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莫泊桑的小故事

时间:2013-05-24  栏目:励志故事  点击:5199 次

》艰苦磨难

莫泊桑出生在一个没落的贵族之家。父亲居斯塔夫是一个吃喝嫖赌、挥霍成性的浪荡子,有限的家产很快被他挥霍得精光.只得靠莫泊桑的母亲洛尔从娘家带来的一些产业维持生活,他还动辄打骂洛尔。父母终于在莫泊桑十岁时分道扬镶,这给童年的莫泊桑留下了极大的创伤。

但是洛尔是一个很有才气、性格刚强的女子,她独自带着莫泊桑和弟弟生活,并且很早就开始了对莫泊桑的文化启蒙。洛尔精通数门语言,熟悉古今文化,对艺术有非凡的鉴赏力,她把这一优势传给了儿子,使他从小就显示出对文艺的兴趣和天斌。

随母亲去诺曼底北部乡间度过青少年时期的莫泊桑对法国乡村风貌和穷人生活了如指掌,为他日后从事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经验。

莫泊桑十三岁时被送进阴森严厉的教会学校.教会学校陈腐的宗教活动和恶劣的环境对他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得了头痛病,不得不时常回家休养治疗。感情丰富的莫泊桑受不了学校严酷单调的生活,十八岁那年他写了一首抨击学校的书简诗,结果被学校开除。

开明的母亲没有责怪他.又把他送进世俗学校,就是在这所充满了自由和进步思想的学校,他第一次认识了诗人布耶,并进而认识了福楼拜。在两位良师的指导下,莫泊桑真正开始踏上了文学创作之路。

普法战争爆发后满怀爱国激情的莫泊桑应召人伍,在军师后勤当文书。法军在战争中一败涂地,随大军狼狈逃跑的莫泊桑险些被俘。

莫泊桑亲眼目睹了战争中当权者们的外强中干和平民百胜的英勇斗争精神。就是这一段从军生涯诞生了他日后关于普法战争的诸多名篇,其中包括成名作《羊脂球》。

巴黎公社革命后,莫泊桑在海军部当了一名职员。在海军部的“办公牢屋”里,终日埋头案犊,打发着单调乏味的工作时间,还不得不对野蛮上司的频策呵斥和训骂逆来顺受。莫泊桑曾说过:“职员是最可悲最不幸的。”

对职员生活的深刻了解虽然为他的写作提供了难得的家材,但是痛苦的职员生涯也使莫泊桑染上了镖妓的恶习,以至于终生沉酒于酒色之中不能自拔,在糜烂与放纵之中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和热情,越来越空虚、孤独,最后在绝望中走向点狂和死亡。

》》情感世界

莫泊桑是福楼拜的得意弟子,也是他的义子.不管是在生活观念还是在艺术风格上.莫泊桑受福楼拜的影响都是很深的,他们的关系早已成为文坛住话。

莫泊桑同福楼拜尽管1868年才见面,但实际上福楼拜对莫泊桑的情况早就了如指掌,因为福楼拜早年同莫泊桑的舅舅.早逝的阿尔弗莱德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福俊拜的小说《圣安东的诱惑》的献词就是写给亡友阿尔弗莱德的。同时.莫泊桑的母亲洛尔同福楼拜也有很深的交悄,她经常在信中向福楼拜提起她的儿子莫泊桑。洛尔曾很动情地写信给福楼拜:“年轻人(莫泊桑)的心和灵魂都属于你。”

1868年,莫泊桑首先认识诗人布耶,拜师学诗,不久同福楼拜会面,从此开始了同福楼拜长达十多年的师徒、“父子”之情。莫泊桑在福楼拜的严格要求和精心指导下学习写作,每个星期天到福楼拜居住的克鲁瓦塞去拜访成为莫泊桑最愉快的日子。

关于莫泊桑的小故事 励志故事

福楼拜的慈祥、育智深深地吸引着他,而莫泊桑的勤奋和聪慧也令福楼拜欣喜不已。福楼拜对莫泊桑的每一部新作都要细加品评,对他的每一次尝试都要大加鼓励。

他及时纠正莫泊桑在写作上的偏差,教会他如何观察和表达。他要求莫泊桑苦练技艺而不要急于发表作品。在福楼拜的指导下,莫泊桑进步很快。

1880年1月,福楼拜在一封信中断言:“莫泊桑确有才华。”一个月后,福楼拜读了莫泊桑的《羊脂球》的校样,称它是“一部杰作’,果然,《羊脂球》一经发表便轰动文坛。

莫泊桑的《诗集》扉页卜有几行饱含深情的献词:“献给居斯塔夫·福楼拜—我衷心挚爱的杰出的慈父般的朋友,我最敬慕的无可指责的导师。”福楼拜读后清然泪下,在给莫泊桑的去信中这样写道:“我的年轻人,你有理由爱我,因为你的老头儿真心爱着你……”

1880年5月,福楼拜中风而死。正一心盼望着跟老师见面的莫泊桑悲痛不已,连忙赶到克鲁瓦塞,亲自给恩师梳洗穿戴、下葬。

他说:“我此刻尖锐地感到生活的无意义,一切努力的徒劳,可怕的单调以及精神上的孤独,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这种精神孤独状态,我只有在能够同他促膝交谈的时候,才不那么为其所苦。

可见福楼拜不仅是莫泊桑创作上的良师,也是他精神上的惟一安慰和寄托。

》逸闻趣事

19世纪70年代.在巴黎慕柳街福楼拜的家里,每个星期天都有一个聚会,来这里的都是当时文坛鼎鼎有名的人物,如左拉、龚古尔等。莫泊桑在这里结识了当时的文坛盟主,同时也是这一个小集团核心的自然主义作家左拉。

后来,左拉、莫泊桑和另外三名作家又经常在巴黎西郊左拉的别墅梅塘举行类似的聚会,围绕这个定期聚会逐渐形成了一个文学集团—梅塘集团。

1880年的一天,梅塘集团的各位成员携其家眷月夜漫步,良辰美景之下,顿生雅兴,于是约定每人讲一个故事。

这些故事有一些是关于普法战争的,而这些作家中也不乏有过军旅生涯的,因此在左拉的建议下,大家商量出一本中篇小说集,并根据赛阿尔的提议把这本集子命名为《梅塘夜话》

计划议定之后,各位才子便分头创作几个月后《梅塘夜话》正式出其中收有左拉的《磨坊之役》、-芝芒的《背上背包》、赛阿尔的《放喊血》等。

但是,令所有人所未料到的是一个在此之前一直默默无闻的作家,三十岁的莫泊桑,却以他的短篇《羊脂球》独领风骚。这篇小说写得如此出色.

以至于当莫泊桑当众朗读完毕,所有在座者全休起立,对他致以崇高的敬意。这篇小说一出版,就有一位名作家当即预言:“人们将不知厌烦地一读再读这篇《羊脂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