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德寿宫_南宋的历史故事

时间:2019-06-15  栏目:历史故事  

颐养天年德寿宫_南宋的历史故事

偏安一隅的南宋小朝廷,管辖领土不及北宋三分之二,但高宗赵构却始终过着奢侈的生活,在杭州大造宫殿、花园,多至三十余所。

绍兴三十二年(1162)六月间,皇城大庆殿举行皇帝传位仪式。在群臣和侍卫的前呼后拥下,刚即位的宋孝宗,亲扶宣布退位的高宗登上御车,送出和宁门,前住刚落成的新皇宫——德寿宫颐养天年。

德寿宫,原为奸相秦桧旧第。有人说此地有王气,秦桧死后,深信此说的朝廷收回宅第,在原有基础上改筑新宫。当年秦桧府第已成众矢之的,一次疏浚中河,附近居民将烂泥争相推往相府门,几乎把宅第湮没了。太上皇高宗和吴太后迁居德寿宫,带来大批嫔妃、宫女、内侍、卫士,秦相府才又成为京城令人注目的又一中心,与皇城交称“南北大内”。建在凤凰山的皇宫为南内,德寿宫叫北内。

德寿宫的旧址范围,南至望仙桥直街,北至佑圣观路,东临盐桥大河,西至吉祥巷一带。其面积东西长约250米,南北宽约70米,规模相当宏大。德寿宫的名称屡有变更。淳熙十六年(1189),孝宗传位于子光宗赵惇后移居于此,改德寿宫为重华宫。至宁宗赵扩奉养祖母宪圣太后时,又改重华宫为慈福宫。再后,奉养寿成皇太后居住这里时,慈福宫又改为慈寿宫。宁宗开禧二年(1206),慈寿宫曾遭过一次火灾。至咸淳年间(1265—1274),度宗赵禥将德寿宫的一半,改筑为宗阳宫,祀道教神祇(宋代帝王自宋徽宗赵佶始,都崇奉道教,笃信神仙),并辟路以通现在的新宫桥。(www.guayunfan.com)北大内近似供养太上皇的“敬老院”,不再需要南大内那样庞大的办事机构。这里只有一座德寿殿,作为每月几次接受皇帝和群臣探望的地方,其余空地均置以园林。特别是孝宗,深知高宗性爱湖山泉石、亭台楼榭,为孝养父王,就一再扩建德寿宫,与南大内后苑相比,北大内后苑更显得开阔、清丽而逶逸,因而具有更高的艺术性。高宗素有养鸟的兴趣,定都临安之初,他就在军中饲养鸽子,早晚亲自收放,不厌其烦。对此,有士人题诗曰:“鹁鸽飞腾绕帝都,暮收朝放费工夫。何如养个南来雁,沙漠能传二帝书。”高宗退居德寿宫后,对养鸟更是痴迷。高宗每年由皇宫内库拨给生活费用近百万缗,但仍感入不敷出,孝宗只得另设名目拨款供德寿宫之用。一次,孝宗恭请太上皇在皇宫中饮宴,高宗醉中也不忘要求增加开支。两天后,太上皇追问吴后,银钱送到没有,吴后忙以孝宗名义奉上。高宗昏庸逸乐以至于此,令人咋舌。

经扩建后的德寿宫后苑,面貌大为改观:

聚远楼,是高宗取苏东坡“赖有高楼能聚远,一时收拾与闲人”的诗句而命名的。全景以人工开凿的小西湖为中心,向四面展开,分为东、西、南、北四个景区。

小西湖以附近的中河水为水源,现今佑圣观路西侧小巷名水亭趾,经研究疑是小西湖的一处水口,如今建造了梅石公园。宽阔的湖面上碧波荡漾,四周植以荷花与睡莲,一座由四川运来的白玉石建成的石桥,一头连接东岸,一头伸向湖心,终点是一座四面亭,用朝鲜的白椤木修建而成。亭柱白如象牙,巧夺天工,与桥身浑然一体。靠近西区的湖边上,人工堆成一组凌空耸立的巨大假山群,命名飞来峰。宋高宗退居德寿宫以后,留恋湖山胜景,但又顾及以太上皇身份,率众常游西湖有诸多不便,于是在德寿宫内,叠石为山,聚水为湖。宋孝宗曾写有枟题冷泉堂飞来峰枠一诗加以赞颂:

