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太后简介资料_北魏冯太后辅政

时间:2019-02-05  栏目:历史故事  

冯太后简介资料_北魏冯太后辅政

当南朝的少年皇帝们嬉戏胡闹的时候,北魏奸险的大宦官宗爱杀死拓跋焘,立少年皇帝拓跋浚为文成帝。成帝信任古弼、高允等一批忠臣,到孝文帝元宏即帝,又有冯太后辅佐,内部逐渐趋于稳定,北魏政权节节上升:地盘不断扩大,制度不断完善,社会也不断进步。

拓跋宏的父亲拓跋弘十二岁当皇帝,从小信奉佛教,也相信道教延年益寿的法术,后来对皇帝的权力失去了兴趣,把帝位传给了五岁的拓跋宏,自己当起隐士来了。

冯太后当时才三十多岁,曾和大臣李奕私通。不久,李奕被拓跋弘杀死,太后大怒,趁儿子退位跟和尚们打得火热时,下毒手派人用鸩酒把他害死了。这也难怪,因为拓跋弘的生母姓李,他并非冯太后亲生。

拓跋宏是个孩子,父亲在世,虽然当了隐士,有什么大事还是经常在幕后指点的。现在父亲死了,一时手足无措。他是冯太后一手抚养大,自然有事该听祖母的。现在冯太后就成了掌握实权的人物了。她叫自己的兄弟冯熙主持朝政,宦官亲信也当了大官,封为王侯。

冯太后聪明敏锐,生活俭朴,心胸也比较开阔,对南方的文化礼仪非常欣赏,不主张打仗。她赏罚有道,大臣有忤逆的,也不记恨,很懂得收买人心。因此得到大臣们的支持拥护。

冯太后处理事情讲究实际,也注意策略,比起许多男子来,要强得多。

有个尼姑名叫法秀,懂得一些魔法道术,煽动老百姓在京城谋反,被抓住后送入监牢。大臣们认为和尚和尼姑都不是好人,应该全部处死。皇帝年纪尚小,对于杀不杀尼姑和尚没有主意,冯太后却坚决反对,她说:“谁有罪就杀谁,怎能为了一个法秀伤害她的同类呢?”

北魏官吏的薪俸很少,贪污现象屡禁不止。拓跋天赐和拓跋桢两人,是皇帝的叔祖父,先后犯了贪污罪,按法律应该处死。为此事冯太后和皇帝召集文武大臣,共同商讨。

太后先问大家:“请诸位考虑,要保护亲人的荣誉和生命,就会破坏国家的法纪;执行法纪呢,又要处罚亲人。两者之间,应当选择哪一样?”

大臣们都求情说:“两位老亲王,都是皇帝的至亲,就原谅他们吧。”

冯太后不出声。皇帝随即下诏:“亲王的罪过是不可饶恕的。太皇太后追念祖上的恩德,仁义为怀;桢王一向孝顺,名声也好。就免除他们的死罪,撤掉官爵,禁锢家中。”

亲王保住了性命,总得再找一个去顶罪,以儆效尤。原来朝廷早先派闾文祖去调查他们的贪污问题,闾文祖受了财贿,隐瞒事实,没有揭发出来,犯了“受贿渎职”的大罪。冯太后很精明,当即严厉地宣布:“闾文祖受朝廷委派,调查贪污,却弄虚作假,又公然受贿,应该怎么处理?”

皇帝接口表示:“古人有这种做法:犯了罪,先不急于处罚,等他觉醒过来,自行改正。闾文祖是个不知悔改的人,无法改正了,应当判刑。我请朝中各位大臣,自己衡量一下,如果抵制不住钱财的诱惑,改正不了错误,倒不如现在赶快辞职。”

闾文祖做了替罪羊,朝中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人也都受到震动。大臣慕容契很坦率地说:“小人的心思是变化无常的,国家的法纪是长久不变的。要无常的人心遵守不变的法纪,恐怕难得坚持到底。我算一个小人,愿意现在就隐退。”

皇帝很机智地答道:“你既然知道思想是无常的,贪污是有罪的,也就有了抵制钱财诱惑的明确认识,何必把自己当成小人,要求辞职呢?你已经是个君子了!”

冯太后接着笑道:“应当提升三级!”当即任命慕容契为宰官令。

祖孙两人将北魏的政事处理得井井有条。公事办完后,还常常一起外出游玩散心,像南朝的文人一般,将北方人纵马围猎的习惯改变了不少。

一天,他们到山西平阳以北的方山游玩,冯太后看看周围秀丽的山水,到处鸟语花香,不觉流连忘返,告诉皇帝:“我死之后,就葬在这里,不必送到祖宗陵墓那边去了。”皇帝听从她的话,在山上建立陵庙,作好了准备。

冯太后在四十九岁时死了。她虽不是拓跋宏的亲祖母,但拓跋宏仍然悲痛欲绝。拓跋宏当政之后,做了许多实事。他努力学习儒家的政治和作风,反对迷信和巫术,凡是发现这种邪气,坚决杀头;建立地方基层政权,清查户口,将贵族豪门的大量奴隶清理出来,使之成家立户,变成国家的正式人口;提倡读书,扩大学校的招生人数;取消专供奢侈享受的制造部门,把多余的宫女放归家乡。皇宫的衣服和日用品,车乘马匹,内库的武器,外府的布帛丝绸,凡是多余积压的,一律分给各个部门和边疆士兵,连老百姓也能领到一份。www.guayunfan.com

他坚决打击贪污盗窃,首先规定出各级官吏的薪俸,申明法纪:贪污达到一匹绢子数量的要处死罪。他并无滥杀,京城每年的死囚也不过五六人。

当时,南北双方的关系比较平稳,没有战事,用和平来往代替了猜忌和对抗。南齐武帝派刘缵出使北方,北魏皇帝则派李安世负责接待。为了夸耀国家的财富,李安世得到皇帝允许,将仓库中的金银财宝搬出来,投放市场,让商人买卖,又偷偷地收回宫去。

刘缵在市场上游玩,看到那么多奇珍异宝,十分惊讶地说:“魏国的金玉也太便宜了,大概是山水灵气,好东西出得多吧?”

李安世得意地说:“因为我国鄙视金玉,所以才贱得像瓦石一样。”

刘缵本想多买些回去的,听他这样说,不觉一阵惭愧:人家鄙视金玉,自然是重视仁义了,自己也就不好多买了。他的行为得到冯太后的赞赏,还结下了更深的情谊。

南齐的使者萧琛和范云,都是有名的诗人。魏帝仰慕他们的大名,亲自接见他们。事后,他对大臣们不断赞叹:“江南多好臣!”羡慕南方的臣子出色。待臣李元凯则马上接口道:“江南多好臣,岁易一主;江北无好臣,百年一易主。”

皇帝听了,羞得面红耳赤。南方从东晋到宋、齐,百余年内,已经更替了三个朝代,十几个皇帝。北魏立朝一百年,没有改朝,只有七个皇帝,形势要稳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