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基为什么被称为第二孔明?

时间:2018-05-18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169 次

刘基为什么被称为第二孔明?

刘基,字伯温,谥文成,温州文成县南田人,是元末明初军事谋略家、政治家,通经史、晓天文、精兵法。他辅佐朱元璋完成帝业、开创明朝并尽力保持国家的安定,因而驰名天下,被后人誉为第二孔明。朱元璋也多次称刘基为:“吾之子房也。”

刘伯温自幼聪慧过人。在家庭的熏陶下,他从小就好学深思,喜好读书,对儒家经典、诸子百家都颇感兴趣,尤其对天文、地理、兵法、术数之类更是潜心钻研。据说刘基的记忆力相当好,读书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并且文笔精彩,所写文章非同凡响。刘基14岁时入处州郡学读《春秋》,17岁时师从处州名士郑复初学习宋明理学,同时积极准备参加科举考试。天赋异禀加上后天的努力,使年轻的刘基很快在当地脱颖而出,成为江浙一带才子名士中的佼佼者,并且受到世人的瞩目。刘基于元统元年(公元1339年)考取进士,从此步入仕途,开始了他在中国历史舞台上的精彩演出。

刚开始,刘基只是希望为元政府效力,通过做官来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他在中进士后不久,被任命为江西高安县丞,后又任元帅府都事。然而他的建议却一直未得到朝廷的采纳,他的才能越来越受到朝廷的压制。刘基对此非常失望,前后三次愤然辞职,回故乡青田隐居。刘基在隐居青田期间,潜心著书立说。他将自己的思想以及对社会、人生的见解进行了深刻的总结,创作了著名的《郁离子》一书。

与此同时,全国的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全国各地的反元起义风起云涌,元王朝的气数将尽。但是各路反元义军各自为政,你争我夺,互不相让。刘基静观天下形势,经过一番分析,认定在众多的起义军中,以平民出身的朱元璋最有真龙天子之气,他领导的红巾军才是推翻元朝、建立新江山的队伍。

公元1360年,红巾军统帅朱元璋两次向隐居青田的刘基发出邀请,刘基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最终决定出山辅助朱元璋,希望通过助朱氏打江山来实现自己治国平天下的雄心壮志。和三国时期诸葛亮的“隆中对”相类,刘基初次与朱元璋相见,就提出了“时务十八策”。朱元璋一见大喜不已,从此把他视为自己的心腹和军师。(www.guayunfan.com)

刘基出山之后,一心一意地为朱氏政权鞠躬尽瘁,积极为朱元璋出谋划策。他为朱元璋制订了“先灭陈友谅,再灭张士诚,然后北向中原,一统天下”的战略方针。朱元璋得到刘基的辅助,正是如虎添翼。他按照刘基为他定下的战略、战术行事,先后将陈友谅、张士诚等势力消灭。然后,朱元璋派大军北上攻打元朝首都北京,同时准备在南方称帝。

公元1368年,朱元璋在南京登基称帝,正式建立大明王朝,改元“洪武”。辅助朱氏平定天下、开创朱明王朝的大功臣刘基,作为开国元勋之一,被任命为御史中丞兼太史令。为了表彰刘基的特殊贡献和巨大功勋,明太祖朱元璋还下诏免加刘基家乡青田县的租税。并且追封刘基的祖父、父亲为永喜郡公。

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刘基被任命为弘文馆学士,受“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上护军”之称号,赐封诚意伯,食禄241石。到此为止,刘基的事业和青田刘氏家族的发展达到了最辉煌的顶峰。

作为一个智者,刘基料事如神,他深知自己平时嫉恶如仇,得罪过很多同僚和权贵,同时也深知“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因此,他在功成名就以后,毅然选择了激流勇退,于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主动辞去所有职务,告老还乡,回青田隐居。

刘基在青田过了两年的隐居生活,本来打算远离世间是非纷争。但是,由于他的智慧和才能实在太高,他的名声实在太旺,甚至被民间百姓渲染成一位活神仙,这就无可避免地受到政敌的嫉妒和皇帝的猜疑。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刘基的政敌胡惟庸当上了左丞相,胡惟庸指使人诬告刘基,说他想霸占一块名叫“茗洋”的“有王气”的土地为自己做坟墓。早就对刘基怀有戒心的明太祖,听到诬告后果然剥夺了刘基的封禄。刘基非常惶恐,于是亲自上南京向明太祖谢罪,并留在南京不敢回来。后来,胡惟庸升为右丞相。胡惟庸的奸佞完全可以和宋朝的秦桧相提并论。刘基为此更加忧虑,终于一病不起。

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刘基虽然有病在身,但仍然和所有在京官员一样,参加元旦的早朝。正月下旬,刘基感染风寒,朱元璋得知以后,派胡惟庸带了御医前去探望。御医开了药方,他照单抓药回来煎服,顿时觉得肚里好像有一些石块挤压在一起一样,使他十分痛苦。

二月中旬,刘基抱病觐见朱元璋,婉转地向他禀告胡惟庸带着御医来探病,以及服食御医所开的药以后更加不适的情形。朱元璋听了以后,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些要他宽心养病的安慰话,这让刘基更加心寒。三月下旬,已经无法自由活动的刘基,由刘琏陪伴,在朱元璋特遣人员的护送下,动身返回家乡。回家后,刘基拒绝亲人和乡里为他找来的一切药石,只是勉强地维持正常的饮食。

数日之后,刘基自知时日不多,于是找来两个儿子交代身后事。交代完以后,又让刘琏从书房里拿来一本天文书,对他说:“我死后你要立刻将这本书呈给皇上,一刻都不耽误。从此以后不要让我们刘家的子孙学习这门学问。”又对次子刘璟说:“为政的要领在宽柔与刚猛循环相济。如今朝廷最必须做的,是在位者尽量修养道德,法律则应该尽量简要。平日在位者若能以身做则,以道德感化群众,效果一定比刑罚要好,影响也比较深远,一旦部属或百姓犯错,也较能以仁厚的胸怀为对方设身处地地着想,所裁定的刑罚也必定能够达到公平服人、警惕人改过自新的目的;而法律若能尽量简要,让人民容易懂也容易遵守,便可以避免人民动辄得咎无所适从,又可以建立政府的公信力和仁德的优良形象,如此一来,上天便会更加佑我朝永命万年。”又继续说道:“本来我想写一篇详细的遗表,向皇上贡献我最后的心意与所学,但胡惟庸还在,写了也是枉然。不过,等胡惟庸败了,皇上必定会想起我,会向你们询问我临终的遗言,那时你们再将我这番话向皇上密奏吧!”最后,刘基于四月十六病逝于故里,享年65岁。六月,葬于青田武阳夏山。

武宗正德八年(公元1513年),朝廷赠他为太师,谥号文成,因此后人又称他为刘文成。文成县就是为了纪念刘基而于1948年设置的新县。世宗嘉靖十年(公元1531年),在刑部郎中李瑜的提议下,朝廷再度讨论刘基的功德功绩,并决议刘基应该和徐达等开国功臣一样,配享太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