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渔村带来的转机_关于马克思的故事

时间:2019-06-1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9 次

小渔村带来的转机_关于马克思的故事

卡尔在从法学转向哲学的过程中,在艰难的探索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不眠之夜。他往往在读一本书时,感到还有其他更多的书籍需要阅读;在研究一个问题时,又发现了其他一些问题亟待解决。他日以继夜地在书中寻找着问题的答案。由于过度的劳累,他的健康出现了问题。

根据医生的建议,卡尔到柏林郊区风景优美的施特拉劳小渔村疗养。没想到,这场病给他带来了理论探索中的机遇,就像当年的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一样,在他面前展开了一片广阔的天地。

施特拉劳小渔村位于施普雷河的右岸,环境幽雅。如果步行的话,从柏林大学到这里只需1个小时,它是大学教授和学生们休闲的好去处。卡尔于1837年的夏天来到了这里。他每天在河边散步,有时同渔民下河打鱼,有时同村民上山打猎。一段时间以后,他感到身体恢复了不少。

在施特拉劳疗养期间,卡尔遇到了他所敬重的柏林大学教授爱德华·甘斯。甘斯讲授《刑法》和《普鲁士法》时,卡尔选修了他的课。甘斯是一个进步的法学家,在理论上,他是黑格尔哲学的忠诚信徒;在政治上,他具有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思想,关心社会问题,同情工人阶级。他的政治观点和学术观点对卡尔有着重大影响。当他了解到卡尔在理论上苦苦探索却未得其果时, 便指导他重读黑格尔的著作。按照老师的谆谆教诲,卡尔 “从头到尾读了黑格尔的著作,也读了他大部分弟子的著作”①《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6页。这使他对黑格尔哲学有了新的认识。(www.guayunfan.com)黑格尔是德国古典哲学的集大成者,他建立了客观唯心主义体系,他把一切发展都看成是绝对观念的自我发展和自我完善。绝对观念发展到黑格尔哲学便达到了顶峰,发展到普鲁士封建专制制度,便是最完美的社会制度。那么,这个万能的绝对观念究竟是什么呢?

据说,曾有一个牧师私下里问过黑格尔:你说的绝对观念与我们所说的上帝有什么区别吗?黑格尔诡秘地笑了笑,说:随你理解,无可奉告。牧师心领神会,原来绝对观念是上帝的代名词!客观唯心主义体系无疑是黑格尔哲学中的保守因素。但是,在黑格尔的这个哲学体系中, 又包含着丰富的辩证法思想,这是它的革命因素。黑格尔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处在相互联系之中,一切事物都处在不断的运动、变化和发展过程之中,都由低级向高级发展。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不变的。任何历史状况在发展中都是暂时的。某些旧的东西正在灭亡,昨天还是合理存在的东西,今天可能为更高级的新东西所代替,而事物发展的原因在于内在的矛盾。

卡尔通读了黑格尔的著作后,被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深深吸引住了。他在《黑格尔》这首短诗中表达了他的兴奋心情。他说:

发现了最崇高的智谋,

领会它深邃的奥秘,

我就像神那样了不起,

像神那样披上晦暗的外衣,

我长久地探索着,

漂游在汹涌的思想海洋里,

在那儿我找到了表达的语言,

就紧抓到底。②《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651页。

卡尔从黑格尔哲学中找到了符合他志向的学说,思想豁然开朗许多。

如果说,甘斯教授是卡尔走向黑格尔的向导,那么,阿道夫·鲁滕堡博士则是把他领进了大门。

阿道夫·鲁滕堡是士官学校的地理教员,哲学博士,他是青年黑格尔派的学术组织—博士俱乐部的重要成员。博士俱乐部是1837年在柏林出现的学术组织。当年黑格尔去世以后,由于他的哲学体系和方法之间的矛盾,他的弟子分成了两派:一派固守黑格尔体系中的保守因素,用客观唯心主义为宗教和封建专制制度辩护,称为老年黑格尔派;一派坚持黑格尔体系中的革命因素,用辩证法批判封建专制制度和宗教,称为青年黑格尔派。博士俱乐部就是由一些持有青年黑格尔派观点的、30岁左右的教授、讲师、作家、律师、新闻工作者和文学批评家等组成的,其头面人物有柏林大学神学讲师布鲁诺·鲍威尔博士、士官学校地理教员阿道夫·鲁滕堡博士、中学历史教员卡尔·科本博士等。

一次,卡尔在施特拉劳小渔村散步时,与阿道夫·鲁滕堡博士不期而遇。他们相见恨晚,谈得非常投机。由于卡尔才华横溢,他的思想又与博士俱乐部成员的思想相近,因此,阿道夫·鲁滕堡欣然推荐卡尔进入了他们那个颇有影响的圈子,卡尔成了博士俱乐部的成员。

博士俱乐部在当时很活跃,它的成员定期在离柏林大学不远的一个咖啡馆聚会。他们一边喝着咖啡或啤酒,一边讨论问题。他们批判宗教和封建专制制度,针砭时弊,并互相交流在各自领域中学习和研究的心得、体会。有时大家会就一个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研讨,其中不乏相互冲突的观点。但博弈的结果却使每个人无论是在哲学理论上,还是在政治思想上,都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卡尔也在其中获得了十分有益的知识和灵感,他经常把自己的思想与那些杰出朋友的思想进行对比,取长补短。

卡尔是博士俱乐部最小的成员,也是唯一一名在校大学生。但他以敏锐的思维、精辟的见解、丰富的知识博得了比他年长许多的其他成员的敬重。青年黑格尔分子爱德华·梅因称赞他不仅才智横溢,而且还有坚强的毅力

年轻的历史学家科本称卡尔是“一个思想库、一个工作房,或者按照柏林人的说法,是一个思想巨人”他还在自己的著作《伟大的弗里德里希及其反对者》一书的扉页上特别注明:“献给特利尔的卡尔·马克思。”他和卡尔终生都保持着真诚的友谊。

另一位青年黑格尔分子莫泽斯·赫斯在给朋友的信中说:“我所崇拜的马克思博士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人(他大概不到24岁),他将要给中世纪的宗教和政治以最后的打击。在他身上既有最深奥的哲学的严肃性,也有最机敏的智慧;请你想象一下,卢梭、伏尔泰、霍尔巴赫、莱辛、海涅和黑格尔结合成一个人;我所说的结合不是机械地混合——这将会使你得到一个关于马克思博士的概念。”①〔苏〕彼·费多谢耶夫等著:《卡尔·马克思》,三联书店1980年版,第16—17页。

就连青年黑格尔派公认的、博士俱乐部最有才华的领导者布鲁诺·鲍威尔,对卡尔也非常欣赏,他们互相钦佩,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至交。

施特拉劳小渔村的疗养,使卡尔的人生道路出现了新的转机。他完成了从法学向哲学,从康德、费希特的王观唯心主义哲学向黑格尔的客观唯心主义辩证法的重大转变,其间虽经历了烦恼、焦躁、彷徨……但他的可贵之处就在于能够不断地调整自己,果断地走出迷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