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廷和简介资料_杨廷和计除江彬

时间:2017-01-18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041 次

杨廷和简介资料_杨廷和计除江彬

明武宗在南京接受了被俘的反王宸濠,以亲征凯旋的名义,降下特别旨意,命定国公徐光祚、驸马都尉蔡震、武定候郭勋,祭告宗庙社稷,以示自己上对得起列祖列宗,下对得起黎民百姓。过了一些时日,又补了一次郊外祭祀大典,武宗亲自主祭。到了天坛,按照常规行了大礼,献爵时,武宗刚刚跪拜,只觉心慌,头晕目眩,支撑不住。侍从赶紧上前搀住他的胳臂,半天才起来。忽地“哇啦”一声,吐出大口鲜血。武宗感到满口里的腥味,浑身发抖,大礼也就行不下去了。便委托王公大臣祭奠,草草收场,起驾回宫。

转眼到了阴历年底,家家户户放鞭炮贴春联,忙着过年了,武宗因病未愈不能起床,大臣们也就免了朝贺问安了。一病就是几个月,又到春天,恰巧遇上日蚀,京城人都说这不是个好兆头。

从朝廷官员到京城百姓,都为皇帝久病不愈担心。唯有江彬毫不在意,仗着过去武宗对他的宠信,更加骄横恣肆,竟假传圣旨,将西厅改为威武团营,自称兵马提督。他的属下兵士,也都狐假虎威,搜刮民财。

武宗病情日渐加重,御医精心调治,也不见效。司礼监魏彬,背地里询问御医,皇上的病能不能治好,御医只是摇头。尔后,魏彬来到内阁,对大学士杨廷和说:“皇上的病不见好转,御医已经用尽了办法,不如悬赏重金,求助于民间。”杨廷和听了,知道他话中有话,不必明说,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御医长期侍奉皇上,是有一定经验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样,总是先亲后疏,亲近的人,关系自然密切,疏远的人,是不可能有多好的关系。我想还是亲近的人靠得住。”魏彬点头。

又过了2天,武宗病情更加沉重,昏昏沉沉中,睁眼看见陈敬、苏进2个太监侍候着,就同他们说:“我已经不行了,可禀太后,请众臣商议今后国事为好。”喘息了一阵又说:“以前的朝中政事都是我的错误,与你们无干,希望你们今后要小心从事,不得妄为!”陈敬、苏进遵旨,通报张太后,等太后来,武宗已不能说话,淌了几点眼泪,双脚一伸,便驾崩了,年仅31岁。

张太后急召杨廷和商议立新皇帝事宜。杨廷和说:“江彬不想做明朝臣子,按他现在的势力,可能要谋反,如果他听说皇上驾崩,一定会抚立其他藩王,起兵造反,这是个大祸害,太后要记着点才好。”

太后说:“那怎么办呢?”

杨廷和说:“只有暂时保密不发丧,先选定新皇帝再说。”

随即又与诸位信臣商定,由宪宗孙朱厚熜(cōnɡ)继承皇位,颁诏群臣。杨廷和一面将武宗入殡,一面迎新主入宫。

当时新主未到,朝廷大事全由杨廷和一人主持。他禀明太后,要求改革弊政,太后一一照允。杨廷和假称武帝遗旨,解散了所有威武团练营,所有调来的边兵,一律给重资叫他们回去;把豹房里的僧番全部赶走;解散教坊司乐人员;遣退各地选送的妇女;停止一切不是急办的土木工程;收缴富府行宫金库,全部归到内宫国库;京城内外皇店一律撤销。

这些措施,给了江彬一个沉重的打击。他整日忙着团练的事,不知道武宗驾崩,直到奉遗诏解散团练营时才大惊失色。都督李琮认为,杨廷和已对江彬起了疑心,不如造反,万一不成,也好逃到塞外去。

江彬犹豫不决,请许泰来商议,许泰也拿不定主意,说:“杨廷和他们既然这样做,想必已经做了充分准备,有恃无恐,请提督慎重考虑。”

江彬说:“我也不作这方面打算了,但不知杨廷和他们是什么意思?”

许泰说:“让我先去探听一下再说。”

江彬点头同意。www.guayunfan.com

许泰进宫来到内阁,正好遇上杨廷和,杨廷和颜悦色地说;“许伯爵来得正好,近来因武宗皇帝突然驾崩,我们忙得不可开交,先皇遗旨解散团练营,遣回边兵,多亏了你们才能办成。现在根据太后懿旨,已迎立新皇,许多国家大事需要商讨,请伯爵回去报告江提督一同来商量。”

许泰欣然答应而去。杨廷和料定他已中计,随即招魏彬、张永等,秘密策划,并禀报太后,得到允准。

隔了一天,江彬带着卫士,骑马来到皇宫,正要进大内哭灵。早已守候着的魏彬对江彬说:“不慌,坤宁宫刚刚落成,尚未齐备,奉太后懿旨,请到工部举行祭典,江公正好来了,真是太巧了。”江彬听了,满心欢喜,说:“太后旨意,谁敢不遵呢?”

随后,江彬换上朝服,入宫参加祭典。

祭典一结束,刚好又遇到太监张永,张永一定留江彬饮酒,江彬再三推辞不掉,就跟张永去喝酒了,在张永办事室内,入座对饮起来,刚饮几杯,忽传太后懿旨到:立即将江彬逮捕入狱。江彬扔掉酒杯,推翻案桌,撒腿就跑,跑到西安门,门已关上。慌忙转身往北跑,快到北安门,见门没关,稍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穿过城门出去,前面忽然过来一队兵马,拦住去路,一齐拥上,将他捆绑起来,江彬大声斥骂,众兵士也不理睬他。

江彬被关进大牢,许泰和太监张忠、都督李琮一点不知道,先后赶来,一一被拿住,关到江彬的同一个牢房中,然后命锦衣卫查抄江彬的家,共抄出金70柜,银2200柜,珠宝玉器不计其数。还抄出内外奏折100多本,都是江彬截留隐藏家中。刑部按罪定刑,准备判他死刑,只等新皇登位,再奏请批准。

数日后,新皇已接进宫来,午时将近,举行盛典,朱厚熜(cōng)正式即皇帝位,这就是明世宗

明世宗即位,刑部即将江彬一案入奏,当即得到批准。从狱中提出江彬,绑赴法场,凌迟处死。李琮是江彬心腹,也受同样的刑罚,只有张忠、许泰未作最后判决,后来竞因为他们拉拢了一些上层关系,为他们说情,才免除了死罪,充军边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