自己想要随许道人前去石洞栖身的想法。

与得道之人的接触让欧阳修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虽然他对他们所言之事并不尽信,但有些观点还是能让他的心豁达一些,少一些忧伤。他在《感事四首》中写道:“人生不免死,魂魄入幽都。仙者得长生,又云超太虚。”从这四句诗中,可以看出他对人的生死已经有些看开了。

一年的任期将至,欧阳修满心希望自己可以就此告别官场,回到颍州养老,然而在他接连五次向朝廷表达了自己有意致仕的期望后,朝廷却将他派往了青州,任兵部尚书,充京东东路安抚使。

虽然此前欧阳修便已在表中陈述自己“风霜所迫,鬓发凋残。忧患已多,精神耗尽。加之肺肝渴涸,眼目眊昏”,又说自己“双瞳虽存,黑白才辨”,可是这些陈述并没有使朝廷放他归田。欧阳修再三上表,请求辞免,可朝廷仍然不予批准,他的希望又一次破灭了。

欧阳修到达青州后,受到了当地百姓的热烈欢迎,可是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看到一名猎户献给他的驯鹿时,他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仿佛自己就如那只驯鹿一般,一心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却被人强行带离山林,束缚住了手脚。

在《驯鹿》一文中,欧阳修写道:

朝渴饮清池,暮饱眠深栅。惭愧主人恩,自非杀身难报德。主人施恩不待报,哀尔胡为网罗获。南山蔼蔼动春阳,吾欲纵尔山之傍。岩崖雪尽飞泉溜,涧谷风吹百草香。饮泉啮草当远去,山后山前射生户。

在青州的日子,欧阳修励精图治,将青州治理得井井有条,因此深受百姓爱戴。但他也知道,凭自己此时的身体状况,能做到这般程度已经不易,他已不再苛求自己将一切做到尽善尽美,但心中还是时常会感到自己不够称职,没能让此地百姓的生活变得更好。

唯一能够让欧阳修感到安慰的是,青州民风淳朴,“年时丰稔,盗讼稀少”,他不需要耗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可以在此养病调理,也可以对《新五代史》进行修改和考订。此外,他还可以从事他所喜欢的文学创作,只是这些创作中总是带有一点遗憾。

欧阳修在青州写过不少描写闲适生活的诗,初读这些诗,仿佛能够看到他在此地生活得很悠闲、很舒适,但细细推敲,便会发现这些诗中都隐藏着一些不适,那些表面上的悠闲也并不是真正的悠闲。

欧阳修时刻都在希望朝廷能够早日批准他的辞呈,让他回到颍州,彻底离开官场和公务,过他想要的安定生活,所以才会写下“何时粗报君恩了,去逐冥冥物外鸿”的诗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