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三大疑案_明朝宫廷三大疑案简述

时间:2018-04-17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31 次

晚明三大疑案_明朝宫廷三大疑案简述

明朝末期宫廷中,曾连续发生了三桩案件:万历朝的梃击案,泰昌朝的红丸案和天启朝移宫案。这三起案件本身都不是什么大事,但在当时都成为朝臣激烈争论的政治事件,弄得满朝风雨,因此被合称“三大案”,这三大案标志着明末纷乱和衰亡的开始。

三大案,实际都起因于“国本之争”。所谓“国本”就是册立太子的问题。按照明朝祖制,皇帝应立嫡长子,即正宫皇后所生长子为太子,如果没有嫡子就应按照年龄立长子为太子。明朝万历年间,立太子的问题曾引起朝廷激烈争论。神宗皇后无子,王贵妃生子常洛,郑贵妃生子常洵,常洛为长子,常洵为第三子。但因王妃不受宠,常洛也得不到皇帝的喜爱;神宗宠爱郑妃,郑贵妃所生皇三子朱常洵为神宗所钟爱,郑氏与神宗“密誓”立常洵为太子。

朝臣依据祖制立嫡立长的法纲力争,但神宗皇帝总以各种借口拖延不立。直至万历二十九年(1601)十月,在皇太后的干预和众大臣一再奏请的压力下才无奈颁立朱常洛为太子,同时也封常洵为福王,藩国洛阳。按照明制,皇子被封王后,年满十四岁后就应离开京城到自己的封国去,但福王托故不肯走,这又引起了群臣的疑虑,进而引发党争,宫廷三大案也就是在这种形势下接连发生的。

万历四十三年(1615)五月的一天,天色刚黑,一名宫外男子手持枣木棍闯入大内东华门,一直打到太子居住的慈庆宫,击伤守门太监,直到前殿檐下,才被内监擒住。第二天,太子得报,命法司提审。御史刘廷元审问后称:犯人名叫张差,疑为一个疯子。(www.guayunfan.com)

刑部再审,结果相同。于是,准备按疯癫结案。后刑部主事王之寀恐吓他,如不从实招供就饿死他,张差招出是受马三舅和李外公的指使。王之寀将这个情况报告神宗后,群臣纷纷上疏要求重审。在这种压力下,刑部会同十三司会审,查明张差是京畿白莲教的成员,其首领为马三道、李守才,他们与郑贵妃宫内的左右执侍太监庞保、刘成勾结,派张差打入宫内,梃击太子宫。

此案的发生,震惊了宫内和朝野,一时议论纷纷,多数官员都怀疑是郑贵妃为帮常洵夺取太子位而主使张差谋害太子。神宗恐怕进一步调查会牵涉郑贵妃,极力调解太子与郑贵妃的矛盾,一方面怒责郑贵妃,一方面亲自到慈庆宫,乞求太子解围。太子本慈善,又见郑贵妃惊恐哭诉,就同意按照疯癫处理。神宗立即下令将张差凌迟处死。但在审问庞保、刘成时,二人竭力狡辩,为防节外生枝,神宗传谕将他俩在内廷秘密处决,马三道、李守才被发配远方戍守。案子草草了结,后来借机免了王之寀的官,天启初年,王之寀复职,上《复仇疏》,重提梃击案,并连及红丸案,于是一场暂时平息的轩然大波又被掀起。

万历四十八年(1620)七月,神宗驾崩。八月初一,朱常洛即位,是为光宗,年号泰昌。常洛自幼不得父亲喜爱,十三岁才出阁读书,又长期辍读,经历坎坷。即位前的几十年中,他孤僻、压抑,于是沉湎酒色,恣情纵欲,这无疑影响到他的身体健康状况,正当中年的光宗却体弱多病。颇具心计的郑贵妃为取悦新帝,保全自己,从侍女中挑选了四个能弹会唱的美女进献给光宗,又竭力笼络光宗的宠妃李选侍,二人合谋,欲以美人计为自己请封皇太后和皇后之号。贪婪酒色的泰昌帝纳四名美女后,起居更无节制,八月初十便病倒了。

