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费曼简介资料_最喜欢恶作剧

时间:2018-05-16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69 次

理查德·费曼简介资料_最喜欢恶作剧

理查德·费曼(1918—1988),美国理论物理学家。

1965年因为在量子电动力学方面所做的对基本粒子学有深刻影响的基础工作,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美国物理学家费曼

为住单间略施骗术

1943年,费曼来到洛斯·阿拉莫斯基地的国家实验室,与许多科学家一起开始研制原子弹。刚来到基地时,宿舍还没完全盖好,因而理论物理学家们暂时要两人住一间。但费曼根本不愿意和别人同住。

刚去的第一天晚上,费曼一人住一间。他立即动脑筋设法把房间据为己有。他的行李中有几箱他妻子的东西,他拿出一件女式睡衣放到另一张床上,还随意将几件衣服扔在上面;他又拿出几双拖鞋,在厕所地板上撒一些香粉。总之,费曼要让别人认为这儿住着两个人。(www.guayunfan.com)

那天晚上他回屋时,发现他的计划十分成功,没有第二个人住进去。第二天上班时,他又照章办理。如此四天过去了,所有的人都安置好了,再不会有第二个人被安排住费曼的房间了。但费曼没料到,他的骗术受到指挥部门的注意。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宿舍清洁女工在白天清理宿舍时,发觉出了麻烦事:有女人在费曼的宿舍里睡觉!她立即报告了女工头,女工头又报告了上尉,上尉上报给上校。就这样像爬阶梯一样,一直经过将军们传到了指挥部。

指挥部传下话来,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将所有东西放好,房间打扫干净,且看以后动静如何。结果,接连四天“都有女人进了费曼的房间”。怎么对付这一意外情况呢?苦苦思索的结果是,指挥部宣布了一条规定——女子不得进入男宿舍!

这一规定引起了物理学家们的普遍不满,大家就此展开了辩论,并决定选一名代表。费曼光荣当选为集体宿舍的代表与指挥部交涉。

捉弄特勒

费曼的撬锁功夫在洛斯·阿拉莫斯是颇有名气的,他也喜欢施展这方面的本领。不管用什么方法锁住的密件,费曼总能设法把密件“偷”出来。每次成功后,他就会洋洋得意地在全体员工会议上提意见,说不能这样存放重要密件,需要换一把更好的锁才行。

有一次,他的同事特勒在会场上问费曼:

“如果把重要密件不放进档案柜里,而放进书桌的抽屉里,这样是否稳当些?”

费曼说:

“这我不知道,因为我没见过您书桌的抽屉。”

特勒坐在前面,费曼坐在后面。乘人们不注意时,费曼溜出会场到特勒办公室看特勒的抽屉去了。他发现,根本用不着撬抽屉上的锁,只需用手从后下方就能将文件从抽屉中抽出来,就像抽厕所里的手纸一样。抽出一张,带出一张,接着,又是一张……费曼就这样把这抽屉里倒霉的东西全抽出来了。他把这些文件堆放到另一个地方,然后回到了会场。

会议正好要结束,大家都准备往外走。费曼随着人群走近特勒,说:“去看看你的书桌抽屉吧。”

“好。”

走进他的办公室,他指给费曼看他的书桌。

费曼看着书桌说:

“这桌子看上去挺好的,看看里边有些什么东西吧。”

“我非常乐意让你看”,说着特勒就插进钥匙打开抽屉,还加了一句:“如果你还没有亲眼看过的话。”

特勒已经先看出了费曼的鬼名堂。

费曼对此曾感叹地说:

“跟特勒这样高度聪明的人耍诡计是不容易的,想捉弄他以取乐,简直没门!”

“我要住日本式的旅馆里”

有一年,费曼去日本东京参加一个国际理论物理学会议。他被主人安排到一个地道的欧式旅馆里。

第二天早晨,费曼把会务组的日本人找到他房间里说:

“我要住在日本式的旅馆。”

“这恐怕不可能,费曼教授。”

费曼早就听说过,日本人很有礼貌,但非常固执,对他们必须坚持己见。费曼决定像日本人那样,既固执,又礼貌。这是一场心理战,前后共30分钟。

“您为什么要住日本式的旅馆?”

