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他夸大城墙坍塌的预言?_懿统三国

时间:2019-05-03  栏目:历史故事  

为何他夸大城墙坍塌的预言?_懿统三国

这次出征开始了,曹丕却似乎还在犹豫,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从春暖花开的三月一直到严寒冰冻的十月,才到达广陵。

曹丕临江观兵,戎卒十余万,旌旗数百里,本可投鞭断江,挥师南下。

可是,这一年的冬天来得早了一些,天寒地冻,长河封冻,战船无法入江。

“唉,这是上天要限定大江南北啊!”曹丕长叹不已,归罪于上天,无奈退军。举全国之战船出征,最后却只是进行了一次年度自助游,曹丕的懊恼可想而知。(www.guayunfan.com)让曹丕崩溃的事情还在后面。早在七月份出征半路上,曹丕不顾大军行进,日费千金,停下来办了一件与打仗丝毫不搭的事儿,举行封王仪式,欲封儿子曹鉴为东武阳王,却得到一个让他崩溃的消息:东武阳王曹鉴薨。

曹丕满腹心事,带领垂头丧气的大军向许昌的方向退去。

一直到第二年的正月,曹丕才到达许昌地界。坐镇许昌的是曹丕最信任的司马懿

他对司马懿是完全信任吗?

有哪个帝王会对权臣完全信任?

可是,天下之大,除了司马懿,他还能信任谁呢?

在他看来,同胞兄弟是最危险的,舅家兄弟是最麻烦的——曹丕只能选择信任外姓权臣。

可以看到许昌的城墙了,曹丕整理一下帝冕,准备进入城内,接受司马懿的跪拜。

可是,城里驰来一骑特使,送来司马懿的紧急奏疏:许昌南门无故自崩。

城门崩塌是不祥之兆,国都城门崩塌则预兆邦国有难。这时曹丕肯定在想,要是低调一点,只把洛阳确定为首都就好了,可是把许昌确定为南都,现在城门坍圮,真给自己心里添堵。

长江封冻也罢,爱子早逝也罢,就连许昌城墙,也和我过不去!

曹丕脸色铁青,下诏不再进城,继续北上,奔洛阳而去。

许昌是五大都城之一,平时城墙修缮应该是很及时的,即使突然坍塌,那也应该是小范围的,立马抢修,迎接圣驾还是可以应付的。城门崩塌的不祥之兆,本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事情。曹丕远征回师,是举国大事,司马懿应该只管规规矩矩地接驾进城,完全没必要禀报城门崩塌一事。

如今,司马懿大张旗鼓地把城门崩塌这件事情堵在将要进城的圣驾之前,小题大做,应该是别有用意。

曹丕远征,司马懿坐镇许昌统领政务,已经把许昌打造成自己的“王国”。曹丕不在场,他可以惬意地做这里的“帝王”。而曹丕一旦进城,他就得跪伏在街旁,山呼万岁万万岁。谢天谢地谢城墙,城门在司马懿最需要的时刻坍塌了。司马懿在把城墙坍塌这事报告给曹丕的时候,少不了顺势发挥,渲染城门崩塌是不祥之兆。

如果曹丕像防备亲生兄弟一样防备司马懿,那么此时也许他会等着司马懿把城门修好,然后大摇大摆地进城,告诉许昌城内的人:司马懿不过是臣子而已。

可是,文学天子曹丕却过分在意形象意义,城门坍塌在他心里堆满了废墟。他皱着眉下令:绕道许昌,赶往中都洛阳。

其实,也许曹丕这时候有进入许昌的想法,但是他遇到了另一个状况,导致他消极看待一切,所以避开许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