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削弱诸侯,加强中央集权

时间:2018-05-12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7 次

汉武帝削弱诸侯,加强中央集权

政治是一种艺术,任何一位高明的帝王,都不会只用单一的手段去解决政治问题。汉武帝作为一个具有雄才大略的帝王,自然对此也是轻车熟路。他在前朝诸侯王不断作乱的情况下,终于找到了不断削弱诸侯实力的有效方法——推思令。通过这种方法,诸侯国逐渐由大到小,由小到无。从而一步步消除了诸侯谋反的可能性,为中央集权的巩固和加强开了一付灵丹妙药 。

诸侯王骄纵不法

汉初,各诸侯王国力量较小,朝廷易于控制,它们在巩固汉帝国的统治中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随着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诸侯王的势力日益膨胀,逐渐成了朝廷的威胁。这些诸侯王“出入拟于天子”,甚至不听天子之诏,觊觎天子之位。文帝前三年(前117年),济北王刘兴居乘文帝去太原击匈奴之机,发动武装叛乱,开了王国反抗中央之端。三年之后,淮南王刘长又步其后尘。这两起叛乱虽然被平定,但其他诸侯王的不臣之迹却愈来愈明显,他们在积聚力量,相机而动。

到了汉景帝时,终于爆发了最大的一次诸侯王叛乱事件——七国之乱。这次由七个诸侯国联合发动的叛乱,虽然最终也被平息下去,但它对汉中央政权的打击很大。因此,从那时起,中央一直采取抑制诸侯的政策。王国的行政权由中央派官员负责,诸侯王只享有封国内的租税,其他一概无权过问。

汉武帝继位后,大臣们推行前朝抑制、打击诸侯王的政策。经常向武帝汇报和揭发诸侯王的过失和劣迹,有时还召来诸侯王的部下,逼迫他们检举诸侯王的罪过。诸侯王们惶惶不可终日。

建元二年(前138年)冬十月,代王刘登、长沙王刘发、中山王刘胜、洛川王刘明来京朝见武帝。武帝设宴款待。宴会上刘胜突然大放悲声,向武帝哭诉了官吏侵夺欺凌诸侯王的种种事情。刚刚继承皇位的武帝,既要限制诸侯王势力的膨胀,防止对帝位造成威胁,又要利用血缘关系维护统治。为了笼络宗室,武帝下诏增加优待诸侯王的礼遇,废止有关官吏检举诸侯王不法行为的文书,以体现天子对宗室的亲亲之情。

对诸侯国政策上的宽容,使得一些诸侯王又骄奢淫逸起来。他们在封国中,无视朝廷法律,有的杀人抢掠财物,有的奸淫妇女,荒淫乱伦,有的甚至谋害朝廷派去执政的国相,采取种种手段,与朝廷暗中对抗。如胶西王刘端为人狠毒狡诈阴险,多次触犯朝廷法律。

朝廷派人调查他的情况,他便暗中派人调查执法大臣的罪状,抓住把柄,有罪的向朝廷汇报,无罪的就下药毒死,这样伤害了许多朝廷的命官。赵王刘彭祖,表面恭谦有礼,而内怀歹毒。每逢朝廷派来国相,他都穿着粗布衣服亲自去迎接。在谈话时他故意设下圈套,引诱国相说些犯忌讳的话,若稍有失言,便偷偷记下来,进行要挟,使国相乖乖受制,如不听从,便上书告发,进行诬陷。刘彭祖为王60余年,皇上派来的国相没有能任满二年的,都因罪被罢免。严重的受诛,轻的受刑。因此,大臣谁都不敢去赵国任相治事,他便独专国权。(www.guayunfan.com)

“推恩令”缩小封地

诸侯王的不法行径,不仅激化了封国内的阶级矛盾,而且直接破坏了封建国家的统治秩序,削弱了中央对地方的控制。武帝在对匈奴作战的繁忙国事中,不得不分神考虑如何妥善处理日渐发展的封国势力。

新受武帝宠幸的侍从之臣中大夫主父偃,猜透了武帝的心思。一天,向武帝奏道:“陛下,如今诸侯之势日有所增,臣以为实非社稷之福!”主父偃的话语出惊人,正中武帝下怀。武帝点了点头,让他说下去。主父偃接着说:“古代的时候,诸侯的封国方圆不过百里,朝廷强,封国弱,所以容易控制。现在,诸侯王有的连城数十座,封地方圆千里。朝廷对他们的约束宽缓,他们就骄横奢侈,荒淫作乱;对他们约束稍稍一严,他们就会凭借自己的强大而联合起来反抗朝廷;如果以法削割他们的封地,他们就会萌发反叛的念头,发生像吴、楚七国之乱那样的事情。”说到这里,主父偃略略停顿了一下,他要看看武帝的反应。