“因为住在这儿,我并没有感到我自己是在日本。”

“可是日本人的住房里没有桌子。”

“那正是我所希望的,我要体验一下那是怎么回事。”

日本人坚持:“而且没有椅子,您得坐在地板上。”

费曼“高兴”得手舞足蹈:“那真充满了乐趣!那也正是我所寻求的。”

最后,那位日本人说出真正的原因:“如果您住在另一个旅馆里,交通车在到会场的路上要多停一次。”

“这好说”,费曼手一挥:“早晨我先到这个旅馆,在这里乘交通车,怎么样?”

“那么,行!就这样吧。……啊,还有一个问题,会议文件总是在这儿交给每个与会者的。”

费曼挥了一下手:

“好办!我早晨来这个旅馆时,找到给我的文件。”

费曼终于住进了日本式旅馆。他发觉:真是太妙了,实在值得!

费曼学习日语

费曼在日本开会时想顺便学一下日语,每天他在一个日本人那里学一小时。一天,先生告诉他,“请别人来看你的花园”与“我可以看你的花园吗?”这两个句子中“看”要用不同的日本字。先生并没有故弄玄虚,又说:

“‘去看寺庙里的花园’中‘看’的日本字又不同,因为寺庙是圣地,用字必须更敬重些。”

用三个不同的字来表达同一个“看”的意思,费曼觉得学起来太难了。费曼想,自己只需学会科技日语,或许科技日语方面会简洁些吧。

第二天,费曼对办公室的日本同行说:

“‘我解狄拉克方程’,日本话怎么说?”

日本同行如此这般地解答了。

“OK,‘你会解狄拉克方程吗?’日本语怎么说?”

“那你要对‘解’用另一个日本字。”

费曼分辩道:“为什么?我解与你解不都是做同一件事么?”

“是啊,但是为了礼貌起见,需要用不同的日本字。”

于是,费曼停止了学习日语。

拒绝贿赂

一天,费曼接到一个电话,是加利福尼亚教育委员会打来的,邀请他参加州里的课程委员会,选择公立学校孩子们的教科书。教育委员会认为如果有一位善于科学地应用数学的教授来参加这个委员会,会使教材更为完善。

费曼认为如果不与州政府合作是不好的,于是同意接受邀请。哪里知道他答应以后不久,他就不断地收到出版商的信和电话。他们说,“我们非常高兴地听说你在委员会里,因为我们确实希望有一个科学家……”,“在委员会里有一个科学家真是好极了,因为我们的书是科学引导的……”。他们还说:“我们非常乐意向您解释我们的书……愿意为您解决如何鉴别书而效劳……”

然而费曼总是这样回答:

“不劳你们解释,我肯定书本身会作出解释的。”

作为委员会成员,费曼有时需要去旧金山开会。一天傍晚在旅馆下榻后,他决定出去转转并吃点东西。刚跨出电梯,坐在旅馆门廊长凳上的两个人迎上前来说:

“晚上好,费曼先生,您去哪儿?要我们陪您看看吗?”

原来他们是某个出版公司的人,所以费曼不想与他们打交道,就说:“我出去吃饭。”

“我们带您出去吃。”

“不,我愿意自个吃。”

“那么,无论您要什么,我们都可以帮您。”

费曼不能无礼,于是说:“哦,我要出去为自己找麻烦。”

“即使是这样,我想我们也能帮上忙。”

“不,我想我会自己解决问题的。”

费曼是何等聪明的人,他当然会有办法谢绝这两个出版商的“美意”。

拒绝高薪聘请的原因

费曼刚到加州理工学院工作后,曾一度想转到康乃尔大学任教,康乃尔大学当然是求之不得,欣然欢迎费曼光临。可是加州理工学院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使费曼恋恋不舍——这儿不同学科领域的人,在不同发现之间的相互交流与沟通,使他觉得很愉快和受到激励。这种难得的传统使他又决定不离开加州理工学院了。

