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工厂奥斯维辛集中营

时间:2019-02-18  栏目:历史故事  

杀人工厂奥斯维辛集中营 img175 1939年9月波兰被德国侵占后,德国纳粹分子便打算修建一座集中营,来满足日益增长的西里西亚地区波兰犯人的关押问题。纳粹分子看中的地点是奥斯维辛,它位于波兰南部小波兰省境内。 1940年4月27日,德国法西斯头子下令,在奥斯维辛修建最大规模的杀人工厂——奥斯维辛集中营。集中营由党卫军和警察局高级指挥机关的教官阿尔帕德·维甘德设计并指定设在奥斯维辛,主营地选在奥斯维辛城边的开阔地带。选择在此建营的主要原因是这里有便利的铁路运输,便于运送“囚犯”。 很快,一些训练有素的德国纳粹开始着手修建集中营,集中营的长官为臭名昭著的鲁道夫·胡斯。刚开始奥斯维辛集中营只修了20座建筑物,其中14座为平房,6座为两层建筑,是后来整个奥斯维辛地区集中营的管理部门所在地。 1940年6月14日,700多名来自塔诺夫的波兰“政治犯”被盖世太保(德国秘密警察)带到这里,他们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首批被关押者。 从1941年起,盖世太保开始不断向集中营运送大批犹太人和吉卜赛人,以及捷克人、斯洛伐克人、苏联人、法国人等24个国家的“囚犯”,其中也包括反对第三帝国的德国人。在此期间,纳粹强迫“囚犯”们劳动,将所有的建筑物加高,并扩充修建了另外8栋楼房。1941年中期,关押在这里的犯人在13000~16000人之间,1942年最多的时候能关押2万人,地下室和屋顶间也被使用了。 img176 在德国纳粹的统治下,约600万犹太人惨遭杀害,仅奥斯维辛就有约250万的犹太人惨遭杀害 img177 1945年初,纳粹集中营的秘密被揭穿,集中营内的杀人机器让人不寒而栗 img178 随着“囚犯”人数的剧增,集中营也以同样的速度扩建。纳粹决定以奥斯维辛第一集中营为主营,在附近修建其他的附属集中营。 1941年10月,纳粹分子驱使主营的“囚犯”在离主营地3公里处,建造了布热津卡集中营;1942年,在奥斯维辛附近的莫洛维茨,“囚犯”们又修建了莫洛维茨集中营;此后的1942~1944年间,纳粹先后又在当地的冶炼厂、矿山和工厂区修建了几十所分营,以便纳粹德国能很好地利用这些免费的劳动力。 二战结束时,整个奥斯维辛集中营占地面积达40平方公里。除奥斯维辛、布热津卡、莫诺维茨三个主要集中营外,还有45所分营,分布在波兰南部整个西里西亚地区。 其中,布热津卡集中营比奥斯维辛主营大好几倍。一条专用铁路从南边大门一直通到集中营的北端,铁路尽头是两座配有毒气室的焚尸炉,这个集中营共有4个这样的杀人装置。纳粹分子把从欧洲各国抓来的人,用闷罐子货车运到焚尸炉旁的月台上。 “囚犯”们下车后,有劳动能力的男人和女人被挑出来送进消毒站,他们被剃光头发,换上破旧的囚衣,每个人的左臂都编有号码,还有一块颜色不同的三角布:红色是政治犯,黄色是犹太人,黑色是拒绝劳动的人。 但是大部分犹太人被送到集中营后,并不像其他“囚犯”一样要编号和被当成奴隶一样送去劳动,而是直接送往毒气室,然后焚烧。那些失去劳动能力和没有劳动力的妇女和幼童,他们一下火车,立即就被送到集中营里的毒气室。毒气室从外表看一点都不可怕,这里有修剪得很好的草地,四周还有鲜花,入口处挂着“浴室”的牌子,两旁伴随着美妙的轻音乐。“犯人”们鱼贯而入,开始他们还认为只是把他们带来消灭身上的虱子。一走进“淋浴间”,他们就发现这完全是个骗局,因为哪有2000多人像沙丁鱼似地挤着淋浴的?这时,厚重的大门被关上,并加了锁,“淋浴间”被密封起来。德国兵从屋顶上砌有蘑菇形的通气孔倒下紫蓝色的毒药,倒完后立即把气孔封上。 不一会儿,里面的人身上开始发青,渗出斑斑血迹,最后痛苦地死去。二三十分钟后,抽气机把毒气抽掉,大门打开。尸体被运往焚尸炉,再将骨渣运到工厂磨成粉末,最后用卡车运到拉索河边,倒入河中。 死人和“犯人”身上的黄金等贵重物品被搜走;死者的牙齿和头发被敲掉和剪下;犯人的脂肪被做成肥皂;人皮被剥下来制成灯罩……这些都成为了法西斯的战争物资。 