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汉刘婵的一生_刘婵生平介绍

时间:2017-02-1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542 次

蜀汉刘婵的一生_刘婵生平介绍

蜀汉后主刘禅(公元207~271年),字公嗣,小名阿斗,是我国历史上魏、蜀、吴三国鼎立时蜀汉皇帝刘备的长子。公元223年,刘备病故,刘禅遵照遗嘱继位,改年号为“建兴”史称“刘后主”。刘禅在位期间,先有丞相诸葛亮尽心辅佐,后有蒋琬、费祎、姜维等为其筹措,宦官黄皓专权后,蜀国逐渐衰败。后魏国大举伐蜀,刘禅投降,举家迁往洛阳,被封为安乐公,几年后去世。

遵照父命即位

公元206年,甘夫人为刘备生一子,即刘禅,乳名阿斗。由于战乱,甘夫人和小儿刘禅不得不随军队辗转,过着紧张而又艰险的生活。公元208年,刘备遭到曹操精锐骑兵的追杀,两岁的刘禅由甘夫人怀抱着逃亡,与刘备失散,在猛将赵云单骑救主后,母子才平安脱险。

公元219年,刘备取得了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蜀地后,被诸葛亮、法正等尊为汉中王。13岁的刘禅,被册封为王太子,费祎和董允为太子舍人,后都晋升为黄门侍郎。

公元220年,洛阳传来曹丕代汉称帝的消息。在这种情况下,刘备只得依照诸葛亮等人的劝谏,于公元221年4月在成都称帝,建立了蜀汉,建号章武,与孙权、曹操三分天下,并下诏书立15岁的刘禅为皇太子。

公元223年,刘备因伐东吴失败而病倒在白帝城(今四川奉节东),差人去成都传诸葛亮等火速前来听取他对后事的安排。与诸葛亮同行的还有刘备的另两个儿子梁王刘永和鲁王刘理,刘备没让皇太子刘禅亲自来听取遗命,而要他担当起镇守成都的重任。诸葛亮一行到成都后,见到病榻上的先主,十分悲伤。刘备嘱托诸葛亮教育刘禅,能辅成为君即立君,不成即可取而代之。刘备又要两个儿子转告刘禅,他死后他们兄弟都要像对待父亲一样对待诸葛亮,和丞相共同治理好蜀汉,完成兴复汉室的大业。四月,刘备到了弥留之际,他让诸葛亮根据自己的愿望,拟定一份给刘禅的诏书,要刘禅“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要自强不息、力争上游。

刘备死后,诸葛亮一面加强同吴、魏边境上关口要隘的军事力量,以防敌国乘虚进犯,一面派人火速到成都,把皇上驾崩的消息报告给皇太子刘禅。同时,自诸葛丞相受命前往白帝城后,刘禅日夜惦念着父皇的病情、安危。后接父皇去世的消息,17岁的刘禅忧伤万分。

这年的五月,刘备的灵柩到了成都,披麻戴孝的刘禅率官员出城十里相迎。诸葛亮当众宣读先帝遗诏,刘禅正式登基称帝,史称刘后主。他继位后就宣布改元建兴,大赦天下。又下诏尊称皇后吴氏为皇太后,夫人张氏为皇后,并根据诸葛亮的建议,追赠其生身母亲甘夫人为昭烈皇后,与父皇合葬。

相父辅佐治国

刘禅继位不久,蜀汉领地的西南边庭告急,听到这个消息,刘禅连忙请诸葛亮处置此事,只希望立即出兵平叛,稳住西南局势,保住蜀汉江山。诸葛亮自然理解年轻皇帝的焦虑心情,但他劝谏说:“我们伐吴新败,国力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一时还不可能取胜。今可再与东吴重修旧好,同时加紧整肃内部,扩充军力。到合适的时候再行出军征讨西南,定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那里的问题。”刘禅自然十分同意诸葛亮的计策,诸葛亮向刘禅荐举尚书郎邓芝到东吴言和修好。