后来芝加哥大学在费米去世后也想让费曼去工作,并许诺给他优厚的待遇,薪水是他眼下所得的三到四倍。但是费曼却拒绝了,而且他的理由也非同一般。他在信里写道:

在得知你们提供的待遇以后,我的决定是我必须拒绝。我不得不拒绝这样好的待遇的理由如下:因为这么一来,我就可以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找一个美丽的情妇,金屋藏娇,给她买漂亮的东西……在得到你们提供的待遇后,我确实能办到。而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怎样。我会为她有数不完的担忧,担心她的所作所为所思;当我回家时,我们会有争吵……诸如此类的事会发生。所有这些麻烦一定会让我不舒服,不快活,我就无法好好研究物理,结果是一团糟,对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没有任何好处。因此我决定:不能接受你们的聘书。

就这样,费曼一直在加州理工学院工作,直到他逝世。

学习素描

有一次费曼与一位画家发生了争论:到底是科学家还是艺术家不懂自然的美?两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最后两人达成了一个明智的协议:费曼学绘画,画家学物理,相互学习。

过了许多日子,费曼绘画大有长进,甚至有人出高价收藏他的素描;可那位画家的物理学习几乎毫无长进!于是又出现了一个新的争论焦点:画家是一个比费曼好的老师,还是费曼是一个比画家好的学生?

后来费曼甚至可以在加州理工学院俱乐部举办画展。其中有一张素描引起了教授们的注意,这是一个漂亮的金发白肤模特儿的肖像。

费曼开始作这幅画时打算研究阴影:他在模特儿齐腿高的边上放一盏灯,并且让灯光向上。在画面上,观者可以看到女郎的躯干、鼻子投射的影子,也可以看到她那隆起的乳房及其阴影。费曼把这幅画取名为“居里夫人观察镭的放射性”。他打算表达的意境是:人们仅仅认为居里夫人是镭的一部分,而忘了居里夫人也是一个女人,是一个有漂亮头发、赤裸乳房及女性所有一切特点的女人。

一位艺术爱好者找到费曼,问道:

“费曼教授,请您告诉我,您的这些素描是用照片画的还是用模特儿画的?”

“我总是直接用摆姿势的模特儿画素描。”

“啊,那么您如何请到居里夫人为您摆姿势呢?”

如果我们知道,居里夫人去世时,费曼才16岁,我们大约会觉得这位艺术爱好者的提问实在可笑。

韵  律

科学实际上也是一种艺术,这是每一个作出重要贡献的科学家都一致承认的。费曼对诗歌中韵律的感受证明了这一点。

有一位研究生热爱英国女诗人爱迪丝·西特韦尔的诗,认为她华丽的辞藻及不和谐的爵士乐韵律,使诗句呈现出与众不同的现代感。他常大声朗诵她的诗句。费曼一听也立即喜欢上爱迪丝的诗,于是也拿起她的书,愉快地吟诵起来。

爱迪丝·西特韦尔在她的书里说:

“韵律是梦想和现实之间的主要翻译者之一,声音世界中的韵律,或许可以比拟为视觉世界中的光。”

对费曼而言,韵律是良药,也是润滑剂,有时他的思绪会随着多变的鼓声起伏。他的朋友们也注意到,他想象中的鼓声就从他的指尖流出,他无休止地敲着桌子和笔记本。

爱迪丝·西特韦尔还说:

当一个宇宙在我脑海中形成时,

我有梦,虽然我尚未成眠——

世界和白天的思绪逐个涌现。

当一切皆为可能,仍循我梦而来。

“大人物”摇颈铃

费曼见了乐器就想动动,这是很多人都领教过的。

有一次,他到加拿大的温哥华给那儿的学生作报告。到那所学校后,他发现学生们正在地下室开晚会,乐队正在演奏具有热烈节奏的摇滚乐,很有水平。费曼被告知,有一个特别的颈铃放在旁边没有用,乐队队员们看见费曼双睛放光,就极力怂恿他去摇那空着的颈铃。费曼摇了一下,在音乐节奏极强的气氛中,费曼很快兴奋起来,使劲而又极合拍地摇着颈铃。

