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梁刺股的故事简介_悬梁刺股的故事启示

时间:2018-04-19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340 次

悬梁刺股的故事简介_悬梁刺股的故事启示

齐国利用孙膑的计策,打败魏军之后,又过了5年(公元前338年),秦孝公得病死了,太子即位,就是惠文王。他做太子的时候,因为反对新法,给商鞅定了罪,割去他的师傅公子虔的鼻子,又把另一个师傅公孙贾脸上刺了字。如今他当上了国君,公子虔和公孙贾他们就得了势了。这一帮人都是商鞅的冤家对头,以前的仇恨可得清算一下。秦惠文王就把商鞅加了个谋叛的罪名,把他杀了。

秦国杀了商鞅,可并没改变商鞅的法令。在战国七雄里边,最强盛的就数秦国。是联合起来抵抗秦国呢,还是联合秦国来保存自己,六国诸侯都不能不考虑这个问题,于是出现了“合纵”和“连横”两种主张。“连横”就是说,中原诸侯应当跟秦国亲善,造成东西联盟的局面。从地理上看,东西连成一条横线,所以叫“连横”。“合纵”就是说,中原诸侯应当联合起来一同抵抗西方的秦国,造成南北联盟的局面。从地理上看,南北合成一条直线,所以叫“合纵”(“纵”就是“直”或“竖”的意思)。就在这种时势下,出来了两个能说会道的政客,借着合纵连横的事儿,追名逐利,东游西说,闹得天下鸡犬不宁。

那个借着合纵出名的人叫苏秦。他是洛阳人,本来没有一定的主张,合纵也好,连横也好,他只打算仗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弄到一官半职就行,不论哪个君王,只要给他官做,都可以做他的主子。他想先去见周天王,可是人家不给他在天王跟前推荐,他就改变了主意,上秦国去了。他见了秦惠文王就说连横怎么怎么好,秦国这样强大,正好一步步去兼并六国。谁知道秦惠文王自从杀了商鞅之后,就不大喜欢外来的客人。他听完了苏秦的话,挺客气地回绝了他,说:“我的翅膀还没长得那么硬,哪儿能飞得高呐?先生的话挺有道理。可是我先得准备几年,等到翅膀硬了,再请教先生。”(www.guayunfan.com)

苏秦碰了个软钉子,可并没死心,还想叫秦王用他。他费了好多工夫,写了一封长信,帮秦惠文王出主意,去并吞列国。他把这封长信献给秦惠文王。秦惠文王潦潦草草地看了看,就搁在一边。苏秦在秦国耐着性子等了一年多,家里带来的盘缠(chán)都花光了,身上的衣服也破旧了,眼瞧着再呆下去,吃饭住店的钱也没有了,他只好回家去了。

苏秦回到家里,可还丢不下做官发财的念头。他独个儿琢磨着:“秦国不用我,还可以去找六国。我拿利害去打动六国的君王,难道他们就没有一个肯用我的。”苏秦一心想升官发财,就开始研究起兵法来了。有时候念书念累了,眼皮粘到一块儿怎么也睁不开。他气急了,骂自己没出息,拿起锥子在大腿上刺了一下(文言叫“刺股”),当时血都流出来了。这一下子,精神可来了,接着又念下去。据民间传说,苏秦因为有时候太累了,就扑在案头上打瞌睡,他自己生自己的气,还想办法不让自己打瞌睡。他拿根绳子一头吊在房梁上,一头吊住自己的头发。

他脑袋一扑到案头上去,那根绳子就把他揪住,这么脑袋一顿,头发一揪,就把他揪醒了(文言叫“悬梁”,据记载,苏秦曾经“刺股”,“悬梁”是汉朝人的故事)。他这么悬梁刺股,苦苦地熬了一年多工夫,居然也读熟了姜太公的兵法,记熟了各国的地形、政治情况、军事力量。他还研究了诸侯的心理,将来当说客的时候好迎合他们,说动他们重用他。苏秦觉得自己做官的资本准备得差不多了,跟他兄弟苏代、苏厉商量,说:“我的学业已经成功了。天下的富贵只要我一伸手就能拿到。要是你们能给我凑点盘缠,能让我周游列国,等到我出头了,我一定推荐你们。”他又把姜太公的兵法和中原列国的形势讲给他们听。他们给他说服了,就拿出钱来送他动身。