奥斯维辛附近的居民被召集起来挖掘坟坑,用以埋葬那些死于纳粹屠杀的牺牲品 img179 铁路两边是“囚犯”们居住的一排排平房,房内阴暗潮湿,钉满了3层的木板通铺。一个200平方米的房间最多时住了1000名“囚犯”。布热律卡营东北角的“医院”,是党卫军医生利用“犯人”进行各种“医学试验”的地方。在集中营西南角的一幢房屋,是为有反抗行为的“囚犯”准备的死牢。整个集中营被用带刺的铁丝网围住,每隔20米有一座木岗楼。为了便于监视,偌大的营区内没有一棵树。 在这个集中营存在的3年半时间里,被纳粹分子从铁路货车上直接驱赶到毒气室后焚尸消灭的大约有250万人。1945年初,纳粹德国面临失败,为消灭罪证,他们把这些大规模的杀人装置炸毁了。 而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更为可怕,有时一天竟毒死了6000多人。奥斯维辛集中营里也有一家“医院”,但这座医院并不是给“犯人”们看病的,这里的“医生”实际上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身体太虚弱或无法医治的人被扒光衣服,关进一间专门的房子,再给他们的心脏注射一针毒液,几秒钟,最多一分钟,病人就会死去。 法西斯“医生”还经常用活人进行细菌武器的研究和“科学试验”。一个叫门格勒的纳粹医生专门做双胞胎的“生物学研究”。来到集中营的孩子,一般都被送到毒气室毒死,而双胞胎则被送到门格勒处接受试验。一个死于某种异常病症,另一个则被门格勒用手枪击中脑部,并立即解剖,目的是为了确定他的器官上是否有他同胞兄弟姐妹类似的病症。 img180 奥斯维辛集中营内的生活,可谓是人类社会最可怕的噩梦 img181 一个在战争中失去一个眼睛和半个鼻子的老人 做苦工的“犯人”们被逼迫做繁重的劳动,如果他们干活不好或稍有犯规,就会受到各种残酷的刑罚。他们常被皮鞭或钢索抽打得血肉横飞;被关在狭小的笼子里;被强迫趴在地上,快速匍匐前进,再双膝行走……对于企图逃跑的人,更要受到最残酷的刑罚,直至死亡。 当时的奥斯维辛和布热津卡两个集中营,壁垒森严,电网密布,营内设有哨所、看台、绞刑架、毒气杀人浴室和焚尸炉,是纳粹分子主要用于消灭欧洲犹太人的营地,是希特勒种族灭绝政策的执行地,是第三帝国——纳粹德国最大的灭绝营。 两营内的5个焚尸炉平均每天要焚尸烧数以万计的尸体,他们来自世界许多国家和民族,其中有包括波兰人、苏联人、匈牙利人、法国人、捷克人、希腊人、中国人、比利时人、美国人在内的28个民族的400多万人死于这两所集中营。在此经受严刑拷打、惨遭杀戳的犹太人最多,人数达到250万。 他们没有犯罪,也不是因为参加任何政治活动或党派,他们被送往集中营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的民族出身。他们不是被饿死、病死、被拷打折磨而死,就是被毒气毒死。 整整5年间,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恐怖气氛像幽灵一样飘荡在二战德国占领区的上空。“奥斯维辛”成了恐怖的代名词,是纳粹德国犯下滔天罪行的历史见证。二战末期,德国公众还被迫前来参观集中营,亲眼目睹纳粹头子罄竹难书的暴行。 img182 战争末期,德国公众参观了奥斯维辛集中营,亲眼目睹纳粹头子那难以名状的兽行。右图是一个孩子也被带来参观 img183 1945年1月中旬,在苏联红军的强大攻势面前,希特勒开始考虑把囚犯从奥斯维辛集中营撤出,将集中营炸毁。被选中首批撤出的是那些较强壮健康、能经受长途跋涉之苦的人。他们1月17日上路开始撤退,5天之内从奥斯维辛及其附属的集中营撤出了58000人。头几批撤出的囚犯主要被送到了西里西亚的沃季斯瓦夫和格里维采,从那里又用敞篷火车转运到德国内地。途中企图逃跑以及不能吃饭的人全部被处决。在整个撤退行动中,至少有9000人死亡。 集中营里还剩下约9000人,其中还有500个儿童。党卫军认为他们不能撤退,都要处死。但他们只来得及处死其中的700人,其中有200人是在焚尸炉里被活活烧死的。 与此同时,德国人开始捣毁集中营的建筑设施。1月20日他们炸毁了2号和3号焚尸炉,26日炸毁了第5号焚尸炉。