费曼在热情奔放地敲巴西的一种邦戈鼓

晚会结束后,组织晚会的年轻人告诉费曼,乐队指挥非常满意摇颈铃的人,还说:

“天啊!那个摇颈铃的是谁呀?他还真摇出了节奏!告诉大家,这个晚会本来是为一位来做报告的大人物举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没有来,我也没见到这位大人物是什么样子。”

还有一次,一位年轻的女舞蹈家看见费曼敲巴西的邦戈鼓,敲得很有两下子,建议他到旧金山为一个芭蕾舞剧团击鼓。费曼跃跃欲试,但他提出一个坚决的要求,那就是不准向任何人透露他是一个物理教授、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其他的一些胡话”。

费曼说:

“英国作家约翰逊说得好,一条狗只用后腿走路,总不如它用四条腿走得好。我不愿意担着物理教授的名义去做击鼓手,我只是从洛杉矶来的一个敲鼓的家伙。”

费曼的两句格言

费曼有两句箴言很能表示他的研究风格。

第一句,“我不能创造的东西我也不理解”(What I cannot create I do not understand)。

第二句,“(我)知道怎样去解每一个已被解决的问题”(I know how to solve every problem that has been solved)。

这两句格言,是他行事的信条。如果你以为这两句格言实在不怎么样,那么当你了解了下面两件事以后,你对这两条格言就会有不同的理解了。

他从来不依据教科书来理解物理,他力图使自己重新发现和发明所有的物理定律。例如,他用了近五年的时间重新研究量子力学,结果发明了量子力学的一种崭新的形式——“路径积分形式”,让全球物理学家惊诧莫名和大开眼界。这是第一句格言的体现。

有一次,他在一个进修班讲课时,一位听课的老师没听懂。于是费曼把这个问题在新生班上又讲一次。后来他在进修班上说:

“我在新生班讲,无法向他们解释清楚,这说明我实际上还没弄懂这个问题。”

他坚持认为,只要真的懂透了,就一定能阐述清楚。这是第二句格言的体现,即所谓“深入浅出”是也!

讨厌装腔作势

费曼讨厌装腔作势的人。他在伊撒楞的时候,就极力想打破人们对他的“大师情节”。有一次学生们送他一件T恤,上面印着一条有翅膀的蛇和五颜六色的图案。他看了以后开玩笑地说:

“太好了,这就是本大师的道袍!”

img53

费曼穿着有五颜六色的图案和长着翅膀的蛇的“大师道袍”

费曼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对于一般很在乎别人怎么想的人来说,费曼的行为确实有一些让人感到奇怪。他的身边总会有一些崇拜他的年轻人,他们对费曼毕恭毕敬。费曼就是希望摆脱这种形象,想让大家知道他只是一个平常的人。

他希望大家都能够抛开伪装、坦诚相待,与他一起感受大自然的美妙。由于他和善而又风趣,连一些独来独往的人都抢着参加他的研习班。

他是一个不平凡的人,却又极力表现得平凡。这本来难能可贵,但不幸的是,他越是这样却越是有人认为他在作秀、在卖弄。例如,同事盖尔曼总是认为费曼在装腔作势,而且到处这样表达自己的看法。

拒绝删改

费曼的自传《别闹了,费曼先生!》出版以后,一时非常畅销,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这时有一位德国出版商想得到这本书的发行权,就写信给费曼商量;但是他又说,因为德国人的品位较高,因此他想删去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

费曼的自传《别闹了,费曼先生!》一书的英文版封面

费曼看完信以后,有一些生气,他在回复这位出版商的时候巧妙地写道:

“谢谢您的来信,您说您希望删去书里面无关紧要的部分以迎合贵国读者比较挑剔的品味。我必须拒绝您的请求,因为对于高品位的读者来说,这本书的所有内容大概都不堪入目。”