后来,刘禅接到诸葛亮的奏章,说现在蜀吴联盟已经恢复,蜀汉内部已稳定,是出师西南的时候了。刘禅就同意诸葛亮调拨军马,择日启程。两个月后,刘禅接到诸葛亮从平叛前线发来的战报,上面写道:“开初我以为叛乱头领高定失掉了他盘踞的老巢,妻子、孩子也被俘虏,已走投无路,无计可施,一定会俯首投降乞求活命。不料边远的蛮族竟心怀叵测,敢再次杀人结盟,纠合爪牙两千多人,打算与我决一死战。”

刘禅没料到相父这次出征会遇到如此大的困难,读完后默然无语地坐在那里。诸葛亮临行前特意留在刘禅身边的步兵校尉向朗见状,上前奏道:“陛下不必为丞相担忧。丞相身经百战,自有妙计击破蛮敌。再过些时候就会有捷报传来的。”不出向朗所料,半年之后,诸葛亮运用软硬兼施、攻心为上的策略,完全平定叛乱。从此以后,刘禅对相父料事如神、百战百胜的军事才能更是敬佩。www.guayunfan.com

公元226年,魏文帝曹丕病亡,其子曹睿继位,政局变动,正是需要稳定内部的时期。诸葛亮就上表给刘禅,提出北伐中原,完成一统天下的计划。在《出师表》中,诸葛亮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尤其对自己离开成都后宫中、府中的事务做了周密的安排。他向刘禅推荐了郭攸之、费祎、董允、陈震、蒋琬、向宠等德才兼备的文武大臣,要刘禅“亲贤臣、远小人”,广开视听,采纳忠益之言,奋发自勉,不要满足于暂时比较安定的局面。

公元228年,诸葛亮奉旨率领赵云、邓芝、马谡等20万将士向魏国陇右地区发动攻势,魏国猝不及防,形势对蜀军非常有利。可是驻守街亭的马谡骄傲轻敌,指挥、调度失误,街亭这个进攻的有利据点很快落入前来增援的魏军手中,诸葛亮不得不后撤到汉中。

刘禅在成都听到相父伐魏不利,兵回汉中后正在整肃军纪,检讨得失,并已按军法处死马谡,觉得做得很对。但他对受蜀国朝野敬仰的相父要求自贬三级,以示惩罚自己用人不当的罪责却疑惑不解,不知该怎样定夺。侍奉他的蒋琬、费祎告诉刘禅说,丞相之意在于严明法纪,正人先正己,用心实为良苦。刘禅这才下诏将诸葛亮贬为右将军,仍代行丞相职责。同时,刘禅会见了诸葛亮举荐的魏国降将姜维,下诏任命他为仓曹掾,授予奉义将军称号,并封他为当阳亭侯。

诸葛亮伐魏失败以后,刘禅经常听到“眼下魏国比蜀国强盛,蜀国兴师动众讨伐魏国有如以卵击石,得不偿失,倘使蜀能自守边境,不去攻打魏国,这样双方相安无事,蜀国也就可以享有永久的太平”之类的议论。

因此,对诸葛亮的伐魏计划产生了动摇,他想,蜀汉既能偏安自保,享受太平,从此不用为劳民伤财的战争忧心忡忡,这何乐而不为呢?诸葛亮对朝野中一些人的偏安思想早有觉察,对刘禅遇事无主见、易为人言所左右深感焦虑,但也更坚定了他要在有生之年北伐曹魏,完成一统天下大业的决心。

诸葛亮继续给刘禅上奏,详细说明了汉贼不能两立的理由,告诫说,企图用益州这样的小地方去与占据广大中原的敌国长期相持是不切实际的梦想,只有主动出击,才能死中求活,有所成就。诸葛亮最后对刘禅建议,现在东吴孙权大败魏将曹休于石亭(今安徽潜山东北),魏国派出大量部队东下救援,关中虚空,正是蜀起兵伐魏的好时机。

