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之变简述_土木之变简单概括

时间:2018-04-17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491 次

土木之变简述_土木之变简单概括

明初专制主义集权的发展,使皇帝的权力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但这也为大权旁落、政治腐败埋下了祸根。太祖朱元璋、成祖朱棣,以及仁宗、宣宗都是很勤政的皇帝,在他们的亲临统治下,内阁大学士和司礼监太监只是扮演协助皇帝处理政务的角色,而且内阁与宦官相互牵制,相辅为用。但到明中叶,英宗、景帝、宪宗、孝宗、武宗等长期不理朝政,于是宦官专政、阁臣纷争交替出现,致使明朝的政治危机日益加深。

洪武初年,明太祖朱元璋吸取了历史上宦官专权引起国家混乱的教训,规定宦官不得读书识字,不得干预政事,镌刻一块铁牌放置在宫门,上书“内臣不得干预政事,预者斩”,对宦官控制很严。成祖朱棣因夺帝位曾得助于宦官,特别信任身边的宦官,在他迁都北京以后,就在东安门外设立“东厂”,让亲信太监做东厂提督,专门刺探大臣和百姓当中有没有谋反嫌疑的人。到了明宣宗的时候,司礼监秉笔太监可以帮皇帝批阅奏章,这样,秉笔太监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皇帝的代笔人和代言人,这就为后来宦官假借皇权、操纵政务提供了条件。

宦官专权,始于英宗时的王振。王振,蔚州(今河北蔚县)人,年轻的时候读过书,曾在县里当教官,后来因为犯罪,本来该充军,正好遇到皇宫招太监,就趁机净身进宫,为宫人们教书,因此被称为“王先生”。后来,明宣宗派他侍奉太子朱祁镇读书,很快王振就升为司礼监太监。宣宗死后,刚满九岁的太子朱祁镇即位,即明英宗。英宗年幼,敬畏王振,仍称呼他为“先生”。起先,太后对王振是心存戒备的,并且以他服侍皇帝,致使皇帝起居不规律为由想处死他,后来在英宗的请求下宽免了他。自此,王振处处小心谨慎,尽己之能表现忠心,博得了太后和受命辅政的“三杨”(杨荣、杨士奇、杨溥三位内阁大臣)的信任。当太后和“三杨”相继故去或离任后,王振终于趁机把朝廷军政大权抓在手里。朝廷大员谁敢得罪王振,不是被撤职,就是被充军。一些王公贵戚都讨王振的好,称呼他“翁父”,尽显谄媚丑态。(www.guayunfan.com)

这个时候,我国北方蒙古族的瓦剌部强大起来,统一蒙古诸部,其首领也先企图恢复大元天下。正统十四年(1449),也先派遣两千使节向明朝政府进献马匹,但他谎称有三千人,以多领赏赐。瓦剌贡使冒领赏赐,原是习以为常的事,王振本来就与瓦剌勾结,每年都接受也先的贿赂,对瓦剌贡使的冒领都加以庇护。但这次王振让礼部按实际人数给予赏赐,还削减了五分之四的马价。也先得报后勃然大怒,率领各部,分兵四路大举向内地骚扰:东路,由脱脱不花与兀良哈部进攻辽东;西路,派别将进攻甘州(甘肃张掖);中路为进攻的重点,又分为两支,一支由阿剌知院所统率,直攻宣府围赤城,另一支由也先亲率进攻大同。也先一路兵精将强,大同陷落,大同参将吴浩战死于猫儿庄。

边境告急,明英宗慌忙召集大臣商量怎么对付。大同离王振的家乡蔚州不远,王振在蔚州有大批田产,他怕蔚州被瓦剌军侵占,竭力主张英宗带兵亲征。兵部尚书邝埜和侍郎于谦认为朝廷没有充分准备,不能亲征。但朱祁镇不听劝谏,偏信王振,决意亲征。英宗命弟弟郕王朱祁钰留守北京,兵部侍郎于谦留京代理兵部事务。正统十四年(1449)七月十六日,朱祁镇跟王振、邝埜等官员,率领五十万大军从北京出发,浩浩荡荡向大同赶去。

这次出兵,一切军政事务皆由王振专断,随征的文武大臣却不能参预,而且组织混乱,军纪涣散。又连日遇到大风暴雨,没有走几天,粮草就接济不上了,兵士们又饿又冷,叫苦连天。到了大同附近,兵士们看到郊外的田野里,到处都横着明军兵士的尸体,更加人心惶惶。兵部尚书邝埜和户部尚书王佐屡次劝英宗退兵,王振大发淫威,命他们跪在草丛中,直到天快黑了才将他们放回去。

明军进到大同后,也先为诱明军深入,主动北撤。王振看到瓦剌军北撤,更加坚持北进,过了几天,王振的同党,大同的镇守太监郭敬把前线惨败的消息密告王振,王振感到情况危急,才下令退兵回北京。退兵本来是越快越好,但是王振却想让皇帝驾临他老家蔚州,以摆摆威风。于是,几十万将士离开大同,往蔚州方向跑了四十里地。可王振又想起这么多的兵马到了蔚州,他家田园里的庄稼岂不要遭到损失,又匆匆忙忙下令向东折返回来,往宣府方向走。这样一折腾,拖延了时间,被瓦剌的大队骑兵追击赶上。

明军一面抵抗,一面败退,狼狈地逃至土木堡(今河北怀柔东南)。那时候,太阳刚刚下山,随从的文武官员都劝英宗趁天没黑,再赶一阵路,进了怀来城再休息,瓦剌军赶来,也可以坚守。可是王振却因为装运他财产的几辆车子还没到,硬要大军在土木堡停下来。邝埜一再上奏让皇帝立即驾车进入居庸关,自己组织精锐部队断后,但都被王振阻止不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瓦剌军赶到了土木堡,把明军紧紧包围起来。土木堡名叫“堡”,其实没有什么城堡可守。明军大队人马赶了几天路,口渴得像火烧,但是土木堡地势高,没有水源,士兵们就地挖井,挖了两丈多深,也没有水。土木堡南面十五里的地方有条河,但已经被瓦剌军占领了。也先担心明军人数众多,打硬仗会遭到巨大损失,就假装退兵,并派人到明军处讲和。

明英宗和王振信以为真,十分高兴,下命令让士兵先到附近找水喝。士兵们争先恐后地跳出壕沟往河边跑,乱成一团,将领们也制止不了。此时,早就埋伏在四周的瓦剌军兵一举冲杀过来,瓦刺骑兵冲入阵中,挥舞长刀,大声吆喝着:“丢下刀投降者不杀!”明军士兵一听,纷纷丢盔弃甲,狂奔乱逃,很多士兵被踩踏而死,道路全部被拥堵。明英宗和王振带着一批禁军,几次想突围都没冲出去。平时作威作福的王振,这时候被吓得身体直发抖。禁军将领樊忠早就恨透了这个祸国殃民的奸贼,气愤地说:“我为天下诛此贼!”抡起手里的大铁锤一锤锤死王振。而明英宗却被瓦剌军俘虏,邝埜等五十余位大臣在混战中战死,英宗所率明朝精锐部队几乎全部被断送。

这次战役,明史上称为“土木之变”,是世界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之一。土木之变影响深远,成为明王朝由初期进入中期、由盛到衰的重大转折点,受此重创的明朝军队几乎再也没有振作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