与盖尔曼相互改名字

中国有一句老话:一个笼子里容不下两只叫公鸡。

加州理工学院里有两个物理学天才——费曼和盖尔曼。两人都绝顶聪明,都先后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学奖。他们两人几乎无法相容,常常相互讽刺、相互嘲笑。有一次,霍金在这所学院访问时听盖尔曼的课。当盖尔曼发现费曼混在听众里的时候,他就讲一些平庸的内容,费曼觉得没有意思,就离开了教室。

等费曼一离开,盖尔曼叹了一口气,接下去开始讲精彩的内容。霍金对此完全不能理解。

最有趣的是,有一次两人为弱相互作用理论发生争论的时候,费曼威胁说,他要把盖尔曼名字中的小杠去掉(Gell-Mann),变成Gellman(果冻人);盖尔曼则反唇相讥,说要在费曼(Feynman)的名字里加上一个小杠(Feyn-man),成为“狂人”。

寻找“挑战者号”失事的原因

1986年1月28日美国“挑战者号”太空飞船发射升空后几秒钟罹难,七名宇航员捐躯。费曼在电视上目睹了飞船爆炸,对死难者深表难过。几天后费曼接到一个电话,是国家宇航局打来的,请他到华盛顿担任调查飞船事故原因委员会的成员。

一开始费曼不想承担这个任务,他征求妻子的意见,妻子说:

“如果你不去的话,委员会里的十二个人,不管走到哪里,总是纠结在一起。但是,如果你在委员会里,其中十一个人会纠结在一起,从这里跑到那里;而那第十二个人,就是你——会走遍所有的地方,检查各种不正常的事端。也许并没有什么故障存在,但是如果有的话,你肯定会发现它。没有别人能像你这样调查。”

知夫莫如妻,如他太太所预言的那样,果然是费曼找到了“挑战者号”飞船遇难的症结所在。他发现飞船上的一个零件——一个O形橡皮垫圈,在0℃以下失去了弹性。为了在听证会上向电视观众阐明这个问题,他亲手演示了一个实验,把橡皮圈放入冰水中,用手挤压它,在几秒钟内橡皮圈拒绝恢复原形。

美国总统里根感谢费曼为发现“挑战者号”失事原因,与他合影,并留下了签名。

img55

美国总统里根与费曼的合影(照片下面是里根总统的签名)

事故的原因找到了,费曼成了美国电视观众心目中的英雄。为什么是费曼而不是别人找到事故原因呢?这是很多人希望知道的。其实他的妻子已经说得十分明白了。

费曼问路的技巧

费曼在受到邀请外出开会时,常常不注意邀请人的住址或电话,因为他想到了地方东道主总会派人来接应;即使没有接应他可以跟着其他与会者一起走,总能找到会议地点的,用不着事先去着急。

1957年,他去北卡罗来纳州大学参加一个有关引力的会议。由于其他事的耽搁。到会议开始后的第二天他才到达目的地,下了飞机后,他走到机场管理出租车部门,告诉调度员:“我想去北卡大学。”

调度员说:

“哪个北卡?有两个北卡,一个是在洛州的北卡,另一个是教会山的北卡。”

费曼从来没有料到居然会有两个北卡,他愣了,心想一定有一所大学离得近些。于是问道:

“它们坐落在哪里?”

“一个在北,一个在南,离此地差不多远近。”

这一回麻烦了,费曼没有随身带上任何有关会议日程的通知,也没有遇到一个像他那样迟到一两天的与会者能与他同行。

但是费曼马上有了主意,说:

“听着,大会是昨天开始的,所以必然有许多人昨天从这里经过,让我给你形容一下这些人,他们一定有些趾高气扬,边走边说话,走路却漫不经心,彼此还谈论着诸如引力……之类的话。”

调度员一听,眼睛立即亮起来了,对费曼说:

“噢,对了,你指的是教会山的那一个。”

调度员马上叫来一部计程车,对司机说:

“把这位先生送到教会山的大学去。”

就这样,费曼找到了会议场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