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家庭_关于苏曼殊的事迹

时间:2019-04-25  栏目:名人故事  

复杂家庭_关于苏曼殊的事迹

只有真正经历过人生风雨的人才懂得,有些爱与恨,与对错无关。也许是错的缘分,就爱上了,也许是错的命运,便恨上了,苏戬所承受的恨正是如此。

陈氏对苏戬充满敌意,这也是必然的。因为在苏戬来到苏家后,她已经连着生了三个女儿,就是生不下一个儿子。嫁入苏家,却不能给苏家带来一个后人,凭什么享受苏家的各种优越待遇?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妾?正因为她接二连三地生女儿,苏家二老对她也是颇有微词,明面儿上、私下里没少说她。所以陈氏在苏家也算是个受气的角色。

许久以来,郁闷堆积在了胸口,陈氏必须要有一个发泄口。她不能朝自己的亲生女儿撒气,自然只有拿这个曾经被挡在门外、如今却又被当做宝贝接回来的小子撒气了。若没有这个小子,她还只能算是无能,可有了这个小子,就有了对比,她在无能之上又多了个不如人的名头。甚至有时候苏家二老还表示后悔当初没有让若子进门,不然,说不定苏家还能再多两个儿子。一来二去,陈氏连死去的若子也恨上了,自然就更不可能善待苏戬了。

她把苏戬关进柴房,也并不是一时义愤之举。她也知道,就算苏戬死了,她只要说当初她把苏戬关进柴房时他还好好的,是进柴房后死的,那就不算故意害人了。更何况她还是苏家三个女儿的妈,苏家也不能把她怎么样。所以她的举动其实是真的想置苏戬于死地的。(www.guayunfan.com)说起来,若子就算没有死在横滨,如果当初苏家接纳了她,她大概也要死在苏家的。毕竟苏家这种环境,没个强悍的内心本就很难活得好,更何况她还是一个日本女人,生来就带着弱势。不过总算万幸,在经过了这一次事件之后,陈氏收敛了一些,苏戬的生命安全得到了保障。在后来的日子里,他每日同叔叔和哥哥们去书塾,一直都是相安无事了。

到了苏戬九岁那年,苏杰生从横滨回来了。他并不是风光地归乡,而是经营失败惨痛而归的。那时候世界格局动荡,经济也不景气,在日本做生意的他不但没得到多少好处,还因为错误的判断而导致横滨的生意再也做不下去。无奈之下,他只有带着苏家的人一起彻底离开了横滨,回到苏家。苏家虽然是大家,但是这些年来的收入主要是靠苏杰生做的生意。苏杰生生意失败归来,苏家就只能靠吃老本了。当然这都是大人的事情,是不需要小孩子操心的。

苏杰生回家后就找来了苏戬,他也想检验检验自己的儿子这两年在这边学得怎么样。他将苏戬叫到面前,问他:“戩儿,这两年你在苏家待得怎么样?”苏戬想了想,说:“一切安好。”苏杰生又问他:“那这两年你在书塾都学会了什么?跟父亲说说!”苏戬便将在书塾学的东西跟他汇报了一下。苏杰生出了几个问题考他,他也是对答如流。这让苏杰生很满意,他就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不是庸才。

吃老本的日子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因为虽说是吃老本,但是苏家的老本足够他们吃上一百年的。不用在外奔波,不用考虑经济状况,不用每天算计,苏杰生也乐得在家休个清闲。而他的归来,对苏戬来说情况只有更加糟糕。因为不论陈氏、黄氏如何对他,他已早就习惯,习惯到可以不在乎了,但是苏杰生不同,对苏杰生,他心中是有恨意的。

好在上天在给了他一巴掌之后,又给了他一个恩惠。不久后,在外读书的苏家长子苏焯归来了。这苏焯不是别人,正是过去河合仙为苏家生下的儿子。想来也有趣,苏家不喜欢日本人,偏偏苏家的儿子尽是日本女人生的。苏戬早就知道自己有这个哥哥,他虽然不知道哥哥是怎样的人,但是既然是河合仙的儿子,就一定不会是坏人吧。所以,在苏焯归来的第二天,苏戬就破天荒地主动去敲响了苏焯房间的门。

苏焯打开门,看到这个小自己很多岁的弟弟,立刻将他让进屋内来。他知道这个小弟弟的事情,也听说过他在日本一直是河合仙在养育着。比起自己,这个弟弟其实倒是得到了更多的母爱了。苏戬走进门,苏焯为他倒了一杯茶。苏戬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苏焯让他坐,他就坐下了,为他倒茶,他就喝了,进屋之后甚至没说一句话。苏焯坐下看了看他,笑了起来。

