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瑟和谐,莫不静好_关于李煜事迹

时间:2019-05-0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9 次

琴瑟和谐,莫不静好_关于李煜事迹

都说缘分是前生注定的今生。有时长,有时短,有时深,有时浅,奈何长短深浅,都是茫茫人海中刻骨铭心的相遇。或许前世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是暮竹,你为清雪;他是山溪,你是游鱼;他是荡气回肠的一首歌,你是千回百转的一个梦。悲欢离合,一生一世,于是订下来生盟约,好比三生怪石与还泪的仙草。

李煜注定的姻缘,在南唐保大十二年(954年)的某个时节,如同昙花缓缓绽放。或许,那是一个春光璀璨的时节,一天,游人如织,繁华的金陵城里张灯结彩,衣角的香风吹过环城的水,沾衣的是一片粼粼的春光。坐在白马上的李煜,锦衣华服,容颜如白莲般静美,此时的他像是上苍的宠儿,半生顺遂而且温柔地骄傲着。温暖的风,淡淡地掀起他布满锦绣的衣角,一脸抚慰的从容。

他穿梭在无数欢悦的鼓乐声里,没人知道他隐藏在风光背后的忐忑不安,流水一样流淌而过的行人只知道,这桩盛事的男主角是南唐君王的第六子李煜,女主角则是宰相周宗的长女娥皇。

这是一桩人人都乐见其成的婚事,皇家和臣子的联姻,都是综合了多方面思考的。李 璟 为李煜选择的妻子,更多的是看中她背后千丝万缕的关系。作为李煜的妻子,她未来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女主人,更多的是华丽高贵的一国之母。(www.guayunfan.com)所以,此时的少年所忐忑的皆源于未知,他不知道自己的妻子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十八岁的少年,并不像他表面显示的那样淡然。未来将会相伴自己一生的那个人,究竟会是谁呢?夜半梦回,红烛泪深时,他也曾暗暗想过,那个她会不会刁蛮任性,被骄纵宠爱着长大,却只要一笑,就有了让人原谅的理由;又会不会对他喜欢的琴棋书画全都没有兴趣,只是一个木头美人。那个她,是活泼娇俏、温柔贤惠,还是木讷呆板、不解风情?

当父皇说要给自己赐婚时,他只是摆出一副淡然面孔,表示怎样都无所谓。那是因为他知道,作为未来的国主,他的婚事不可能由自己做主。两情相悦,一生一世一双人,他不是不渴望这样的婚姻,水乳交融,比翼双飞,携手走向白头。只是他并没有这样的权利。他不是生于升斗小民之家,婚姻大事上有几分自己说话的余地。尽管他不愿,可他的肩膀上肩负着南唐的未来,他知道自己无法任性。这是他的地位、身份所决定的未来,用来交换他的梦。

那时的少年,春风里暗自黯然,花容里独自伤怀,他又怎么知 道,宿命之于他,是那样的残忍,又是那样的仁慈。他也不知道,他将会拥有一段如意的爱情,像他所看到过的故事一样,琴瑟和谐,举案齐眉,如同他所有艳羡过的传说。

十八岁,对于我们来说,还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人生从这里刚刚开始,正式面向人世的嶙峋峥嵘和温柔暖意。纵使是在古时,距离弱冠之礼也还有两年,算不上是真正的成人,然而在帝王之家,却是需要开宗立府、履行传宗接代的责任的时候了。那年,李璟为自己的继承人,挑选了南唐名臣周宗的长女娥皇作为妻子。周宗历经三朝,官至宰相,从南唐开创者李 昪 开始,就尽心辅佐李氏皇族,甚得几代国主尤其是李 璟 的器重。周宗为南唐的建立和稳定立下过汗马功劳,直至晚年功成身退,一直在故乡扬州致仕赋闲。

周宗是一代名臣,教养出的孩子亦知书达理、秀外慧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李煜未来的妻子娥皇待字闺中时,求亲的人家便络绎不绝。还没等周宗为女儿择定人家,宫中却传来了圣上欲要与他结为儿女亲家的旨意。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仿佛这段姻缘原本就已注定。

可以说,在婚姻上,李煜是幸运的,更是幸福的。他没有重蹈前人的悲剧,在爱恨纠缠中了断一生的情。他生于荣华,对于婚姻的不幸,亦是感同身受。他见过太多太多媒妁婚姻的残酷。因为盲婚哑嫁,许多人在婚后发现性格爱好无法协调,没有爱情的基础,所有的缺陷都无法容忍,两人渐行渐远,形同陌路。男子还可以在纷繁红尘中寻觅自己的温暖,或者放浪不羁,前往烟花柳巷中眠花宿柳,那里自有解语花善解人意。女子则只能独守空闺,一夜夜人静秋深,心亦是一夜比一夜凉,听着雨声折落,东方恍然又是一白。