刘禅曾为反对北伐的意见打动,但看过丞相的表章以后,又觉相父分析得精到有理,便准奏,让诸葛亮再次起兵进攻魏国。诸葛亮出奇兵很快占领了魏属的武都(今甘肃成县北)和阴平(今甘肃县西北)两郡。捷报传到宫中,刘禅非常高兴,于是下诏恢复了诸葛亮丞相官职。

另一方面,东吴孙权见魏蜀两国连年战争,无力他顾,便在建业(今江苏南京市)正式称帝,国号仍为吴。孙权派使臣到蜀汉拜见刘禅,要求从此以后,蜀吴双方以平等的皇帝的名义相互交往。

刘禅对孙权称帝感到气愤,朝廷中许多大臣也都对孙权称帝深为恼怒,认为此举是同曹丕一样的“僭越”行为,只有立即与东吴断绝盟好,才能保护蜀汉自尊的正统地位,当刘禅召集群臣商议如何对策时,与东吴断交的呼声几乎就成了最后的定论。唯独诸葛亮与众不同,力排众议,他对刘禅说道:“孙权早有称帝的野心,我们没有过于计较这件事,是想求得他的支援,以牵制曹魏。

现在,如果我们公开同他断绝盟好,必然会引起他们对我们的仇视。等到我们双方兵戎相见,长期相持,势必使曹贼得利。因此,陛下应放远目光,不因小而失大,继续联吴抗曹才是上策。我建议陛下立刻派使臣回访东吴,以表示蜀汉对孙权的祝贺。”刘禅听了诸葛亮一番话,也只好说:“就按丞相说的办吧。”

公元231年,刘禅批准了诸葛亮的又一次伐魏计划。诸葛亮领兵离开后,刘禅深居宫中,内外要事一应听凭蒋琬、费祎、董允斟酌处置,自己倒也觉得清闲、自在。这天忽听说正在前线作战的诸葛亮接到诏书正兵回汉中,却不明白其中缘由。

几天以后,才知道,原来都护李严受命为诸葛亮的出征部队督办粮草,但督办不利,耽误了运往前线的时机,他害怕诸葛亮因此惩办自己渎职之罪,就一面假传后主圣旨要诸葛亮退兵,一面又谎奏后主说退兵是诱敌之计,企图蒙混过关,逃避责任。知道了这件事的原委,刘禅不禁怒火中烧,他要严惩李严的欺君之罪。诸葛亮等大臣对李严乱军乱法,危害国家统一大业的行径也向刘禅上了奏章。刘禅将李严削职为民,流放到了梓潼郡。

公元234年,从北伐前线五丈原军中传来了诸葛丞相病卧不起,且病情日益恶化的消息。刘禅急忙让尚书仆射李福赶到五丈原营中探询。不日,李福回成都禀告刘禅说:“丞相身体虚弱,病情日深一日,再为陛下效力的时间恐怕不多了。”刘禅大惊失色,惊恐万分,他命李福再度星夜赶往丞相处,询问丞相身后事宜的安排情况。诸葛亮见李福返回,已知其意,说道:“你要问的人,蒋公琰(即蒋琬)合适。”李福又问蒋琬之后谁可接替,“费文伟(即费祎)可以接替他。”当李福还想再问下去的时候,诸葛亮却闭目不再作答。

八月,诸葛亮去世,噩耗传到成都后,刘禅忍不住失声恸哭,几将昏厥过去。宫中也失去了往日的喧嚣,到处弥漫着悲哀的气息。但就在这人心惶惶之时,前方征西大将军魏延传回的密表却更使朝廷上下惊骇万分,他密告长史杨仪趁丞相去世,正企图引魏兵入蜀,情况险急。刘禅慌忙找来蒋琬、董允等大臣商议。这时候,杨仪也传来表章,却是细述魏延企图劫取丞相灵柩,违背军令图谋不轨的罪责。

魏延、杨仪各执一词,刘禅还未从相父去世的哀伤中清醒过来,又遭逢如此错综复杂的形势,脑子里一片混沌,不知如何是好。

蒋琬和董允细细分析事情之后,觉得丞相应该早料到会如此,就劝刘禅不要慌张。果然,诸葛亮对魏延早有戒心,只是惜其英武才留用身边。病危之中,他就密授费祎、姜维除魏计策,只可惜魏延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已。

