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泛平波任醉眠_关于欧阳修的事迹

时间:2019-05-03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9 次

稳泛平波任醉眠_关于欧阳修的事迹

欧阳修就任颍州后,凭他的先见之明,带领百姓建了一条陂堰,可在旱灾之时将西湖之水引入田地。果不其然,第二年全国大旱,许多地方饱受旱灾的折磨,民不聊生。颍州虽然也未能幸免,但由于旱情不算严重,并且有水源可取,所以百姓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按照惯例,地方官员应在大旱之时向龙王祈雨,欧阳修接诏之后,便带着一行同僚前往城郊的张龙公庙。祈祷结束,回到城中,小憩在轿中的欧阳修被一阵喧闹声吵醒。得知吵闹声源于散卖酒糟之事,欧阳修的心中有些不悦。

欧阳修认为,身为官员,其职责应是养育百姓,让百姓过得更好,得到更多实惠,然而事实却是官府从农民手中征收糯米,雇人酿酒,再将酒和废弃的酒糟卖给百姓,以微少的支出换取高额的回报,还自称是在利民。

这样的状况让欧阳修感到痛心,也为百姓感到心疼。他认为自己身为官员,同样负有责任,于是他在《食糟民》中写道:(www.guayunfan.com)田家种糯官酿酒,椎利秋毫升与斗。酒沽得钱糟弃物,大屋经年堆欲朽。酒醅瀺灂如沸汤,东风来吹酒瓮香。累累罂与瓶,惟恐不得尝。官沽味醲村酒薄,日饮官酒诚可乐。不见甲中种糯人,釜无糜粥度冬春。还来就官买糟食,官吏散糟以为德。嗟彼官吏者,其职称长民。衣食不蚕耕,所学义与仁。仁当养人义适宜,言可闻达力可施。上不能宽国之利,下不能饱尔之饥。我饮酒,尔食糟,尔虽不我责,我责何由逃。

欧阳修心系于民,有心改善百姓的生活,可是凭他一人之力却很难做到。他只能尽其所能,多为百姓谋一些福利,少让他们受一些不公。百姓也十分理解欧阳修,所以他们对他的感情是尊重的,没有一点不满或怨恨。

又是一年夏天来临,许多官员任职期满,即将离开。欧阳修早已看过太多分分合合,可是马上就要与好友们分别,他的心里还是会有些舍不得。送走一位又一位好友,他自己也要离开这里了,朝廷已经下达了新的任命,任他为应天府兼南京留守司事。

离开颍州的路上,欧阳修感到自己的心和这座城市之间仿佛有了一些特别的联系,那是一种连着生命的情丝,让他离这里越远,心就越想靠近。也是在此时,他决定,待到日后退出官场,一定要再回到这里,“行当买田清颍上,与子相伴把锄犁”。他还写信邀请梅尧臣到时来颍州与他同住。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欧阳修便到达了应天府,开始了新的生活。

在应天府的日子远不如颍州那般平静,或者可以说,是看似平静,暗起涡旋。入职刚刚三日,便有官吏向欧阳修上报,称此地五郎庙很灵,新官上职,必须前去拜祭,否则神灵发怒,便会危害地方。欧阳修一向不信鬼神之说,于是置之未理,谁知几日后,他的筷子便跑到了神像的手中。

若是胆小怕事的官员,遇到这种事情,定会慌乱不已,信之有灵,急忙拜祭,以表歉意。可欧阳修是何人?他十分清楚此事并非神灵显灵,而是有人作怪。于是,他命人将五郎庙上了锁、贴了封条,下令此庙只有等他离开南京之后才可开启。

手下的人照做后,一些人便等着看欧阳修的笑话,谁知老天似乎都在帮欧阳修的忙,自他封庙以来,南京不但没有发生任何灾祸,反而事事顺利。有信鬼神之说的人认为欧阳修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将鬼神镇住了,从而更加信服他;想借鬼神之力作乱之人由此明白这位新官不好惹,也不敢肆意妄为了。

一些官员惧于欧阳修的公正严明,有心讨好和攀附,岂知他一生最厌恶的便是此类行径。这些人讨好不得,只能一个个灰头土脸地回到府中,之后小心行事,以求尽量不要被欧阳修发现纰漏。

欧阳修有识人之能,对于想要投机之人,他一向不予理睬,冷眼相对;对于德才俱佳者,他则会另眼相待,委以重任。在留守司中,有一位名叫苏颂的推官,为人谨慎,处事精明,性格稳健,欧阳修非常欣赏他、信赖他,将许多公事都交予他处理。

凡是经苏颂之手起草的公文,欧阳修都敢于直接上交;府中大小事务,只要有苏颂出面,欧阳修便不再过问。不仅如此,欧阳修还告诉其他同僚,以后府中的小事无须请示他,交给苏颂处理便可;若是大事,苏颂也可做主,无法定夺时再向他通报。

若说对苏颂是信赖,那么对杜衍,欧阳修则更多的是依赖。早在入仕之前,欧阳修便已知杜衍的名望,知道他是一位深得百姓爱戴的好官。之后入朝,有机会与杜衍为同僚,欧阳修更加欣赏杜衍的为人和处事风范。当范仲淹与富弼受奸人所害时,只有杜衍敢于站出来为他们二人辩白,欧阳修心中非常感动。

“庆历新政”失败后,杜衍遭到排挤,被贬兖州,后以“太子少傅”致仕,定居南京。庆历七年(1047年),皇帝为了安抚老臣,赐他“太子太傅”头衔。欧阳修任职南京时,杜衍已在家闲居三年有余。

此时的杜衍早已过了古稀之年,应在家中安享晚年了,可他对于社会时事仍然关注颇多,并且时常有自己的观点。欧阳修正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所以时常去他府上拜访,与他谈论政事,请求他予以指点。杜衍为人一向平和,也非常欣赏欧阳修,所以每当他前去讨论时,他都欣然给予指点。

欧阳修曾写过许多称赞杜衍的诗句,如歌颂其品格的“凛凛奇节霜涧柏,昭昭心莹玉壶冰”,歌颂其为政的“俭节清名世绝伦,坐令风俗可还淳”,歌颂其风度的“惟以琴樽乐嘉客,能将富贵比浮云”等。在欧阳修看来,杜衍所言的朝廷故事,“皆可记录,以贻后生”。

就职南京的日子里,欧阳修也对过去的数十年进行了回顾,特别是“庆历新政”那段时间里所经历的风风雨雨。他意识到,朝中许多弊端已经根深蒂固,想要一拔而后快是不可能的,只能从眼前的利害着手,一步一步地开展。他也用这些话劝导身边志存高远却思想单纯的朋友,以免他们如他一般遭到重创。

此时的欧阳修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初涉官场、个性冲动的年轻人了。遇到不平之事,他仍会管,却不会再一厢情愿,不理会现实情况。在嘱咐后辈们要三思而行、稳中求进的时候,他已不知不觉生出了些退隐之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