因为见过太多不幸,所以李煜格外不安,心中始终沉如坠石,这块石头直到洞房花烛夜才得以落下。红烛莹莹,香罗帐上鸾凤和鸣,窗外有人撒着落花生唱着百年好合。一身喜服的年轻皇子忽然微微颤抖了手指,一连试了几次,才掀开了那块绣满喜庆的红盖头。

红色的烛影里,璀璨凤冠下,他的双眸中映出一张娇羞美好的容颜,如同梨花,缓缓开放在他的心底深处,瞬间就是千树百树。相爱,不用语言描绘,不需把酒言欢,那是一种前生就注定的缘分。李煜终于明白,翻过千万章爱的文书,不如亲身步入情的温床。他在温暖迷离的空气里恍惚想起了一句话:琴瑟和谐,莫不静好。他再也没有比此刻更迫切地希望此年静好,直至永久。

不只是李煜,喜床上含羞微笑的娥皇亦是发觉了缘分的妙不可言。如同早已梦中熟稔,她几乎是瞬间就认定了眼前这个温柔、俊秀、清澈的少年。闺中寂寞,她很早就听闻皇六子从嘉风神俊秀、才华横溢。她原本以为那都是锦上添花的溢美之词,帝王之家,最多的就是赞美。不以为然时,也曾去翻过少年早年的文墨,看完才肯承认他果然文采出众,或许,在那一刻,她就已暗自倾心。得知自己被许配给这位六皇子之后,她羞涩得不知该说什么,心中却暗自欢喜,千回百转里,却只忧心,他是否当真文如其人。

直至此时,才知道此前所有的担忧都是瞬息消散的烟火。她今年十九岁,这样的年龄在当时来说,已经算是极晚了。不是没有过温润如玉的公子前来求亲,可自己却坚持不要。她在等一段缘分,一段值得动心和飞蛾扑火的缘分,哪怕等到沧海变桑田。所幸的是,她终究还是等到了他。

一直以为,细水长流的爱情,温暖而且牢固,从点点滴滴中积累的温情,磐石无转移。一见倾心的爱情如电光火石,只在一瞬就相互认定了彼此。人世间,不难见细水长流的爱,却难见一见倾心的情。前生,要多少次回眸,才能在今生,无须时光的累积,就能确定真心,确定彼此就是今生的另一半。所以,不得不说,从嘉是幸运的。

他们都没有让彼此失望。在婚后的进一步了解中,他们都确认了一点,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彼此更加合拍的人。李煜精通诗词,善于书画,对于音律亦是造诣颇深,京城中的贵女能够做到这三点的寥寥无几,而娥皇却知书达理、能歌善舞,更是弹得一手好琵琶。相同的喜好令他们心有灵犀,一个眼眸流转,就知道对方心中的所思所想。李煜所渴求的琴瑟和谐当真如愿以偿。他是由衷地欢喜,真诚且庆幸。

情人眼里出西施。娥皇本来就生得极美,在有情人从嘉眼中,更是宛如九天仙女下凡尘。据说,这个温柔大方的女子生得明眸皓齿、冰肌玉肤,不论是淡妆还是浓抹,总是格外相宜。李煜曾在婚后为妻子写过一首叫作《长相思》的词:

云一涡,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李煜·《长相思》

这首词盛赞的是娥皇的美貌,在他的笔下,她化作了仙女一样美人儿,轻盈,灵动,如云如玉,风仪清秀,宛如洛神。如此盛誉能够化作妻子唇边的一抹轻灵笑意,如是,李煜就觉得足够满足了。秋风落叶,簌簌而过,南唐又到了多雨的时节,碧帘外的芭蕉,夏日里看上去清凉舒心,此时却是一片清寒。南唐,已经如风飘摇。

沉浸在新婚旖旎里的李煜,却浑然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皇子,未来更是一国之君。他淡忘了自己肩上的责任,也淡忘了南唐如今进退两难的处境。若是在盛世,他自然能够当一个富贵闲人,徜徉在爱情的海洋里自得其乐,任谁也不会多言一句。或许当时的上位者对这样胸无大志的王爷更加乐见其成。然而,李煜却是南唐的继承人,此时的南唐已经是一片蘼芜。此时沉溺在儿女情长中的皇子,眼里眉间只有一个冰清玉洁的身影,他的心里已经容不下其他纷杂的事务,也容不下周遭的万紫千红。这样的爱,在乱世的硝烟里是那样的奢侈,却也是那样的珍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