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夫・朗道简介资料_九死一生、大难不死的朗道

时间:2018-05-17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467 次

列夫·朗道简介资料_九死一生、大难不死的朗道

列夫·朗道(1908-1968),苏联物理学家。

1962年因为凝聚态物质,特别是液氦的开创性理论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发型特别的苏联物理学家朗道

不做无用的事情

从小学起,朗道就养成了他独具特色的性格:绝不愿花时间去做他认为无用的事情。

有一次,有人问他:“莱蒙托夫在《当代英雄》的长诗里,要表达什么意思?”

朗道回答说:“请你去问莱蒙托夫。”

在读中学时,老师要学生们写一篇作文,评论普希金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一书中女主人公达吉亚娜。朗道只写了一句话:(www.guayunfan.com)

“总体来说,她是一个讨厌的女人。”

朗道画的漫画中朗道正在“对牛弹琴”

朗道不无得意地说:

“……显然认为我能够做到这一点。”

朗道在列宁格勒时曾师从著名的物理学家福克教授。1929年,他被苏联政府派到瑞士学习。但当时瑞士与苏联没有外交关系,所以瑞士只允许他住很短的时间,后来经过物理学家泡利等人的斡旋,他的签证才得以延长,但延长的日子更短。延长签证到期后,朗道必须离开瑞士了。朗道对这种麻烦感到好笑,并不无得意地说:

“列宁在瑞士住了多年并没有能发动一场革命,但瑞士政府显然认为我能够做到这一点。”

朗道被绑在椅子上,嘴里塞了一团布

朗道是一个天才,有天才特殊的性格,他们一般为人都比较张扬、藐视权威、不拘常礼、说话随便、语言尖刻。

朗道在出国半年的时间里,参观了当时欧洲最大的理论物理中心柏林、莱比锡、戈丁根、哥本哈根、苏黎世、剑桥。与现代物理学创立者爱因斯坦、泡利、玻恩、狄拉克的交谈,给这位年轻物理学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朗道感到在哥本哈根与玻尔的长期相处收获最大。当他与别的物理学家一起讨论工作时,表现出一种不可抑制的主动提问精神,常常是打破沙锅问到底,而且还能够迅速发现别人的错误和缺点。

有一次在柏林听爱因斯坦演讲,那时爱因斯坦已经是世界闻名的大物理学家。当主持人请听众对演讲者提问时,朗道站起来说:

“爱因斯坦告诉我们的东西,并不那么愚蠢,但是第二个方程不能从第一个方程中严格推出。它需要一个未经证明的假设,而且……”

大家都惊愕地注视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爱因斯坦对着黑板思索了一会之后,说道:

“后面的那位年轻人说得完全正确。诸位可以把我今天讲的完全忘掉!”

img42

1930年哥本哈根举行的一次会议合影

(前排左起:克莱因、玻尔、海森伯、泡利、伽莫夫、朗道、克拉默斯)

他的问题那么多,有时让其他物理学家不胜其烦,于是一位物理学家画了一幅很风趣的画,画面上朗道被绑在椅子上,嘴里塞了一团布。

我不是天才,是全能物理学家

20世纪30年代,朗道就说过:“我是几个全能物理学家之一。”

意大利物理学家费米死后,朗道又说:“我是最后一名全能物理学家。”

虽然看来朗道不够自谦,但他说的话既不是戏言,也不只是朗道的自我感觉,而是人们一致的评价。因为他的研究确实涉及了物理的各个领域。除液氦与超流外,还有磁学(朗道退磁即以他名字命名)、核物理、粒子物理、等离子体、相变理论、量子场论等。他认为,要在物理的任何一个领域有理论独创,就必须充分掌握理论物理各个分支的知识。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能与实验物理学家和谐合作研究的典范。

但是谈到爱因斯坦和玻尔,他就知道自谦了。他曾对人说:

“不,我不是天才。玻尔是,爱因斯坦是,而我不是。”

停了一会,他又说:“但是我是才子……是的,我非常有才。”

天才的朗道尚且承认自己不是天才。天下的天才真是凤毛麟角了。

以“德国间谍”的罪名被捕入狱

朗道这种藐视权威、不拘常礼、说话随便、语言尖刻和很容易得罪人的作风,如果在民主国家,最多导致个人冲突和不愉快;但是在苏联,再加上他是一个犹太人,最终肯定会倒大霉。

1937年,朗道来到卡皮查的莫斯科理论物理研究所任理论部主任,从此他的生活轨迹就与卡皮查的交织在一起。1938年,朗道果然栽了。这年4月28日,朗道以“德国间谍”的罪名被捕入狱。朗道入狱的真正原因,据1991年解密的克格勃档案,是朗道签署并参与起草了一份反斯大林的传单。卡皮查非常重视朗道的才能,立即展开营救。他凭借他的地位,当天就亲自上书斯大林:

斯大林同志:

我们研究所里的科学家朗道在今天早晨被捕。他虽然只有29岁,已是全苏联最重要的理论物理学家。……当然,一个人再有聪明才智,也不能违反我国的法律。朗道如果有罪的话,他理应受到惩处。不过我恳求您明察他的特殊才能,下令慎重审理他的案子。

