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贯简介_宋朝童贯和蔡京专权的资料

时间:2018-04-16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437 次

童贯简介_宋朝童贯和蔡京专权的资料

宋徽宗统治期间,统治集团更加荒淫贪婪,阶级矛盾不断地被激化,那时,在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民谣:“打破筒、泼了菜,便是人间好世界。”这“筒”和“菜”指的就是徽宗政府把持朝政的童贯和蔡京。

童贯是个宦官,在苏杭创建应奉局、花石纲等机构的就是他。什么是花石纲呢?这要从徽宗的嗜好说起。宋徽宗是一个很有艺术细胞的皇帝,诗词、书画、戏曲,样样精通,他尤其喜欢收藏。收藏什么?可不是小东西,而是奇花异石,草木禽兽。皇帝有这样的爱好,一些奸佞小人自然要投其所好,争先恐后地献宝。从徽宗即位的第三年开始,童贯就接受圣命,在江南的苏州和杭州创建了造作局、应奉局等。一方面把工匠中的高手集中起来,专门为宫中制造各种器物;另一方面在江南搜罗奇花异石、珍稀树木。不过,所谓的“搜罗”简直与抢劫无异,哪家要是有奇异的石头、珍贵的大树,士兵进屋就贴上黄封,这东西就不再属于你的了。等到运输时,小的石头还好办,遇上大树大石可就麻烦了。不过他们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拆房推墙,把人家院墙全拆了,东西不就出来了吗?如果这花石长在高山深谷中,百姓就更遭殃了。为了拿到这些花石,要动用大量的人力去劈山凿石,而且还要限期完成,结果弄得中等人家都不免遭遇破产的命运,那穷苦人家的境况就更不用说了,除了卖儿卖女已别无他法。(www.guayunfan.com)

花石采集到了,如何从江南运到京城开封呢?当时只能走水运,这样一来,有船的人家就难逃此劫了。官船、民船全被征用,就连运粮船、商船也是照抢不误。运输时,众多的船只首尾相接,络绎不绝,这些船只每十船组成一纲,称为“花石纲”。奇花异石运到京城后,为徽宗在京城北门外重建延福宫,结果竟建成了五座富丽堂皇的宫殿,被称做“延福五位”,并由此形成一座拥有奇花异木、珍禽异兽的皇家名园。此后,又在宫城东北角兴建万岁山,后改名为“艮岳”,历经八年始建成。其实,用来供徽宗享乐的四方珍奇也不过是其中的十分之一,绝大部分都进入了蔡京等人的私囊。

徽宗整日陶醉于美轮美奂的建筑中,却不想如此浩大的工程,是怎样的劳民伤财!东南地区人民为花石纲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多少人力竭饿死,多少人家破人亡,而且如此大兴土木,国库也被消耗殆尽,社会走向了全面的衰败。

同时,北宋的衰亡,与徽宗重用奸臣蔡京有着直接的关系。

在神宗时,蔡京就已经是地方官,后来升为了开封府尹。哲宗刚即位时,司马光废除新法,恢复旧法,限期五日把免役法改回差役法,官员们都认为时间太短,无法实施,唯有蔡京竟然在他管辖的州县中五日内全部改行了差役法。虽然当时司马光对其大加赞赏,但通过这件事却足以暴露出蔡京为媚上而置百姓的死活于不顾的丑恶嘴脸。哲宗亲政后,重新恢复新法。宰相章惇设立专门机构让大家来研讨新旧法的利弊,面对众人的各种意见,章惇不知该如何是好,而此时蔡京对章惇说:“现在是恢复先皇旧制,又不是另立一个新法,根本就没有必要进行研讨。”一经提醒,章惇恍然大悟,马上恢复了免役法。令司马光和章惇都束手无策的事,对蔡京来说却是易如反掌,这不能不说蔡京确有才干,但他在这两件截然相反的事件中的表现,把他的奸邪之心也暴露无遗。

徽宗即位后,蔡京结识了童贯,善画丹青的他不断把自己画的屏障、扇面等送给童贯,徽宗见到这些东西,对蔡京颇有好感。当时朝中的宰相是韩忠彦和曾布,二人一向不和,曾布便在徽宗面前力荐蔡京。想让蔡京来对付韩忠彦。结果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韩忠彦、曾布相继被罢相,而蔡京则出任宰相,独揽大权了。

蔡京上台,打着恢复新法的幌子,全盘否定了元祐年间的政策,并对元祐大臣及其子弟进行大清洗,数百人被贬官。他还在端礼门外树了一块党人碑,把司马光、文彦博、苏轼、程颐等一百二十名被他划为“奸党”的名字刻在了上面。除此之外,凡是和他不和的,他都不会放过,朝廷中的言官也全部遭贬。同时,蔡京还全面禁止元祐学术,也就是周敦颐、二程等人的理学,他大兴文禁,致使人们只要一说话就会犯忌,尤其是文人更是动辄犯忌,惹祸上身。此时的北宋朝廷已是暗无天日了。蔡京对官员的任免更是任意而行,他曾经一次就让四十多人一起升官,当然他也能让上百人一起遭贬。

然而,徽宗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任蔡京胡行。为造成国库富足的假象,蔡京滥印大面额的货币,造成极为严重的通货膨胀,使宋朝的经济受到了致命的打击。蔡京引诱徽宗挥霍享乐,搜奇石,造艮岳,致使东南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从而导致了方腊起义,人心思乱。朝中的大臣们痛恨蔡京的恶行,不断地寻找机会扳倒蔡京,但奇怪的是蔡京三度被罢相,而又三度重新为相,徽宗每一次下决心罢免了蔡京后,时隔不久,都会重新再起用他,这使得蔡京的气焰更为嚣张,他最后一次做宰相时已经七十八岁了。也许蔡京没有想到,他最终毁在了自己儿子的手里。由于蔡攸嫉妒他的弟弟蔡涤专权,便出面揭发了蔡涤的恶行,致使蔡涤一夜之间变成了平民百姓。徽宗顾及蔡京的面子,便让他自己辞职,在童贯的再三催逼下,蔡京才无可奈何地呈上了辞职书,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宰相的宝座。后来,金人南下,钦宗迫于朝野压力,对蔡京一贬再贬,最后蔡京病死于赴贬所途中。

蔡京独揽朝纲二十余年,恶迹累累,祸国殃民,致使忠臣离朝,奸佞当道,经济衰败,民心涣散,从而加速了北宋的灭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