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风水面琉璃滑_关于欧阳修的事迹

时间:2019-05-03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9 次

无风水面琉璃滑_关于欧阳修的事迹

小船缓缓前行,驶离了汴京。欧阳修在回忆起这段旅程时,曾用轻松的语气写道:“自南行,所幸老幼皆无病恙,风波不甚恶,凡舟行人所惧处,皆坦然而过。”而事实上,并非如此。

不知上天是否舍不得欧阳修这么快离开,船刚刚驶出汴京东水门时,汴河的水流突然变得湍急起来。船夫努力将船驶向岸边,可是船却一直不肯靠岸,最后竟然在河中打起了转。摇晃的船身让欧阳修的母亲感到十分不舒服,欧阳修有些焦急,正当他想将船快些靠岸时,船身突然剧烈摇晃了一下,差一点儿翻过去。

最后,小船还是靠了岸。欧阳修找了一处暂避的场所,将受到惊吓的母亲和妹妹安排在那里住下。欧阳修的一些朋友打听到他的临时住所,纷纷前来为他送行,一些人聊到夜深还舍不得离开,便在欧阳修处过夜,与他继续畅聊。

欧阳修一家停留了两日后,再一次出发了。一路上,欧阳修在许多地方都稍作停留,而那些停留之处都有他的朋友。他们热情款待他,与他共饮,并给予安慰,欧阳修一一谢过朋友们的好意,酒过饭毕,便又动身了。(www.guayunfan.com)欧阳修离开汴京后,许多有识之士纵然不敢正面批评朝廷,却也难以掩盖内心的正义感。他们作诗、写文,对范仲淹、欧阳修等在此场灾难中被贬的同僚们表示安慰和支持,这让欧阳修等人感到了一些欣慰。

无奈文人们的力量还是太过薄弱,虽然他们有心帮助欧阳修和范仲淹,却抵抗不了吕夷简在朝中的势力。更何况历代君王大多注重面子,即使明知自己失误,也不会承认,更不会让天下人都知道他的过错,所以无论其他人如何求情,宋仁宗都始终不为所动。

在楚州,由于暴风雨和冰雹来袭,欧阳修不得不多停留了些时日。在这里,他遇到了同样遭到贬斥的余靖,交谈之中,欧阳修劝余靖不要作“戚戚之文”,要保持一颗坦荡的心。

在一行朋友的陪伴下,欧阳修在楚州度过了他三十岁的生日。常言道,“三十而立”,正值而立之年的欧阳修决定,无论接下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他都会勇敢地面对,好好地生活,照顾好母亲和妹妹。

到达真州时,一位仰慕欧阳修已久的商人李迁主动邀请他一家与自己同船。商船自然要比欧阳修一家雇的小船舒适得多,欧阳修考虑到家中女眷较多,母亲又年事已高,于是谢过之后便应允了。

坐在李迁的商船上,欧阳修也得以有闲情去欣赏沿途的景色。他又一次看到了长江,记得第一次看到长江时,他的第一任妻子刚刚去世不久,他的心情正郁闷不已。这一次,他的心情同样有些郁闷,可却不再是个人的小情绪,而是关乎于政治和民众。

欧阳修调整好心情,去欣赏那壮丽的山水,看远处平坦宽阔的江面上倒映着的夕阳的倩影,看夜空中的北斗星,看两岸红透了的枫叶。

离开汴京已有数月,不知不觉中,季节也发生了更替。秋风吹去了盛夏的热,吹散了空中的云。晴朗的天空中,一排大雁正向南方迁徙。突然,一支冷箭打乱了它们整齐的队伍,幸而没有大雁被射中,它们只用了片刻时间便重新排好了队形,继续前行。

想到自己在政治上的遭遇,欧阳修写下了《江行赠雁》一诗。

云间征雁水间栖,缯缴方多羽翼微。

岁晚江湖同是客,莫辞伴我更南飞。

欧阳修感慨自己同围猎下的江雁一般,“岁晚江湖同是客”,请江雁“莫辞伴我更南飞”。

细论起来,欧阳修并没有罪,他只是遭到了别人的陷害而已。无论作诗几首,欧阳修心里那份因被贬而生的伤感都难以平复。他在江州的琵琶亭作了一首《琵琶亭上作》。

九江烟水一登临,风月清含古恨深。

湿尽青衫司马泪,琵琶还似雍门琴。

欧阳修还用“今日始知予罪大,夷陵此去路三千”来反讽自己心中的不服,可是他这种不服也只能是一种个人的情绪,没能带他脱离不利的处境。

水路总比陆路难行,离开汴京之后的五个月里,每一次大风浪的侵袭都让欧阳修一家提心吊胆,彻夜难眠。与李迁分别后,他们登上了前来迎接他们的官船。之后,又是一个月的水路。经过了公安渡、江陵府、江陵等地,欧阳修一家终于到达了夷陵。

路过江陵府时,欧阳修按照礼数去拜见了所辖州县长官。欧阳修知道自己身处逆境,所以一向不屑于朝廷繁文缛节的他如今也不得不低身下拜。在此之前,他也思考过应该如何度过被贬之后的日子,最后他与尹洙约定,无论贬官生涯有多痛苦、多艰难,都不可酗酒放纵,而要尽责尽职,做好自己的工作。

尹洙与欧阳修一样,都因范仲淹一事而被贬。当得知余靖因为范仲淹辩护而遭到贬斥后,尹洙主动向宋仁宗表明,自己与范仲淹既是师生也是朋友,若范仲淹有罪,自己也当同罪,于是被贬为郢州监酒税。

曾经一同在文学天地里纵横的好友,此时却只能在各自不适合的岗位上工作,不得不说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欧阳修所在的夷陵,环境险恶,景色凄凉,很容易让人的心也跟着低落起来。欧阳修虽然时刻提醒自己,千万不可一蹶不振,可一些悲伤的情绪还是时常围绕着他。

人在经历过极大的落差后,总会不由得怀念起曾经有过的美好和单纯,欧阳修也是如此。刚到夷陵时,他时常会想起自己在洛阳的那些日子,想起那里艳丽的牡丹,想起那里自在幸福的生活。

夷陵地处偏僻,这里的百姓认为,被贬到此地的官员多是朝廷不看好的人或是有罪之人,所以对于欧阳修,他们心里有一万个不满意和不服气,连见面时都直呼其名,更不要说给予礼遇、表达敬重了。

若说百姓们有此态度是因为愚昧,那么上级官员对待欧阳修的态度更是让他感到屈辱。“设有大会,使与州校狱人为等伍。得一食,未彻俎而先出。上官遇之。喜怒诃诘,常敛手慄股以伺颜色,冀一语之温和不可得。”

在夷陵受到的待遇让欧阳修感到心寒,唯一让他心又暖起来的,是他遇到了一位旧交朱庆基。夷陵隶属峡州,此人身为峡州知州,却不在意官职的高低和身份的尊卑,只当欧阳修是一位许久未见的故人,准备了酒菜为他接风,并与他把酒言欢。

朱庆基心地善良,得知欧阳修刚到此处,尚无居所,便命人在夷陵县衙大堂的东侧为欧阳修新建了一座房子。欧阳修对朱庆基感激不尽,他终于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有了落脚之处,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便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