北伐大军回到成都后,刘禅为了纪念诸葛亮生前的丰功伟业,赐他忠武侯的谥号,遵照诸葛亮的遗嘱,将其安葬在汉中定军山(今陕西勉县南)。公元263年,在百姓和官吏的再三请求下,刘禅在沔阳(今陕西勉县南)修建一座祠堂,供百姓四时凭吊,追思丞相的功绩。刘禅根据丞相举荐,任命吴懿为车骑将军、假节,管理汉中地方事务,蒋琬为尚书令,总统国家军政要事,任命杨仪为中军师,司马费祎为后军师,征西姜维为右监军、辅汉将军。

从此,蜀国在刘禅的统治下日渐衰微,走向灭亡。

宦官专权,蜀国灭亡

面对诸葛亮逝世,朝廷内外惊慌不安,尤其是对刘禅重用蒋琬一事,更是让很多人不满。蒋琬身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能镇静自若,没有因为诸葛亮的去世而紧张失措,也没有因为得到高升而洋洋自得,神情举止就跟平常完全一样。过了一段时间,人心安定下来,大家对他也逐渐信服了。刘禅见蒋琬忠正可靠,继续执行诸葛亮生前制定的政策,对内保国安民,休养生息,对外和东吴维持盟好,共同抗击曹魏,心目中的愁云很快就消散了。

蒋琬得到刘禅的重用和信任,却引起了中军师杨仪的不满。他认为自己的资历和才能都在蒋琬之上,且又有诛杀魏延、保护丞相灵柩安然而返的功劳,升官晋爵理应在蒋琬之上。于是他怨天尤人,竟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抱怨当今皇上昏聩,蒋琬更是无能。一次,他对费祎扬言:“想丞相初亡之时,我若举师投奔魏国,也就不会落得现今这样的结果了,真是后悔不及啊。”

费祎把这话密告了刘禅。刘禅一怒之下就把杨仪流放到了汉嘉郡(今四川雅安地区)。不久,刘禅又收到杨仪从流放地来的表章,其言词激切,态度傲慢。刘禅终于下令将他就地处死。杨仪最终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公元236年夏,刘禅见国家太平无事,自己久居宫中闷得发慌,就让宫人为他备好车马去湔郡(今四川灌县)游玩。他们一行轻车快马,很快就到了湔郡被当地人称为斗鸡台的小坪上,在这里观赏都江堰风光。

岷江水势汹涌,从刘禅他们的脚下飞奔而过,经过都江堰水利工程分流、调节以后才平缓地流向远处,水尽其用,造福桑农。刘禅陶醉于这壮美的人间胜景之中,流连忘返,10多天以后才满意而归。第二年夏,皇后突然病故,刘禅立即将年轻貌美的皇后的侍女王氏封为贵人,十分宠爱,并于公元238年将王贵人所生的儿子立为皇太子。

公元242年,蒋琬向刘禅提出了改从水道东下,直捣魏国的魏兴(治所在今陕西安康西北)和上庸(今湖北竹山县)的主张,遭到朝廷中的许多人的反对。刘禅见有这么多人反对,自然也就不同意蒋琬的出兵计划了。后一年,刘禅又接到蒋琬的奏章。在这份奏章里,蒋琬根据尚书令费祎等人的意见提出任命姜维为凉州刺史,以备伐魏。蒋琬自己则率军作姜维的后盾,进驻到水陆交通便利的涪县(今四川绵阳市)。刘禅这次并无二话,当即准奏。

然而,这时的刘禅开始嫌自己的宫廷乐队不够气派,侍奉自己的宫女也不尽如人意。他下令在蜀地选拔优秀音乐人才扩大他的乐队,采择美女充实他的后宫。刘禅的计划遭到了学者兼太子老师谯周和老臣董允的坚决反对。董允为人方正直爽,不亢不卑,对上敢于犯颜,对下不徇私情,深得朝廷内外敬重。他和诸葛亮、蒋琬、费祎一起被蜀地百姓誉为朝中“四英”。