公元前334年,苏秦到了燕国,见了国君燕文公,对他说:“燕国在列国当中,虽说有2 000里土地,几十万士兵,600辆兵车,6 000多骑兵,要是跟西边的赵国、南边的齐国一比,可就显出力量不够来了。近几年来,赵国强大了,齐国强大了。可是强大的国家老打仗,弱小的燕国反倒太平无事。大王您知道这里头的缘故吗?”燕文公说。“不知道。”苏秦说:“燕国没受到秦国的侵略,是因为有赵国挡住秦国。秦国离燕国远,就是要来侵犯的话,必须路过赵国。

因此,秦国决不能越过赵国来打燕国。可是赵国要来打燕国,那就太容易了,早上发兵,下午就能到。大王不跟近邻的赵国交好,反倒把土地送给挺远的秦国,这种做法很不好。要是大王用我的计策,先去跟邻近的赵国订立盟约,然后再去联络中原诸侯一同抵抗秦国。这样,燕国才能够真正安稳。”燕文公很赞成苏秦的办法,就怕列国诸侯心不齐。苏秦说他愿意先去跟赵国商量。燕文公就供给他礼物、路费、车马和底下人,请他去跟赵国接头。

苏秦到了赵国,赵肃侯听到燕国有客人来,亲自去迎接。他对苏秦说:“贵客光临,有何指教?”苏秦说:“如今中原各国,最强盛的就是赵国,秦国最注目的也就是赵国。可是秦国不敢发兵来侵犯,还不是因为西南边有韩国和魏国挡住秦国吗?

可有一样,韩国和魏国并没有高山大河可以防守,真要是秦国发大军去打韩国和魏国的话,这两国很难抵抗。如果韩国、魏国投降了秦国,赵国可就保不住了。我仔细研究了列国的地形和政治,中原列国的土地比秦国大5倍,列国的军队比秦国多10倍。要是赵、韩、魏、燕、齐、楚六国联合起来一同抵抗西方的秦国,还怕打不过它吗?为什么一个一个都断送自己的土地去奉承秦国呐?六国不联合起来,单独地向秦国割地求和,绝不是办法。

要知道六国的土地有限,秦国的贪心不足。要是大王约会诸侯,结为兄弟,订立盟约,不论秦国侵犯哪一国,其余五国一同去帮它。这样,一个孤立的秦国还敢欺负联合起来的六国吗?我说咱们不如约会列国诸侯到洹水(又叫安阳河,从山西省流到河南省,洹huán)来开个大会,商量共同抗秦的大事。”赵肃侯听了苏秦合纵抗秦的计策,完全同意。他就拜苏秦为相国,把赵国的相印交给他,又给了他一百辆车马、一千斤金子(古时候铜也叫做金)、一百双玉璧、一千匹绸缎,叫他去约会各国诸侯。

苏秦当上了赵国的相国,乐得轻飘飘的,好像在云端里似的。他准备先到韩国和魏国去联络。他刚要动身的时候,赵肃侯召他入朝,说有要紧的事商议。苏秦连忙去见赵肃侯。赵肃侯对他说;“刚才边界上来了报告,说秦国进攻魏国,把魏国打败了,魏王向秦国求和,把河北的十座城割让给秦国了。

万一秦国侵犯过来怎么办呐?”苏秦心里吓了一跳,他想:要是秦国军队到了赵国,赵国一定会像魏国一样割地求和,他那合纵的计策不就吹了吗?他做官发财的本钱不就完了吗?苏秦可没显出心慌的样子,他很镇静地说。“秦国的军队刚打了魏国,已经累了,一时不会打到这儿来的。万一来了,我也有退兵的办法。”赵肃侯说:“既是这样,你先别出去。要是秦国的兵马不过来,到那时候你再动身吧。”苏秦只好留下,请赵肃侯加紧准备,防御敌人。

苏秦回到相府里着实担心。末了,他想出个法子来;他要利用一个人,叫秦国不来攻打赵国。可有一层,那个人也非常机灵,哪儿能让苏秦利用呐?苏秦必须使出很巧妙的高招儿来才行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