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说话不怯场-丢掉说话怯场的坏习惯

时间:2013-06-05  栏目:励志文章  点击:913 次

如何说话不怯场?有些人总是很敏感,害怕被人注视,所以他们不敢张口说话,及时是在讨论一个非常感兴趣并有独到见解的问题是,他们也噤若寒蝉。

在辩论俱乐部、文学社或任何集会上,他们都是静静的坐着,哑口无言,渴望说话却不敢说。在集会上,如果他们站起来提一项建议或是发个言,他们的声音简直真让他自己听了页会痉挛。

他们不敢坚持自己的权利、不敢提出自己的观点。如果这么做,他们就会面红耳赤,心惊胆战。

公众演说家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因为他们要展示自己的内在能力,要冒暴露弱点、在别人面前丢脸献丑的风险。公众演讲—也就是站着思考—是锻炼一个人的有效手段。它能将一个人的缺点、思想局限、语言的贫乏和狭隘的词汇量暴露无遗。公众演讲也是检验一个人的阅读状况和观察能力的最好试金石。

演讲训练能促使一个人通过阅读和查字典来巩固大量的词汇。作公众演讲,必须要理解语言,表述必须要言简意赅,必须要学会在该结束的时候就打住。不要在阐述完观点之后还老是延宕你的讲话或是论证,否则你留下的良好印象就被一笔勾销了。

人们就会对你缺乏分寸和良好判断力的表现大失所望。成为一名优秀演说家的愿望能大大激发一个人身上所有的精神潜能。一个人的勇气、性格、学识、判断力—所有这些品质—像一幅全景图一样被展开。

智力变得更敏锐,思想变得更深邃,表达能力也大大提高。这时,思想急欲宣之于口,词语也迫不及待地等着被选择。演讲者调动起所有的经验、知识、先天和后天的能力,全力以赴地展现自我,以赢得观众的赞同和掌声。

这种努力使人凝神屏吸、眉头沁汗、眼光灼灼、双颊扉红、血脉责张,隐伏的冲动被激起,半忘的记忆又鲜活,想象力倍加活跃,各种从未有过的妙喻层出不穷。

整个人被从沉睡中唤醒,它的意义已远远超出了演讲本身。你头脑清醒、有条不紊地展示着你的实力,调动着你的能量,这使你感到游刃有余、左右逢源。

辩论俱乐部是培养演说家的摇篮,不论你参加辩论俱乐部要走多远,不论有多大麻烦,不论多难抽出时间,你通过这一社团获得的训练将使你终身获益。它将成为你人生的转折点。林肯、威尔逊、韦伯斯特、克莱、帕特里克·亨利这些伟大人物都是老式辩论社团的受益者。

不要认为,你不懂谈论规则就不能担当你所在的辩论社团的会长,或是在那里发挥积极作用。这是个学习的地方,当你获得了这个席位时,你就可以去熟悉这些规则。

除非你被推上了这个位置并不得不发号施令,否则你永远也不会了解这些规则。应该尽量多地加人一些年轻人的组织—尤其是那些注重修身的组织—并要强迫自己不失时机地发表演说。

如果没有机会,就去创造机会。应该大胆地站起来,就正在讨论的每一个问题谈点看法。尽管大胆地起来提一条建议,支持它,或是就它发表一些意见。不要等到你准备得更充分时再行动,你永远也不可能准备得更充分。

你每站起来一次都会多增加一份信心,不久以后你就会形成发言的习惯。,最终会变得和其他任何事情一样简单。辩论俱乐部和各类讨论最能迅.速有效地锻炼年轻人的能力。

许多社交方面的成功人士都把他们的成就归功于老式辩论社团。在那里他们学到了自信、自立,他们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正是在那里.他们学会了面对自己,学会了雄辩地阐发自己的观点。

在辩论过程中,努力坚持自己的观点、为自己的观点提供充足的论据能给年轻人带来莫大的裨益。这是对思想的强有力锻炼,就像摔跤之于体格一样。

不要老是躲在后排,尽管坐上前来展示你自己。畏缩在角落里、不让人看见、逃避社会交往,这些做法对一个人树立自信是极端有害的。

对于中学生和大学生来说,逃避他们不够熟悉领域里的公开辩论和公众演讲,这是很习惯的做法。他们想等到自己准备得更充分时,再去抛头露面。

但是,要显得优雅、从容、熟练.要在大集会上不心慌意乱、镇定从容,就需要依靠以往的经验。那么,你必须持之以恒地训练这种能力.直到它成为你的第二天性为止。

如果你接到发表演说的邀请,不管你是多么的不情愿,多么的胆小或害羞,你都应该下决心抓住这个自我提高的机会。

有一个很有演讲天赋的年轻人,但是他生性胆小,总是拒绝接受在公共场合演讲的邀请,因为他担心自己没有足够的经验,他缺乏自信,自尊心太强,害怕出现闪失会给自己丢脸。

于是,他等啊等,一直等到他心灰意冷,觉得自己根本不适合在公共场合演说。如果他能够接受所有邀请的话,他就可以获得很多有益的经验。错误和失败并不足惧,可惜的是,他放弃了这么多好机会,如果他能抓住这些机会,他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演说家。

“怯场”是司空习惯的现象。一个大学生在背一个题为应征人伍的父斜的发言时,他的教授问他:“这是恺撒大帝演讲的方式吗?”“是的,”他回答说,“如果恺撒大帝被吓得半死、紧张得像一只猫的话。”

当一个愣头愣脑的人意识到所有的眼睛都在注视着他,所有观众都在评价他、研究他、检查他、看他到底有多少能耐、持什么观点,并判断他是令大家满意还是失望时,他就会变得非常胆小。

然而,对观众的恐惧、对词不达意的担心才是最要命的怯场。

对于一个公众演说家而言,最难以克服的就是自我意识。那一双双衡量、批评他的苛刻的眼睛实在是难以从自我意识中挥拂去的。

除非一个演说者在演讲中完全消除掉他的自我意识,忘掉自己,否则他很难留下良好的印象。如果他老是考虑自己留下了什么印象,人们会怎么看待他,那么他的力量就会被损耗,他的演说也会索然无味。

即使这次在讲台上没有获得成功,那也是有很多益处的,因为它常常会激发你下次获取成功的决心。在这一方面,德摩斯梯恩的艰苦努力、迪斯累利的经历,都是历史上的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