另外,也请您注意到朗道性格上的缺点。他喜欢跟人争论,而且言词犀利。他喜好挑别人的毛病——尤其是地位崇高的老人、科学院院士的毛病。一旦发现,就加以张扬嘲笑,这使他树敌甚多。他在我们所里也是个不易相处的人,不过加以提醒尚能改正。由于他的特殊才能,我常宽容他的行为。而且,我也不大相信朗道会有不忠诚的行为,尽管他有性格上的缺点。……

我们知道,“大清洗”是多么恐怖肃杀的运动,多少元帅、将军和高官都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而“斩立决”,所以即使卡皮查的信写得非常委婉,也需要巨大的勇气才敢写这样的信。卡皮查也许不清楚朗道被捕的真实原因,但他深知朗道天才的价值。他在这封信里没有要求释放朗道,因为他知道这是根本做不到的。他只求不要立即处死,拖一下时间再说。

等了一年,克格勃换上了新的头目——贝利亚,卡皮查感到事态也许有了希望,于是在1939年4月,他又给当时苏联的第二号人物莫洛托夫写了一封信。信中很有策略地写道:

最近我在接近绝对零度时液氦的研究中发现了一些新现象,对这个现代物理学中最奥秘的领域可望有所进展……不过我需要理论家的帮助。在苏联,只有朗道一个人从事我所要求的这方面的理论研究,可惜,过去一年他一直在监狱里。

在说明白了朗道的天才之后,他向莫洛托夫提出:如果安全部门不能加快办案,能否像利用工程师囚犯那样,利用朗道的大脑来从事科学研究?贝利亚接替叶若夫掌管克格勃后,曾免除了一些被无辜关押的学者特别是航空工程师的死刑,让他们从事专业工作,最后使他们获释。例如著名的飞机设计师图波列夫,以及火箭总设计师科罗廖夫,都是用这种方法才虎口脱险,拣了一条命。

卡皮查给贝利亚出具了担保信,以自己的身家性命为朗道提供担保。在卡皮查这样大力营救下,朗道在被捕整一年后终于被保释出狱。出狱的几个月后,朗道成功地完成了液氦超流动性的量子理论解释,铸就了朗道一生最卓越的贡献。

赫鲁晓夫时代,朗道曾尝试申请出国,为了审批他的申请,苏共中央从克格勃处调阅了对朗道在1947年到1957年间谈话的窃听记录。不幸的是,朗道在过了一道鬼门关以后,还是不知道怎样把住他的口,又让新的苏联领导人不高兴。在这些窃听记录里,朗道仍然牢骚满腹,怪话连篇,自称“学术奴隶”,攻击苏联政权是法西斯政权。他说:

“我们的这个政权,根据我1937年以来的经验,绝对是一个法西斯政权。……只要它还存在,指望它会改善简直是开玩笑。让这个政权和平地消失是关系到人类命运的问题。”

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还想出国?没门儿!申请当然就吹了。

卡皮查说,朗道的翻译并没有错

朗道见过许许多多的著名物理学家,他在哥本哈根待的时间也并不长,但是他终身自称是玻尔的学生。1961年玻尔最后一次访问苏联时,朗道亲自担任了他的翻译。有一次,朗道问玻尔:

“您有什么秘诀把那么多有才华的青年人团结在您的周围?”

玻尔答道:

“没有什么秘诀,只是我不害怕在他们面前显露我的愚蠢。”

img43

1961年玻尔(前排右四)访问苏联时,与朗道(前排右三)等人的合影

玻尔的这句话,成了国际科学界盛传的名言。但是,在一次重述这句话时,朗道却把“我的愚蠢”说成了“他们的愚蠢”。

这当然是一时的疏忽,但是朗道的领导和朋友卡皮查却说,朗道其实没有说错,这句说错的话正好表明他的作风和玻尔不同。也就是说,玻尔批评别人时语气非常缓和,总害怕挫伤了别人的感情;而朗道批评别人时(当然包括他的学生们)总是非常尖锐,往往使别人下不了台(“显露他们的愚蠢”)。

朗道和小女孩的对话

我们知道,爱因斯坦、普朗克、海森伯和薛定谔这些大物理学家都嗜好音乐,在乐器上都有一手绝活。据说爱因斯坦的小提琴拉得很出色,有专业水准,而普朗克弹得一手好钢琴……但是朗道对于音乐完全没有兴趣。

有一次,他看到一个同事的8岁小女孩娜塔莎在哭泣。朗道问她为什么哭,原来她是在伤心在学校里唱歌成绩不理想。朗道马上安慰她说:

“别哭,娜塔莎,我也不会唱歌。但是你看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20世纪50年代中期,原子弹是人们聊天时的一个话题。那个小女孩见到朗道就问什么是原子弹。朗道十分认真、清楚地做了解释。好奇的女孩接着问:

“一切都是由原子组成的,我也是吗?”

“是的”,朗道答。

不料小女孩进一步问:

“那么,我为什么不爆炸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