董允直接掌管着皇帝日常生活安排大权,他不执行刘禅的命令,并和谯周一起上疏,劝谏刘禅说,历代帝王都是因为耽于声色而遭灭国之灾,只有居安尽危,有卧薪尝胆之志,才能于艰险之中做出大事业,实现先主的愿望。刘禅对董允等直谏犯颜大为不快,但又无可奈何。就在他忌恨一些老臣的时候,宦官黄皓闯进了他的生活。

黄皓善于投人所好,玩弄权术。他在刘禅而前毕恭毕敬,百依百顺,刘禅很快从他身上感到一种满足和快乐。他需要黄皓这样的人。董允知道黄皓为人奸诈,居心叵测,见刘禅日益与他亲近,不免有些担心。他屡次当面斥责黄皓心术不正。黄皓对他怀恨在心,但也不得不假装有所收敛。公元246年,蒋琬去世,刘禅赐给他“恭侯”的谥号,把蜀汉军政大权交给费祎和姜维共同执掌。

姜维是诸葛亮在军事方面的继承人,他出生在陇西地区,熟悉当地的风俗民情,很想利用这些有利条件,让那里的少数民族作为帮手,出兵攻占魏国的陇西地区。但费祎非常谨慎,他对姜维说:“你我的才能比起诸葛丞相来要差得很远,丞相尚且不能平定中原,何况你我这样的后辈呢?还是保国安民,敬守社稷,等来日有才能的人来完成一统汉家天下的愿望吧。

把希望寄托在侥幸的成功上,失败了连后悔都来不及啊!”每当姜维想调兵攻打魏国时,费祎最多只拨给一万人。直到公元253年正月,费祎在一次宴会上被获其信任的魏国投降过来的郭惰刺死,姜维这才开始总督蜀汉军事,按照自己的意志屡次大举兴兵攻打魏国。

公元255年,刘禅设朝议事,姜维提议由他率兵伐魏,但征西大将军张翼坚决反对这一主张。他对刘禅说:“蜀国伐魏多次,并未取得利益。蜀的力量本来就弱小,百姓负担又日见加重,这样下去,不仅不能战胜魏国,就是想保住目前天下三分的局面都会困难。”刘禅似乎正想说话,不料姜维怒气冲冲地指责张翼说:“未曾出师却先泯灭自己的斗志,这难道是蜀军将帅的应有之举吗?”他又对刘禅劝谏道:“丞相在世时,也曾有人指责出兵北伐是穷兵黩武,但丞相不因有人提出异议就偏废了大事。请陛下准许我再次兴兵伐魏,以报答陛下您对我的圣恩。”

刘禅批准了姜维的计划。姜维兵出狄道,在洮西大败魏国刺史王经,杀死魏军好几万人,取得了一次空前的胜利。刘禅高兴之余,即下诏提升姜维为大将军。

但姜维在接下来的一次攻打魏国上邦(今甘肃天水市西南)战役中,由于蜀汉镇西大将军胡济未能与他按期会师,致使他被魏国大将邓艾打得大败而逃,损失惨重。不久,刘禅收到姜维要求自贬的表章。而朝廷内外对姜维出兵失利、劳民伤财之举的议论沸沸扬扬。刘禅就下诏把姜维降为后大将军,仍行使大将军的职权。

公元257年,慑于董允压力而不敢过于肆虐的黄皓开始青云直升,得到刘禅的重用,公开干预朝政了。刘禅一开始只是把黄皓当作供自己玩笑取乐驱遣用的走卒,可是,天长日久,黄皓那一副在他面前战战兢兢、俯首听命的奴才相,对自己的尊崇和歌颂,逐渐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和黄皓在一起,他才觉轻松、自在、快活,才体会到一种帝王的荣耀和自尊。刘禅想起了自己的历任辅佐大臣诸葛亮、蒋琬、费祎以及姜维,在他们的簇拥、辅佐之下,刘禅始终感受到几分凛然的威压。因此,没过多久,刘禅就提升黄皓为奉车都尉,中常侍。

