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政变的直接原因_慈溪戊戌政变的原因

时间:2018-04-18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84 次

戊戌政变的直接原因_慈溪戊戌政变的原因

光绪二十四年(1898)六月十一日,光绪帝颁布“明定国是”诏,标志了百日维新的开始,也预示着帝党和后党之争进入了决战阶段。光绪帝的这一举动,慈禧极为重视,六月十五日,迫使光绪帝连下三道上谕:一、免除支持变法的翁同和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的职务,逐回江苏原籍;二、命直隶总督王文韶入京陛见,任命荣禄署理直隶总督,不久又授荣禄为直隶总督兼办理北洋通商事务大臣,节制直隶境内董福祥(甘军)、聂士成(武毅军)及袁世凯(新建陆军)三军;

三、嗣后在廷臣工如蒙赏加品级及补授文武一品暨满汉侍郎,均须具折诣太后前谢恩,各省将军、督抚、都统、提督等官亦同。接着,慈禧又分别命崇礼、怀塔布和刚毅控制守卫京都与颐和园的卫戍部队,命裕禄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并在内廷布满亲信太监,监视光绪帝和维新派活动。

这样,光绪变法从一开始,后党势力就抓到了军政实权,以北京西郊颐和园、天津直隶总督衙门为据点,部署力量,作好了政变准备。(www.guayunfan.com)

光绪帝不顾后党的严重威胁,继续推行变法维新。七月八日,后党御使文悌因参奏康有为“任意妄为,遍结言官,把持国是”,而被革职;九月四日,礼部尚书怀塔布、许应骙及侍郎堃岫、徐会沣、溥颋、曾广汉等六人阻挠主事王照条陈事务而被革职,赏王照三品顶戴并四品京堂候补;随后又赏谭嗣同、杨锐、刘光等、林旭以四品卿衔,在军机章京(清代官名,满语“管事”之意)上行走,参与新政;九月七日,从总理衙门中赶走对抗变法的李鸿章和敬信。

这一系列措施使新政改革走上轨道,同时也使帝党同后党的矛盾达到白热化的程度。庆亲王奕劻内务府总管大臣立山和属僚数十人以及太监李莲英,看到形势危机,竟跪在慈禧面前失声痛哭,控告光绪帝,恳请皇太后临朝“训政”。

是年九月,后党加快了政变步伐。怀塔布、杨崇伊衔慈禧之命赴天津与荣禄密谋,预定十月底慈禧、光绪同赴天津阅兵时,发动政变,废黜光绪帝,捕杀维新派人士。风声日紧,形势十分危急,康有为急向光绪帝进策:一、仿照日本设立参谋部,收回军权,皇帝自为海陆军大元帅;二、改元为维新元年,断发易服,以示变法决心;三、迁都上海,摆脱后党圈禁。同时又深感武装的重要,便把希望寄托于拥有七千人重兵并曾加入强学会的袁世凯身上。

康有为先派亲信弟子徐仁禄到小站探察,获息袁世凯表示拥帝,致使康有为、谭嗣同认为“可救上者只此一人”,于是就密奏光绪帮结袁以备不测。九月十六日、十七日,光绪帝两次召见袁世凯,破格赏以侍郎候补。

专办练兵事务;面谕袁“与荣禄各干各事”使其不受掣肘。然而,袁世凯在光绪帝召见之后,便立即去辞谒军机大臣裕禄、刚毅、王文韶,乞求宽谅。九月中旬,光绪帝已感大祸临头,先于十三日向康有为等下密诏,称“今朕位几不保,汝康有为、杨锐、林旭、谭嗣同、刘光等等,可妥速密筹,设法相救”。由于杨锐带此密诏不敢传出,光绪帝不见康有为等回音,就于十七日又密谕康有为出逃,前往上海督办官报,“将来更效驰驱,共建大业”。

第二天,康有为从林旭处得两密诏后,立即召集谭嗣同、梁启超、康广仁、徐世昌等在南海会馆共商对策,大家见面后抱头痛哭,一筹莫展,最后决定孤注一掷,由谭嗣同携密诏去劝说袁世凯举兵勤王。当日深夜,谭嗣同赴袁世凯寓所法华寺,请袁起兵杀荣禄、围慈禧太后所居颐和园,实行兵谏,以此来保卫光绪帝执政。

袁世凯佯作许诺,正色厉声表示竭死力救“圣主”,“诛杀荣禄如杀一狗耳!”九月二十日,袁世凯请训回天津,光绪帝赐密诏,命其保护新政。袁世凯再表“忠心”,但是当他回天津后,立即向荣禄告密,表示要为“缉捕奸谋,效忠太后”尽力。

当袁世凯应召从津赴京陛见时,后党就立即调聂士成五千人兵力开赴天津陈家沟一带布防,切断了北京与小站间通道。九月十八日,董福祥甘军开进北京城,扬言京师有大变。九月十九日,慈禧太后自颐和园赶回紫禁城。九月二十一日凌晨,慈禧发动宫廷政变,幽禁光绪帝于中南海瀛台,并用光绪帝名义发布上谕,“再三吁恳慈恩训政”,宣布慈禧重新“垂帘听政”,下令废除变法法令。九月二十二日,荣禄派兵三千人在京城搜捕维新派和帝党人士。

政变前后,维新派曾议定由李提摩太(英传教士)、容闳、梁启超分别去见英、美、日三国公使,求其设法救助光绪帝和维新派,结果都落空。康有为得到英国保护,逃奔香港,后去日本;梁启超得到日本保护,逃至日本横滨。九月二十八日,谭嗣同、林旭、刘光第、杨锐、杨深秀、康广仁等六人(史称“戊戌六君子”)同时被杀害于北京菜市口。谭嗣同临刑前悲愤喊出“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康有为、梁启超被通缉;维新派官员陈宝箴、江标、黄遵宪等数十人被革职或流放;除京师大学堂外,新政全部废止。戊戌变法失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