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红玉简介_梁红玉擂鼓战金山

时间:2018-04-08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410 次

梁红玉简介_梁红玉擂鼓战金山

在苏州灵岩山有一座“宋韩蕲王墓”,在墓的不远处有一高约二丈五尺的神道碑,碑额刻有宋孝宗手书的“中兴佐命定国元勋之碑”字样,碑上还刻有一万余字的碑文。这座墓的主人就是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与夫人梁红玉。

故事要从北宋说起。一天,童贯率领众军平定方腊后,班师回朝,走到京口时,召来营妓,也就是军中的艺人,喝酒取乐。一时间,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走了出来,其中的一个女子飒爽英姿,卓尔不群,她就是梁红玉。

梁红玉以舞剑、弹唱吸引了众多将领,但梁红玉始终保持着不卑不亢的态度。在席上将领们争相吹嘘自己的经历,只有健壮、老实的韩世忠默默不语。梁红玉上下打量着韩世忠,只见他身材魁伟,虎背熊腰,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男子汉的味道,尤其是他不喜张扬的性格更使梁红玉佩服之至。而梁红玉不为权贵所动的态度也深深地吸引了韩世忠。二人惺惺相惜,英雄美人终成眷属。(www.guayunfan.com)

此后梁红玉随同韩世忠转战各地。靖康之变后,康王赵构在江南建立南宋,定都临安。金兵不断入侵,韩世忠带兵出征。由于韩世忠手握兵权,为不使朝廷见疑,梁红玉主动留在了临安。建炎三年(1129),苗傅、刘正彦发动兵变,逼高宗退位,另立幼主为帝。前方的将士听到京城发生变故的消息,纷纷要求回兵,大元帅张浚派韩世忠回京平叛。

而苗刘二人一听说韩世忠前来讨伐,便要梁红玉去秀州劝说韩世忠,不要向京城进兵,与此同时,他们将韩世忠的儿子韩亮扣押起来做了人质。梁红玉快马赶到秀州与韩世忠会合。此时,梁红玉处在了两难之中。作为一个母亲,怎能不顾念扣押在叛军手中的儿子,而作为一个将领,又怎能置国家的安危于不顾呢?梁红玉在痛苦中作出了抉择。夫妇二人调动兵马,里应外合,一举平定了苗、刘叛乱,维护了高宗的统治。

内乱刚平,外患又生,金军主帅兀术率领金兵再度南侵,直指南宋都城临安。高宗慌忙出逃,避难海上。金军一路穷追不舍,攻城陷州。此时,屯兵在长江沿线的韩世忠听到消息后急忙整顿兵马,沿运河水陆两岸齐头并进,抢先占领金山(在镇江西北)、焦山(在镇江东北),以截断金兀术的归路。果然不出所料,金兀术害怕在南方深入太久,于己不利,决定率兵北撤。行至金山,与韩世忠的军队遭遇。金兀术遥望江面,看见战船上的士兵阵容严整、士气高涨、旌旗飞扬,与别的军队大不相同,知道是个劲敌。又望见对方坐船上面,树着一面大旗,上绣一硕大的“韩”字,金兀术点了点头,对部下说:“原来是韩世忠!此人可是个劲敌!”金兀术给韩世忠下了战书,约定第二天开战。

晚上,韩世忠与梁红玉相商破敌之策,梁红玉对韩世忠说:“目前的状况是敌众我寡,如果与他们正面战斗是难以取胜的。不过,他们是北方人,不熟悉水性,这是他们的弱点。明天交战时我们分为两队,一队用弓箭、火炮狙击他,另一队设下埋伏从两翼杀敌,重点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

中路由我统领,用枪炮矢石射住他,不让他前进得太快,并且战且退,引他入黄天荡(今江苏南京市东北)。黄天荡看上去十分开阔,却是一条死港,金兀术必定带他的部队向左右冲击,谋求脱身。这时你就带军马,看我中军的旗号行事,我坐在船楼上面,击鼓挥旗,鼓起则进,鼓住则守。我以举旗为号,旗往东,你就往东杀,旗往西,你就向西杀。如果能杀了金兀术,那就是特大的胜利;如果杀不了他,也可挫其锐气。”韩世忠十分赞同夫人的计策,二人遂分头去作准备。

第二天早晨,梁红玉全副武装坐在中军的楼船上面。敌军见一女子出战,顿生轻敌之心。不料却被梁红玉专门训练出的女兵队伍打得丢盔卸甲,宋军将士士气高昂。战场上战旗猎猎,鼓声震天,韩世忠率军与金兵在宽阔的长江江面上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搏斗。金兵虽然高大蛮勇,但不识水性,更不习惯于水战,他们在小船上东摇西晃,战斗力因此而大大减少。而宋军士兵个个水生水长,身体灵巧,打得金兵胆战心惊。又有一些力大无穷的勇士把铁链大钩飞抛到金兵的小船上,然后用力一拽,船就翻了。一只只船接连被拽翻,金兵纷纷落水,无力抵抗。

梁红玉擂动战鼓,宋兵听到急急如雨的鼓点,士气更加高涨,越战越勇。金兀术眼见得兵败如山倒,急忙收拾残兵败将向黄天荡逃去,可他哪里知道,黄天荡是个死港,有进无出。当他发现前面没有出路时,已经后退无门了。金兀术返身向来路攻击试图打开缺口,但他来到荡口时,只见韩世忠的战船一字排列在荡口,他数次欲冲出重围,却一次次被击退,致使损兵折将,而韩世忠把守荡口岿然不动。金兀术只得又退入黄天荡内,此时他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粮草几乎用尽,很多士兵又因水土不服,接连死亡,战斗力直线下降。金兀术思来想去,只得以重赏寻找出路,他派出侦察兵,到各处侦察地形。

而此时韩世忠却认为金兵粮草已断,只要再围困一些日子,金兵不投降,也得饿死,所以便停止了进攻。梁红玉虽屡劝韩世忠加紧进攻,一举消灭金兵,免得节外生枝。但韩世忠却不以为然。果不出梁红玉所料,韩世忠的懈怠,恰恰给了金兀术喘息的机会。在被围困四十八天后,金兀术在夜间用金蝉脱壳的计策指挥军队偷偷地挖开日久淤塞、早已废弃的老鹳河故道,溜出了韩世忠的包围圈。随后金兀术又在牛头山遇到援军“岳家军”,遭到岳飞的伏击。次日,韩世忠率船队追来,金兀术采用火攻,突袭宋军的战船,宋军败退,金兀术带着数骑兵马趁机渡江返回了江北。

黄天荡一仗,金兀术大兵有十万之多,而韩世忠、梁红玉的兵马只有八千人,韩世忠用梁红玉的计谋,以少于敌军十分之一的兵力包围敌军达四十八天之久,令金军闻风丧胆,再也不敢轻易过长江南侵。

韩世忠、梁红玉功不可没,朝廷也给予他们极高的封赏。但梁红玉却亲自上疏弹劾韩世忠失职,致使金兵突破江防逃脱,请求给予处罚。宋高宗看了梁红玉的奏章后,当廷宣读,君臣都为梁红玉的举动所震惊。高宗也深为梁红玉的举动所感动,不仅没有追究韩世忠在此战中应负的责任,而且此后还不断地重用和提拔韩世忠。韩世忠的低调做人和梁红玉的聪明睿智,使得他们巧妙地避开了高宗的猜忌和秦桧的陷害,得以终老天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