姜维再也不能容忍刘禅对黄皓日甚一日的信任了,他向刘禅秘密进言说:“历史上宦官权重以致亡国的事例并非罕见,陛下如此重用小人黄皓正是在冒着危险啊。不如把他杀了以正视听。”刘禅对姜维的话很反感,回答说:“黄皓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是一个供人驱使的小臣罢了。

过去董允恨他,当面怒斥他,我就感到奇怪。今天你又何必再介意他呢?”刘禅随后把姜维的不满透露给黄皓,并让他亲自拜访姜维以释前嫌。姜维不曾料到刘禅会这样做,深思熟虑之后,便通过黄皓央求刘禅让他带兵进驻沓中(今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屯垦,干脆不回成都了。

姜维带兵回避于外,朝廷中对黄皓不满的人也都是敢怒不敢言,黄皓就更加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刘禅的弟弟甘陵王刘永对黄皓向来反感,现在更是憎恶他的狐假虎威、阴险狡诈。黄皓的党羽很快把这一消息告诉给他,黄皓就屡次在刘禅面前说刘永的坏话,最后,刘禅对刘永有了戒心,同他疏远关系,并在十年里都不允许他来成都拜见。

刘禅重用黄皓,致使朝廷里小人当道、乌烟瘴气。而魏国却整肃兵马,伺机吞蜀伐吴,一统天下。公元263年春,刘禅从姜维那里得到消息,说魏国即将发动大规模的攻打蜀国的战争,蜀应增兵把守各关口要隘,严阵以待。

刘禅同黄皓商量这件事。黄皓早对姜维恨之入骨,正想找机会废其兵权,于是他就不断怂恿刘禅。刘禅正拿不定主意,黄皓又带他去庙中求神问鬼,结果果真应验了黄皓的话:魏兵不会进攻蜀国。于是,刘禅就彻底宽了心,宫中照旧日夜笙管悠扬,歌舞升平。

公元263年冬,魏国派出3支大军进攻蜀汉,征西将军邓艾带领3万多人,自狄道向沓中进攻姜维;雍州刺史诸葛绪带领3万多人,自祁山向阴平附近桥头进攻,截断姜维后路;镇西将军钟会带领10万多主力人马自斜谷等地进取汉中。魏将邓艾足智多谋,身先士卒,率奇兵偷袭阴平小道,绕过剑阁天险,攻陷绵竹,一马当先直抵成都城下。

魏军似从天而降,刘禅才从梦中惊醒。此时兵临城下,蜀汉主力尚在远方作战,生死存于一旦。刘禅询问众臣意见,大家也不知如何是好。太中大夫谯周慷慨激昂,站出来高声说道:“陛下,臣以为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开门献城,投降魏国。”

刘禅闻言,直看着谯周,心中有几分惊异,又有几分紧张和茫然。谯周接着说:“按照古代的惯例,陛下降魏,可保全性命,又可得到分封,仍不失荣华富贵的地位。

现在魏兵压境,时不待我,望陛下早做决断,以免城破人毁,悔之不及。”刘禅无言,仍坐在那儿发愣。投降魏国就意味着放弃属于自己的江山、土地、皇帝的宝座,归附于别人,向别人拱手称臣,刘禅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先皇的遗愿,想起了相父的教诲,他感到一阵创痛。

谯周又打断了他的思绪,说:“陛下投奔东吴,已是寄人篱下,而蜀亡东吴必不能久存,到时陛下又不得不第二次对魏称臣,陛下难道愿意两度受辱吗?至于逃难南中,更是荒唐之言。南夷向来不肯臣服蜀汉政权,近年来已有多起反事发生。现投奔南夷,谁能料到他们不会乘我之危,捆绑我们贡献给魏国呢?陛下,臣愿只身前往魏军营中接洽靛纳之事,担保陛下的安全和日后的富贵。”刘禅此时也已无计可施,又被谯周一番话说得心动,就下令由秘书令邵正起草降书,谯周等准备投降献城。