山中秀色何佳哉,一峰独立名飞来。参差翠麓俪如画,石骨苍润神所开。

忽闻仿像来宫囿,指顾已惊成列岫。规模绝似灵隐前,面势恍疑天竺后。

孰云人力非自然,千岩万壑藏云烟。上有峥嵘倚空之翠壁,下有潺湲漱玉之飞泉。

一堂虚敞临清沼,枝荫交加森羽葆。山头草木四时春,阅尽岁寒长不老。

圣心仁智情优闲,壶中天地非人间。蓬莱方丈渺空阔,岂若坐对三神山。

日长雅趣超尘俗,散步逍遥快心目。山光水色无尽时,长将挹向杯中渌。

从孝宗诗里所说的“规模绝似灵隐前”和“千岩万壑藏云烟”等句看,这座飞来峰的规模是很大的。高宗对工匠们集大自然美景于一体的鬼斧神工也大加赞赏,连称“老眼为之增明”。

小西湖北部水面上,静泊一条造型豪华、雕刻精美的石舫船。环湖各区,楼阁高耸,绿树掩映,花香扑鼻,鸟语啁啾,一派令人心醉神迷的景象。

在东区,梅林环抱之中,亭亭而立的是香远堂;翠竹掩映处,有怡情爽气的清新堂;景区内,松菊三径,蜿蜒曲折,分别植以菊、竹、芙蓉,梅海、松林作为天然屏障,将其与四周隔开。湖畔自东向南有芙蓉冈,冈上亭阁相望,古柏、太湖石点缀。置身其间,谁能不疑为广寒仙境降落人寰?

南区中,芙蓉冈南的载忻堂最为宏丽,是北大内中唯一的御宴大厅。旁边射厅,专供文娱表演;踱步泻碧亭、冷泉堂,宫内凿石引泉,状如西湖冷泉,在此可观赏金鱼的优雅姿态。每当秋日和熙,清旷堂丹桂溢香,沁人心脾,至乐亭挺立湖上,是赏月的好去处。南区实为宫廷宴乐的佳丽之地。不过整个后苑园林的最高处在北区,登上高楼,后苑全景、钱江帆影,尽入窗轩。

淳熙九年中秋节,高宗、孝宗同到香远堂设宴赏月。堂中御榻、屏风、案几以至壶、盆、杯、碟、筷、匙,全用水晶制成,使人仿佛置身于月宫之中。天上泻下皎洁的月光,湖上千百朵白莲玲珑秀美,芙蓉冈上笙箫齐鸣,沐浴着银光的女乐工们翩翩起舞。南宋小朝廷的统治者,就这样耽于酒色逸乐之中,国事几不为所问。

淳熙十四年十月,一生沉迷于声色犬马的赵构辞世,又两年,孝宗退位,迁居德寿宫,改名重华宫。他既不像高宗淫逸奢靡,也无心赏玩高宗留下的大量名贵书画、古玩,整日好似在闭门思过。其子光宗赵惇刚愎自用,长期不来拜见请安,孝宗终在郁郁寡欢中离开人世。

孝宗死,光宗自称有病不肯主持丧事,太上皇与皇帝之间由来已久的隔阂,可能变成倾覆南宋皇朝的导火线。经朝中大臣密议,决定由光宗之子嘉王赵扩即位,以安定天下人心。如此君国大事当然要得到深居北大内的高宗遗孀吴太皇太后恩准,方可付诸实行。一时间,这座从高宗死后冷落了多时的北大内,重新成为京城内万众瞩目的中心,北大内虽非总理国家大事的中枢,但门禁却比南大内还要森严。这一沟通吴太皇太后与决策大臣联系的任务,落到了太后妹侄、嘉王妻叔韩侂胄身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区区小吏,从此平步登天,引出南宋中期的种种变故来。

风波平息后,北大内不再有太上皇居住,只有两位太后在此安度晚年,因而被改名慈福宫、慈寿宫,一片凄冷代替了昔日的兴盛。开禧年间,北大内失火,熊熊大火烧毁了德寿宫的半边建筑,留存的另一半,到度宗时改建为供奉道教的宗阳宫。宫前筑路建桥,跨过中河,西接清河坊,这座人称新宫桥的桥名,一直沿用至今。改建的“新宫”,仍有十二座大殿和众多亭台楼阁。

德寿宫自南宋皇朝灭亡后,历经沧桑,一部分改筑道观,一部分辟为道路,大部分改为民居。宫内胜迹树石,见于记载的,蟠松为高宗手植,此松明朝成化年间尚在。飞来峰因年岁久远而无存,直到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春,道士和有鸿建造礼拜北斗星的丰阁,掘地深至丈左右,才掘出这块刻有“飞来峰”三字的德寿宫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