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守仁的事迹_王守仁的简介资料

时间:2017-01-1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895 次

王守仁的事迹_王守仁的简介资料

明武宗朱厚照整日嬉戏游乐,荒于朝政,许多宗室亲王都虎视耽耽,寻机缘取而代之。正德十四年(1519年)宁王朱宸濠发动终于了一场叛乱。

宸濠封地在南昌,有些术士讨好他,说他骨格不凡,又说南昌城东南角有天子气,宸濠大喜,便在那里建了一所“阳春书院”来承接这股“天子气”,从此,宸濠加快了密谋叛乱的步骤。

宸濠买通受武宗宠信的武臣臧贤、宦官钱宁以及权贵陆完等人,排挤打击朝中正直的大臣。大学士费宏因为屡次阻止宸濠的图谋,结果被迫告还乡。

宸濠为了扩充实力,将大盗杨清、李甫、王儒等100多人招入府中,称为“把势”。后来又陆续招来贼首杨子乔、凌十一、闵廿四等等,率领众匪徒四出打家劫舍,为非作歹。

举人刘养正有才名,熟知兵法,宸濠便将他请进府中,大讲宋太祖陈桥兵变等事。刘养正恭维他有“拨乱之才”,日日在府中密议叛乱的事。

为了及时探听朝廷的动静,宸濠派了许多狡猾骠悍的手下充作“侦卒”,到京师一带刺探情报,一有什么消息,即可飞马回报。他还命人日夜打造兵器,派人到广东一带收买牛皮一类的东西,以备制作皮甲之用。

所有这些迹象,早已十分明显。江西的许多地方官员及朝中正直大臣也纷纷上奏,然而明武宗充耳不闻。直到后来太监张忠为了打击钱宁,在明武宗的耳边说了许多话,一些大臣也乘机上疏,这才发诏削除宁王宸濠所掌握的军队,逮捕宸濠派来的“侦卒”。

正德十四年(1519年)六月十三日,正值宸濠生日,在府中大摆宴席,宴请当地的地方官员。宸濠闻报京师出事,大惊失色,宴会之后立即召刘养正等人密议。

刘养正拱手禀告说:“形势极为危急!明天早上镇、巡三司的官员要进府中来谢宴,到时可将他们全部拿下,把不愿归附的全杀掉,然后起兵举事。”

宸濠早就准备着起兵造反,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仓促,然而事态危急,不得不孤注一掷了。

第二天早上,各地方官员们一齐来到宁王府,按照惯例来拜谢昨日所领受的宴席。哪知一入府中,便觉得气氛不同寻常。府中到处是骠悍的侍卫,一个个持刀握剑,铁甲裹身,显出一股凌厉的杀气。

官员们你瞧瞧我,我瞅瞅你,都不知要出什么事。

一会儿,宁王宸濠在左右的簇拥下出现在露台上,厉声说:“太后有密旨,令我入朝监国,你们知不知道?”

众官员相顾失色,他们知道“入朝监国”其实就是要造反夺权。

宸濠命人将反对他谋反的官员拉出惠民门外杀掉了,将其余官员囚禁起来。已经退休的侍郎李士实降了宁王,于是与刘养正一起被宸濠封为左、右丞相。宸濠又命人四出招集军队,命原来的江洋大盗闵廿四、吴十三等人夺取兵船,顺流而下,进攻南康(今江西赣州)、九江,当地军政官员望风而逃,城池都被叛军占据了,一时之间,远近震动。www.guayunfan.com

在这个危急关头,提督南赣军务都御史王守仁,向全国发出檄文,揭示宸濠叛逆之罪,同时起兵讨伐。

王守仁,字伯安,是明代有名的哲学家。当时他正在福州平定叛卒骚乱。闻悉宸濠起兵叛乱之事,他换下官服,化了装,悄悄地赶到临江,途中几乎被宸濠的部下抓获。临江地处江滨,离省会南昌又近,而且在大道上,叛军一来,正是首当其冲。知府戴德孺整日提心吊胆,听说王守仁来了,大喜过望,立即迎入城中,商议对策。

王守仁给他分析了敌情,说:“宸濠起事,可以有三策:上策是直接率兵进攻北京,如此则朝廷措手不及,大明江山就危险了;中策是进攻南京,则大江南北都要遭兵祸;最下策是仅仅占据江西省城,如果这样,消灭他就很容易了。”

然后,为了避开敌人的锋头,王守仁率随从直奔吉安。半道上,听说宁王已整兵而出,便假拟了一份朝廷密旨,说是已调集湖广、两广大兵会合镇压。又找了几个戏子,厚赏其全家,让他们将假密旨藏在身上,扮做信使,故意被叛军伏兵抓获。宁王果真被吓住了,一时不敢轻出,王守仁赢得许多天宝贵时间调集各地的地方兵。