刘禅有一个儿子叫刘谌,被分封为北地王,性情刚烈、忠勇,对谯周劝降十分愤恨,对父皇听从其计更是失望。他对刘禅说:“陛下理应号召大家背城一战,同死社稷,这样才有脸面去见先帝。怎么能听信腐儒的叫派胡言,毁先帝创立的基业于一旦呢?”刘禅见儿子居然也当众反对自己的意见,勃然大怒道:“你难道想让全城血流成河吗?赶快退下去,不要再多言了。”

谯周很快就接洽好蜀国开门献城、对魏称臣事宜。这天,刘禅由他和众臣陪同,抬着棺木,缚着绳索,到城外魏将邓艾军中请降。邓艾见状急忙给刘禅解开绳子,当众焚烧棺木,然后和刘禅一起坐车进入城中。不久,又授予刘禅骠骑将军的称号。

刘禅依然住在宫中,供奉一律照旧。而就在刘禅献城迎魏军这天,北地王刘谌带着妻室儿女到昭烈皇帝庙宇内放声痛哭,悲伤欲绝。刘谌在这里亲手杀死妻子儿女后,也自刎而死,全家殉国。

刘禅又派人把蜀汉的士民簿交给邓艾,上面记载有领户28万,男女人口94万,将士10万2千,大小官吏4万,米40余万斛,金银各2000斤,锦绮彩绢各20万匹。刘禅还派太仆蒋显传他的命令,要正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姜维等将士就地投降魏军。姜维等接到投降命令,悲愤不已。但事已至此,姜维在得知刘禅确实还在成都后就投降了阵前的魏将钟会。

三月,刘禅奉魏文帝诏举家东迁魏都洛阳,被封为安乐县公(今陕西平利县一带),食邑万户,赐绢万匹,奴婢百人。随刘禅一同迁到洛阳的刘永、刘理、谯周、郁正等也都被封官晋爵,各有去向。晋公司马昭为此特设宴以示庆贺。

宴席上,司马昭让舞女演唱蜀地风情的歌舞,在座的蜀汉降官见此无不伤感,唯独刘禅嬉笑自若,就如以前贵为天子时观赏歌舞一样的欢悦,一样的心境。司马昭看到刘禅如此的麻木、淡然,感慨地对身旁的大臣贾充说:“人之无情,竟然如此。

即使诸葛亮在世,也不能辅佐他获得成功,更何况区区一姜维呢?”贾充意味深长地回答说:“他若不如此,殿下您又怎能有今天的胜利呢?”司马昭沉默了半晌,问刘禅:“你是否很思念蜀国呢?”

刘禅随口答道:“这里很开心,我并不思念蜀国。”一会儿,刘禅起身更衣,紧挨其侧的邰正也跟了出去,对他说:“假如司马文王问您是否思念蜀地,您可以流着泪告诉他,说祖先坟墓远在陇、蜀,我没有一天不怀念他们的,心里也常感到悲伤。”

刘禅重新就座不久,司马昭果然又提及同样的问题。刘禅就把邰正刚才教他的话重复了一遍,说完想挤出些眼泪,可又不成,最后只好闭起眼睛假装忧伤。司马昭听完后故作惊讶地叫道:“你说的话怎么竟像邰正说的一样啊!”刘禅大惊,睁开眼说道:“正是如您所说啊。”司马昭和魏国群臣见状大笑不止。

刘禅被封为安乐县公,照旧有笙管鼓乐取乐,可外出游览消遣,他深深地为自己感到庆幸,因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劝谏他要砥砺意志、不忘先主一统天下遗愿,再也没有人干涉他纵情于声色之中了。刘禅很快习惯了这种为人臣的生活,把远在故国曾是他治下的黎民百姓、他曾经有过的为人君的生活、那里的山山水水一并忘到九霄云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