“那么大夫对此有何高见呢?”武帝急切地问。

主父偃胸有成竹地说:“臣以为可行推恩之策。现在诸侯王的子弟有的多达十几人,而只有嫡长子继承王位,其他的人虽然也都是诸侯王的亲生骨肉,却不能享到一尺的封地,这就使得仁孝之道不能充分地体现出来。陛下可下诏给诸侯王,允许把朝廷给他们的恩惠推及到其他子弟的身上,用本国的封地立众子弟为侯。这样,得到土地和爵位的人,个个都会高兴,感谢皇上的恩德。皇上广泛推恩,诸侯国的领地越分越小,势力也就自然衰弱。如此,还用朝廷强力去削夺吗?臣不敏,愿陛下采择施行!”

汉武帝听了,连称妙策。夸奖道:“大夫确实不负朕的信重!”

武帝采纳主父偃的“推恩策”,暗示梁王刘襄、城阳王刘延先做出个表率。元朔二年(前127年)正月,二王上书,奏请愿将部分属邑分与其弟。武帝立即批准,并下诏说:“诸侯王中有人想推广自己所享受的恩惠,分封领地给众子弟者,可一一奏报,朕将亲自给他们确定封邑的名号。”于是,各诸侯王纷纷报呈,请求推恩。从元朔二年(前127年)至征和二年(前91年),武帝共“推恩”分封王子侯178人。有的诸侯王国最多分封为33个侯国,一般的也都是分封为10余个侯国。这些新分封的侯国,由朝廷定封号,归属于各郡统辖。武帝后期,朝廷直辖的郡由汉初的15个扩展到80余个。昔日诸侯王国“连城数十,地方千里”的局面已不复存在。

汉武帝贯彻生父偃提出的“推恩策”,是非常厉害的一招。一方面,那些势力强大的诸侯王被削弱了,他们再也无力和中央对抗;另一方面,那些由贯彻“推恩令”分得了土地的王子侯们,对武帝十分感激,一箭双雕,无论从哪方面讲,都对加强中央集权有利,十分符合武帝的心意。

谋反者予以一网打尽

正当“推恩令”顺利执行的时候,发生了淮南王刘安和衡山王刘赐谋反的事件。

刘安和刘赐是亲兄弟,是武帝的堂叔。刘安本是个喜欢读书、弹琴的人,聪明好学,写得一手好文章;他的文学造诣很高,连武帝也很钦佩。《汉书》说武帝让他写解释《离骚》的《离骚传》,“旦受诏,日食时上”,也就是一天就完成了。武帝在给刘安写信时总要反复推敲,字斟句酌,写完之后还要请大文豪司马相如润色一番,以便在叔父面前表现自己的才华。

但刘安是个有野心的人。他招揽宾客数千,这些宾客有的是学问家,也有许多轻浮之辈,他们常常怂恿刘安的野心。建元六年(前135),天上出现大彗星,就有几个术士对刘安说:“孝景之时,吴楚起兵,天上曾经出现彗星,星长不过几尺,但血流千里。这次彗星大多了,横贯天际,恐怕要有更大的战乱啦!”

刘安想,武帝这时还没有儿子,一旦大乱,天下诸侯都起来争夺皇位,谁当皇帝就要看实力了。于是他暗暗积蓄人力、物力、财力,修治兵器,派自己的女儿刘陵到长安去结交、收买武帝近臣,探听消息,随时准备起兵。

淮南王的密谋活动不久便走露了风声。一天,淮南王宫的禁卫官雷被与太子刘迁比剑,伤着了刘迁。刘安为此斥责雷被,并把他撤职。雷被便潜逃到长安,向武帝告发淮南王要谋反。

刘安还做好了登基后用的皇帝之玺,以及丞相、御史大夫、文武百官之印,还制定了起兵反叛的计划。对这一切,武帝都派人了解得清清楚楚。元狩元年(前122),刘安和衡山王刘赐谋反,武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派廷尉的属官率兵包围了淮南王宫,刘安、及其同党被一网打尽。刘赐与刘安有勾结,这次也一块儿被捕了。结果是,刘安、刘赐二人自杀,两位王后、太子及参加谋反的人,都被处死,那些与刘安有过交往的人,也都被判死刑。

为了进一步削弱诸侯王,武帝又制定了“附益之法”,禁止诸侯王交结宾客,限制诸侯王的活动,仅让他们得到“衣食租税”,不许他们参与政事。元鼎五年(前112年),武帝为祭祀宗庙,规定诸侯国必须奉献助祭的“酎(zhoòu)金”,又以所献酎金分量不足或成色不好,废掉了106个列侯。武帝还制定“左官之律”,把那些到诸侯王那里去做官的人称为“左官”,“左官”是被歧视的,他们再也不能到中央政府去当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