此时,司礼监秉笔、掌管御药房的内医崔文升来为皇帝看病。他本应用培元固本之药,却反用去热通利之药,使光宗腹泻不止,委顿不堪。崔文升的进药引起朝臣的惊诧。舆论认为崔文升进药是受郑贵妃指使,欲置皇上于死地。八月二十九日,鸿胪寺丞李可灼进献一红丸,自称仙丹妙药。光宗惧怕死亡,决计服用。朝臣都不敢拿主意,李可灼见此景,就自己先服下一丸,光宗随后也服一丸,顿觉四肢和暖舒畅。等朝臣退去,再进一丸,于次日凌晨即死。可怜光宗只当了二十九天的皇帝就归天了。

事后,大臣们联想到梃击案以来的风波,不禁疑窦丛生。认为光宗之死是因为用药的错误,应追究崔文升和李可灼之罪,并查出幕后主使。有人认为,崔文升是受神宗郑贵妃指使,故意用泻药使光宗元气不能恢复;有人认为,是内阁首辅方从哲推荐李可灼进药使光宗死,方有弑君之罪。一时间,朝臣间互相攻讦,各党派之间极力争辩。最后,新登极的天启皇帝朱由校迫于舆论压力,罢免内阁首辅方从哲,将崔文升发配南京,李可灼充军。但泰昌帝之死到底是什么原因,始终未解,“红丸案”成为明宫疑案之一。

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七月至九月一日,万历、泰昌两帝相继而亡,新帝即位之事关系着国家的命运,成为朝野关注的焦点。朱常洛死后,其长子朱由校登基,是为熹宗,年号天启。熹宗因其父光宗朱常洛不得宠爱,自幼也备受冷落,直到神宗临死前才留下遗嘱,册立其为皇太孙。熹宗的生母王才人本来位尊于李选侍之上,但因李选侍受宠,她备受李选侍凌辱而致死。

光宗即位后,倚仗皇帝的宠爱李选侍随住乾清宫。之前,郑贵妃以侍候神宗病体为名住进乾清宫,神宗死后就不肯搬出,后在朝臣的压力下才移居慈宁宫。光宗死后,按照规矩李选侍也必须搬出,让新皇帝搬进。但在光宗时就要谋取皇后地位的李选侍又企图借新帝年少之便,掌握大权,以熹宗养母身份留居乾清宫,不肯搬出。她还与太监魏忠贤密谋挟持朱由校,欲争当皇太后,此举引起朝臣的极力反对。光宗驾崩当日,杨涟、刘一燝等朝臣就直奔乾清宫,要求哭临泰昌帝,请见太子朱由校,商谈即位之事,但受到李选侍的阻拦。

在大臣们的力争下,李选侍方准朱由校与大臣们见面。杨涟、刘一燝等见到朱由校立即叩首山呼万岁,并保护朱由校离开乾清宫,到文华殿接受群臣的礼拜,决定以本月六日举行登基大典。朝臣们联合上疏要求李选侍移出乾清宫,其中以御史左光斗的言辞最为激烈。

他说,李选侍既非嫡母,又非生母,俨然居正宫,而让太子居慈庆宫,名分倒置。还说,如果不早采取措施,听任李选侍专制,就会再次出现武后(唐武则天)之祸。但李选侍仍没有移宫之意。直到新帝登基的前一天,杨涟、刘一燝、方从哲等内阁大臣站在乾清宫门外,迫使李选侍移出。朱由校的东宫伴读太监王安在乾清宫内力驱,李选侍万般无奈,怀抱所生八公主,仓促离开乾清宫,移居哕鸾宫。次日,熹宗正式即皇帝位。

梃击案、红丸案和移宫案一直是天启朝争论的问题。后来,太监魏忠贤擅权时,曾编《三朝要典》,推翻前案,借此陷害异己。崇祯帝即位后,铲除魏忠贤,又将各案翻过来。但三案成为明末党争的口实,一直持续到南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