一直到七月,宸濠方率兵6万多人出江西,号称10万,兵船黑压压遮蔽了江面,顺流而下,声言直取南京。哪知路过安庆的时候,知府张文锦等人命令军士一齐登上城头,对着叛军破口大骂。宸濠大怒,于是顾不上去南京,却留下来进攻安庆。张文锦等激励士卒,誓死守城,叛军将能想到的攻城之术全都用上,仍旧无法破城。

此时,王守仁已会合了各府兵力约8万人,号称30万,兵临南昌。

王守仁果断地说:“我军锐气正盛,定能攻克南昌。宁王如听说南昌丢失,肯定会还兵来救,如此则首尾牵制,必然全军覆没!”

于是,王守仁下令分兵为13哨,每哨3000人。命令知府伍文定等人率兵备攻一门,如有不奋通冲杀者,格杀勿论!同时又写了不少榜文射入南昌城中,让老百姓不要慌乱,不要协助叛军。

一声号炮,大军抬着云梯,推着撞车,黑压压如蚁群一样往城头涌去。叛军虽早有防备,然而此时却吓破了胆,无不闻风倒戈。没多大功夫,城门便被打开,大军一拥而入。

宁王府中起了大火,宫女们怕在乱兵中受辱,纷纷投火自尽,没烧死的都被捕获,宸濠留下守城的死党皆束手就擒。

宸濠正在安庆城下督兵猛攻,听说南昌失守,心中大惊,遂不听部下劝阻,下令回师救援。

得到这个消息,王守仁又力排众议,毅然挥军迎击。两军在黄家渡相遇。王守仁遣伍文定等诱敌深入,设下伏兵,又另派奇兵绕出敌后,结果擒斩敌军2000余名,逼入水中淹死1万多人。

宸濠见大势已去,往日的野心都化为乌有,哭哭啼啼地与众嫔妃们诀别。众嫔妃们皆投水而死。

不可一世的宁王朱宸濠终于成了阶下囚。李士实、刘养正、吴十三、凌十一等元凶也尽数被俘。

武宗听到宸濠叛乱的消息,于八月下诏亲征,其实是想趁机到南方游玩一番。他自称“奉天征讨威武大将军镇国公”,带着边将江彬、许泰与宦官张永、张忠等人,都称作将军,点起大兵出发了。刚行至良乡,接到王守仁的捷报,但他仍一路南行,来到南京。

王守仁要来献俘,张忠、江彬却说应将宸濠放归鄱湖,重整旗鼓,待武宗亲自指挥大军战胜他,然后再论功行赏,班师回朝。并且屡次派人阻止王守仁押解俘虏来南京。

面对这种国家大事当儿戏的命令,王守仁哭笑不得,又怕日久生变,只好将宸濠等装进囚车,连夜过玉山,取道浙河,往南京进发。刚到杭州,太监张永已经等在那里。

张永还算是懂些道理的人,王守仁见不会将宸濠放走,于是将一帮俘虏交给他,自己连夜回江西去了。

江彬、张忠为了夺功,竟然诬蔑王守仁,说他起初靠宸濠,后来见宸濠势将失败,这才擒了宸濠来请功。又说他到了杭州,竟然不到南京来朝见,显然是目无君主。他们还建议武宗下诏令王守仁前来,而王守仁肯定不会来,这样就可证明他的欺君之罪。

武宗果然下诏令王守仁来南京。王守仁闻命星夜前往,将要进见,张忠却又从中作梗,王守仁只好脱了官服,戴上纶巾,上了九华山。张永听说此事后,对明武宗说,王守仁是忠臣,有大功,因为有人陷害,现在入九华山当道士去了。武宗这才相信,并命王守仁为江西巡抚。

张忠、许泰等率领边军来到江西,说是搜捕宸濠余党。大军在南昌驻扎了五个多月,滥杀平民,抢夺财物,并且耗费了大量军费开支。

到了十二月份,宸濠等人被押到了南京郊外。明武宗想自居此功,于是与侍臣们一起都披上战袍,带大军出城几十里,将俘虏们押在队前,作凯旋之状,然后入城。

一直到第二年九月,明武宗令王守仁重新送上捷报,王守仁不得已,只好将江彬、张忠等人姓名列了进去,这一帮祸国殃民的昏君佞臣才带兵北还。宸濠被赐死,尸体烧成了灰。他的同党们也都被凌迟处死。

王守仁虽然立了大功,却丝毫没得到嘉奖。直到武宗死后,嘉靖初年,才被提拔为南京兵部尚书,封新建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