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循环现象的发现

时间:2018-05-08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41 次

血液循环现象的发现

1616年,英国医学家哈维公布了自己所发现的血液循环理论,即人体内的血液是循环的,它分为体循环和肺循环两部分。血液从左心室进入动脉,流到全身各处后,再汇集到静脉,然后流回右心房,这叫体循环;血液由右心室进入动脉,流经肺部,然后由静脉流回左心房,这叫肺循环。这个发现,奠定了近代医学的基础。

对血液的最早论述是由亚里士多德提出的,他十分错误地以为人体内(血管内)充满着空气。这种错误的说法延续了几百年,直到公元2世纪才被古罗马的名医盖仑否定。盖仑设想,人体内有一个由肝脏、心脏和大脑组成的循环系统。

在肝脏中,人体所吸收的食物转化为血液,这些血液携带着“自然灵气”,通过静脉流向身体各个部位,再通过同样的静脉流回肝脏。在这里,血液的运动恰如潮水的涨落,来来回回,永不停息。当血液流到心脏后,大部分流了回去,一少部分从右心室透过隔膜上的小孔进入左心室。在左心室里,这些血液与来自肺部的空气混合,形成“生命灵气”,再由动脉传送到身体各部位并被吸收。其中,进入大脑的那部分血液与“动物灵气”融合,然后流动到身体各处的肌肉和感官中。

盖仑是医学界的权威,他的血液理论自然是不容置疑的真理。因此,后来关于血液流动的探索停止了1000年。

16世纪中叶,比利时学者维萨里在解剖动物时发现,心脏的中隔很厚,没有可见的孔道,盖仑关于左心室与右心室之间有小孔相通的观点是错误的。但他没有猜测到人体内的血液是循环的。他的理论激怒了教会,因为教会利用盖仑的医学为他们的教义服务,对他的错误赋予巨大的权威。只要谁违反了盖仑主义,就会被指控为异教徒而遭到迫害。1563年,维萨里被宗教法庭拘禁、审讯,作为异教徒被判了死刑,但被菲利普二世赦免。1564年,他在从耶路撒冷回来的途中,在希腊的扎金索斯岛去世。(www.guayunfan.com)

维萨里死后,他在巴黎大学读书时结交的好友塞维塔斯继续进行科学试验,包括当时被禁止的人体解剖。1553年,塞维塔斯出版了《基督教的复兴》一书。在这部宗教专著中,他用6页的篇幅阐述了自己发现的肺循环:血液从右心室通过肺动脉流入肺部,同吸入的新鲜空气相结合,再经肺静脉流入左心房,完成一次循环过程。这个循环,又称小循环。

塞维塔斯的肺循环理论是生理学发展史上的一次革命,同时也是对宗教神学的一次冲击,因此冒犯了教会。尽管《基督教的复兴》是秘密出版的,但最终还是被教会查了出来,塞维塔斯被判处火刑。塞维塔斯逃到日内瓦,不久,又被抓住。1553年10月27日,年仅42岁的塞维塔斯在日内瓦被教徒们烧死,死前还被活活地烧烤了两个钟头。

塞维塔斯的死,并没有吓退献身科学和真理的人们。1603年,意大利外科教授法布里修斯公开出版了著作《论静脉瓣膜》。在这本书中,他描述了静脉内壁上的小瓣膜,它的奇异之处在于永远朝着心脏的方向打开,而向相反的方向关闭。遗憾的是法布里修斯没有认识到这些瓣膜的意义。

在前人科学探索的基础上,哈维最终创立了血液循环理论。在解剖一些大动物时,哈维仔细观察了心脏的内部结构。他发现,这些心脏犹如一个水泵,当它收缩的时候,血液就被压出去。那么,血液从心脏里泵出来后,流到哪里去了呢?

哈维用蛇做实验。他把活蛇杀死,剖开,用镊子夹住大动脉,观察后发现:镊子以下的动脉很快就瘪了;镊子与心脏之间的动脉和心脏,膨胀开来,越来越鼓,颜色变深。而松开镊子以后,心脏及动脉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后来,哈维又做了一个类似的实验,他用镊子夹住大静脉,切断心脏与镊子以下的静脉通路。这时,他看到:镊子和心脏之间的静脉,马上就瘪了;同时,心脏变小,颜色变浅。松开镊子,在瘪下去的一段静脉中,马上就有血液流过,心脏的大小和颜色也恢复如初。

人体内的血液是否这样?哈维请来一名身体削瘦、臂上大静脉清晰可见的人。他用绷带扎紧这人的上臂。过一会儿,摸摸绷带以下的动脉,无论在肘窝还是在手腕,都不跳动了,而绷带以上的动脉,却跳得十分厉害;绷带以上的静脉瘪下去了,而绷带以下的静脉,却鼓胀了起来。这表明心脏中的血液来自静脉,而动脉则是心脏向外泵吐血液的通道。

哈维做解剖实验时发现,心脏分为左右两部分,每一部分又分为上下两个腔,这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左心房、左心室、右心房、右心室。他算过这样一笔账:人的左心室容量为2盎司(1盎司=28.35克),以心脏每分钟搏动72次计算,每小时由左心室进入主动脉的血液流量应为8640盎司(约等于244.9千克),这个数字相当于普通人体重量的3倍多。而肝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决不可能制造出如此之多的血液来。惟一正确的解释是:体内血液是循环流动的。

1616年,哈维在演讲中宣布了他的血液循环理论。他说,在心脏收缩时,心脏里的血液流到动脉里;而静脉里的血液,又流回了心脏。总之,血液在体内是循环流动的。但哈维并未说明动脉、静脉末端的相互联系问题。

哈维的演讲当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他深入研究,总结整理,撰成一部划时代的专著《心血运动论》。这部只有72页的著作于1628年出版后,立即遭到教会和一些保守学者的攻击。有人甚至评价说:这本书是“虚妄的、荒谬的、有害的”!幸好,哈维当时是英国国王查理一世的御医,受到国王的宠幸,这才使他没有像前辈维萨里、塞维塔斯那样付出生命的代价。

1661年,即哈维逝世后的第四年,意大利科学家马尔比基在显微镜下观察到毛细血管的存在。正是这些肉眼看不见的微小血管,把动脉和静脉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可循环的管道”。这进一步证实了哈维的血液循环理论的正确性。

哈维的贡献是划时代的,他的工作标志着新的生命科学的开始,属于发端于16世纪的科学革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的《心血运动论》一书也像《天体运行论》等著作一样,成为科学革命时期以及整个科学史上极为重要的文献。

哈维创立的血液循环理论,彻底推翻了盖仑的“血液潮汐论”,宣告了生命科学新纪元的到来。恩格斯高度评价了哈维的科学成就。他指出:“哈维由于发现血液循环而把生理学确立为科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