“母亲……在那边怎么样?”苏焯先开口问。苏戬摇了摇头,说:“我离开的时候,她身体还好,现在不知道情况如何,我写过一些信过去,但是始终没有接到回信。”苏焯点了点头,苏焯明白,也许是那些信根本没有被寄出去,也许是寄出去了,河合仙的回信又根本到不了苏戬的手中。因为苏家不会让自己家的孩子跟一个日本女人来往过密的。对苏家的种种,苏焯早已看得多了,甚至已经麻木了。

苏焯抬起手,摸了摸苏戬的头,关切地说:“你这几年过得一定很辛苦吧。”苏戬看了看他,鼻子一酸,点了点头。苏焯叹气说:“苏家就是这样的,我也和你一样,你经历过的一切我都曾经经历过。但是一切都会过去的,只要长大就好了。你看,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我不但会活得好好的,将来我还要整个苏家都依赖我,到那个时候,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咱们了。”苏戬点了点头,说:“母亲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高兴。”苏焯微笑,没有多说什么,他也不知道今生是否还有机会看到母亲。

苏焯忽然问苏戬:“弟弟,你平时有没有去附近的山上玩过?”苏戬摇了摇头,他每日里都是待在书本中,从没有人带他玩,他哪有机会出去玩呢?于是苏焯拉起他的手,笑着说:“哥哥带你去玩,去山上看看天,看看树,看看花草,你说好不好?”苏戬自然高兴,忙说:“好!”苏焯又摸了摸他的头。这个小弟弟怕是他在苏家最亲的人了吧,他们都是中日混血,有着同样的出身和几乎同样的经历。他很希望苏戬能够少受些苦,能够多得到一些关怀,至少比自己当年能好过一些。

吃过早饭后,苏焯就带着苏戬离开苏家,一路奔跑来到了附近的小山上。这是苏戬来到苏家以后,第一次在户外玩得这么痛快。他们爬到山上,一会儿爬树,一会儿看花,不亦乐乎。苏戬不小心踩到一个石子,差点跌倒,好在苏焯手疾眼快,一把将他抱起来。“小心啊,弟弟,如果跌倒了,头磕在石头上就糟了!你身体不好,可千万要自己多留心啊!”

苏戬忙点头,他的眼眶有些湿润。这些年来,苏家人对他几乎是不闻不问,从来没有人会主动关心他。当他跌倒了,不论腿上手上受了多重的伤,也只能是自己挣扎着爬起来,当他病了,也只能是自己去找大夫开药,然后去陈氏那里领药钱。这几年下来,他早就学会了自强自立,早就学会了如何自己照顾自己。如今,这久违的呵护出现在他的身边,他简直是受宠若惊了!

苏焯见苏戬眼中有泪,更是惊慌,忙问:“怎么了?还是磕到了吗?”苏戬摇了摇头,“哥哥,你对我真好……”苏焯笑了,“我是你大哥,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呢?我看你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可不应该,这种表情不应该出现在你这个年龄的人的脸上。如果可以,我真想一直留在苏家,让谁也不敢欺负你。”苏戬惊讶问:“你不会一直留在苏家吗?”

苏焯摇摇头,“我这次回来待不了多久就要走了。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家里好像要安排我出去学经商,以后接管苏家的生意。”苏戬的眼神立刻黯淡下来。其实哥哥能出去学经商是好事,他应该支持的。只是……只是为什么关心他的人总是不能在他身边多做些停留呢?为什么幸福总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呢?

苏焯看出弟弟的心事,笑着摸他的头说:“傻瓜,就算我出去了,我也永远都是你大哥啊!你放心,以后如果我能自己经商了,就把你也一起带去!”苏戬这才转悲为喜,“说话要算数!”“放心吧!”此时已经是下午,天微微转凉,两个人玩累了,就躺在草地上,透过树木间的缝隙看天。大自然的景色永远是最优雅最精致的画卷。苏戬很喜欢这样安静看着天空的感觉,阳光从枝叶间透过来,形成一道道的光束,洒在身上让人心生圣洁之感。比起红尘俗世,这超脱红尘的味道更让苏戬向往。

他们一直玩到天黑才回家。苏焯在家里的这段期间时常带苏戬出去玩,这让心情阴郁的苏戬变得开朗了许多,身体也好了许多,至少不会动辄得病了。可惜好景不长,数月之后,苏焯就被送到了横滨学习经商。苏焯没有想到自己去的地方竟然会是横滨,这也让苏戬十分羡慕。因为到了横滨,就意味着可以与母亲团聚了啊!可惜苏戬却不能同行,不过苏戬很快也不会留在苏家了,在不久之后,他也面临了另一场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