1月26日大部分党卫军从集中营撤走。“囚犯”们不顾看守们的射击,奔向仓库寻找食物,许多人死于枪弹之下,也有一些人因突然吃了过多的食物而死去。 img184 1945年4月12日,美军解放布痕瓦尔德集中营,随后数名国际官员来到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参观。 1月27日上午,由费多尔·米哈依洛维奇·克拉萨文统率的乌克兰第一前敌部队第100步兵师进入集中营莫诺维茨,中午解放了奥斯维辛市中心。经与撤退的德军短暂交火后,于15点左右同时进入奥斯维辛和离那里3公里远的布热津卡集中营。7000名“囚犯”获得解放,其中包括200多名儿童。 img185 德国战败后,盟军在纽伦堡建立了专门审判纳粹罪犯的国际法庭 img186 来自美国、英国、苏联和法国的法官们分别对德国纳粹分子进行了控诉 苏联红军在集中营里组织医生,对解救出来的“囚犯”进行治疗,恢复他们的正常生活。在解放后的几个星期里,护士们还经常从他们的被子里发现病人们藏起来准备第二天食用的面包。因为他们不相信很快又能吃上下顿饭,一些人担心送死而拒绝去洗澡和打针。 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秘密被揭穿后,希特勒的罪恶勾当彻底大白于天下。在纳粹统治下,600万犹太人惨遭杀害。在随后的几个月里,盟军部队共发现了18个主要的纳粹集中营和5个灭绝营。1945年4月12日,美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头号战犯,56岁的希特勒在战败前自杀身亡,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img187 img188 img189 美国法官罗伯特·杰克逊(左图)控诉说:“我们要对经过如此精密策划、如此令人发指、惨绝人寰的罪恶行径进行强烈的控诉和惩罚。” 国军队解放了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这是最早建立的集中营之一。共有5万名被囚者在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被夺去生命。 大屠杀新闻传播开来后,正义的呼声也随之高涨。盟军在德国纽伦堡建立了国际法庭。希特勒的爪牙们被控犯有三种罪行:战争罪、反和平罪和反人道罪。审判团由来自美国、英国、苏联和法国的法官们组成。 格尔曼·戈林是希特勒政权的二号人物,盖世太保制度和集中营制度的创始人,战争贩子的领导人和反犹太人压迫制度的建立者,他的罪行令人发指。被告戈林当庭还宣称,他们只不过是服从阿道夫·希特勒的命令,企图以此掩盖他们自身的丑恶嘴脸。最终,19名纳粹头目被判有罪,12人被处以绞刑,7人被判徒刑。 1947年7月,波兰政府把奥斯维辛集中营改为殉难者纪念馆,公开揭露和展示了希特勒党卫军在集中营犯下的种种罪行的实物证据和图片,还包括他们从囚徒身上掠夺的财物,以及囚徒在集中营进行地下斗争的各种实物和资料。为了使这万恶的行径不再重演,也为了让后人记住这段历史,1979年,奥斯维辛集中营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在二战结束后的近60年里,每一次在奥斯维辛举行纪念活动,人们都会看到那些曾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被关押过的“囚犯”、受害者家属、前苏联红军老战士等等,成百上千人在那里集会,控诉法西斯的暴行,向受难者纪念碑敬献花圈。 img190 这些纳粹分子为他们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 img191 今天,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已被建成国家博物馆,用无声的语言向前来参观的人们控诉德国法西斯的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