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日催花暖欲然_关于欧阳修的事迹

时间:2019-05-03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0 次

晴日催花暖欲然_关于欧阳修的事迹

夏日里,缤纷的花盛开了,欧阳修心中仿佛也生长出一朵小小的花苞,它渴望成长、渴望绽放,所以它需要更多的阳光、更多的水分、更多的营养。此时,欧阳修对文学的感情,已经从好奇转变为喜爱,他喜欢细品那些名篇佳作中的一字一句,汲取其中的精华,滋养自己的内心。

玩耍是孩子的天性,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替代。如果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孩子放弃玩耍而专注其中,那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一定有着特别的意义。对于童年的欧阳修而言,除了玩耍,最吸引他的便是读书和抄写。当其他人家的孩子在街头疯闹的时候,他总会静静地坐在家中,全神贯注地抄写着借来的书籍。

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一点,一折,欧阳修仔细地抄写着,每下一笔,都非常用心。很多时候,他甚至会因专心抄书而忘记吃饭。黑色的墨汁缓缓地渗入粗糙的草纸,而那些所抄之文字也缓缓地渗入欧阳修的心。

纸的成色不太好,质量也很粗糙,欧阳修却丝毫不在意。他知道,若是用那种洁白柔软的宣纸来抄写,实在是太过奢侈了。然而即使是这种纸,对于欧阳家来说也是十分珍贵的,所以他在抄写时,尽量将字写得小一些,以便一张纸上能够多抄写一些东西。(www.guayunfan.com)一张纸写满,欧阳修便小心地放到一旁,再拿过一张新纸,仔细地铺在桌面上。那用过的纸上,密布着欧阳修的蝇头小楷,字字清秀,十分精致。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纸越摞越厚,欧阳修的心里也存下了越来越多的佳作。

富贵之家的孩子都在私塾中学习儒家经典,在先生的看管下背诵古文和诗词,欧阳修与他们不同,学到的却比他们要多许多。这一切,都源于他的血液中流淌着与他父亲一样的对文学的热爱。他记下那些文字,都是出于自己的兴趣。

时间久了,欧阳修开始希望能够有机会阅读到更多书籍。幸好,他的一位好友李尧辅家境殷实,是城中的大户,家中藏书颇多,为他读书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李家位于城南,拥有一座大宅,仅仅一个东园就可以让两个小孩子玩得十分开心。他们在树木和草丛之中捉迷藏,相互追逐,嬉笑声回荡在院子里,给院子也添了许多生气。

李尧辅也是个好学的孩子,他看到欧阳修和自己一样好学,心里很是开心。于是,他时常邀请欧阳修去家里,两个小伙伴一同玩耍,一同读书,一同研究书里的内容,相处得非常融洽。他们就这样一天天长大了。

一次,李尧辅请了几个小伙伴来家里捉迷藏。当他们在大屋里分别寻找藏身之处时,一个孩子突然在一处夹壁中发现一个破旧的竹筐,筐里放了许多书籍,于是便急忙呼唤其他的孩子过来。

筐子很沉,孩子们七手八脚地将筐子抬出来,然后翻找着。一些孩子找到喜欢的书,便开心地拿着去一边阅读了;一些孩子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书,便对这些书籍失去了兴趣;还有一些孩子见自己喜欢的书被其他孩子拿走了,便只得守在一边,希望别人读完可以借给自己。

欧阳修也和所有孩子一样,翻动着筐子里的书。筐子里有许多书,不过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他都读过或了解过,所以不觉得新奇,直到看见一本《昌黎先生文集》时,他的好奇心才被挑起了。

昌黎先生即韩愈,唐代著名的文学家和哲学家。他一生强调文以载道、文道合一,主张作家应该重视道德修养,《昌黎先生文集》便是他的作品合集,只不过欧阳修找到的这本由于保存不当,已经残缺不全,顺序也乱了。

那时,欧阳修十岁,还不知道“昌黎先生”是何人,于是他挑出那本残破得只剩六卷的《昌黎先生文集》,找到李尧辅的父亲李老爷,请他允许自己将这本书借回家阅读。李老爷见欧阳修如此好学,便将这本旧书赠给了他。欧阳修欣喜万分,谢过李老爷后,便将书带了回去。

一回到家中,欧阳修便迫不及待地阅读起来。书中的内容很深奥,他尚且读不太懂,然而那些内容却深深吸引了他。从此,他如获至宝,将这本书小心地收藏在书箧中,不时地拿出来温习。正是这本残缺的《昌黎先生文集》将欧阳修带入了古文的世界。

阅读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它能让人足不出户,便游遍千山万水,尽览大千世界,明白事理,知晓古今。那一本本的书,堆在那里,静静地,不言不语,却能将许多人吸入其中。那一摞摞的书,聚成了一片知识的海洋,让人无法一眼看透,只有亲身走入,才能体会到其中的精髓。

每日,欧阳修沉浸在书香的世界里,与那些文字进行沟通和交流。虽然他还是个孩子,可是他已在不知不觉中成长起来了。他的思想和内心都不再和其他那些单纯的只知玩耍的孩子一样了,他有了更成熟的思维,对这个世界也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在阅读中,欧阳修的文学修养日益提高,心思也日渐细密,能够写出如成人般有深度和内涵的文章。他的叔叔欧阳晔读过他写的文章后,心中大喜,对他的作品大加赞扬。看到侄子年少有成,欧阳晔深感欣慰,他想,若是哥哥泉下有知,自然也会欣慰的。

欧阳晔告诉欧阳修的母亲郑氏,这孩子长大之后定会光耀欧阳家的门楣,不仅如此,他还可能名扬于世。郑氏闻之,心里也非常欣慰,她曾担心家境贫困会耽误了欧阳修的学业,让她愧对欧阳家,而如今,听到小叔如此说,她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