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教育 美国在中亚_美国“关键语言”战略研究

美国在中亚_美国“关键语言”战略研究

时间:2020-03-07 理论教育 联系我们
美国在中亚_美国“关键语言”战略研究

里海盆地是个蕴藏着丰富能源的“聚宝盆”。里海被称为“第二个波斯湾”,有人预言:“谁得到了里海盆地战略资源的控制权,谁就能主宰21世纪的国际能源市场,甚至把持一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命脉。”足见里海在世界能源市场上举足轻重的地位。据美国能源部估计,里海的石油地质储量约占世界总储量的18%。2003年3月伊拉克战争之后,波斯湾地区局势持续动荡,西方大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受到了严重挑战,美国紧盯住里海,目的就是为了加强在此地区的控制。除了能源问题外,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国家利益还有空间利益、军事合作、技术转让等。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利益关乎很多行业、政府机关及一些非政府组织。俄罗斯及从前苏联分离出来的一些国家如: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加上伊朗、土耳其、阿富汗、伊拉克、阿塞拜疆、中国等形成了一个围绕里海的国家群,各民族和种族的人们使用不同的语言交流,不少阿塞拜疆人生活在伊朗而不在阿塞拜疆,也有不少乌兹别克人生活在阿富汗,安卡拉的土耳其语和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土耳其语差别不大,彼此能互相听懂。俄语在里海盆地的主导地位也让美国担忧。然而美国国内对里海盆地地区的语言教育只能用“薄弱”一词来形容,但这些语言却与美国未来的国家利益密切相关,因此美国也把这一地区的很多语言,如:阿塞拜疆语、伊朗、阿富汗、土耳其的语言,包括一些方言等列入“关键语言”的行列。

冷战结束后,中亚地区以其重要的战略位置和丰富的战略资源重新引起世界的广泛注目,凡有地缘政治利益的国家或势力都不会对正处在国际政治权力真空状态之中的中亚置之不理,而美俄成为对中亚争夺的主体。[34]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以“反恐”为借口,发动阿富汗战争,达到了在欧亚大陆腹地建立军事存在的目的,而且美国还不断加强对该地区的控制,加大对中亚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教育等各个领域的渗透,排挤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势力;而对于俄罗斯来说,中亚一直是在其传统势力范围之内的,不会让美国在此称大,因而俄罗斯在经济、军事等方面都确保其主导地位。因此,双方也就会有更多的冲突和较量。俄罗斯意欲开发远东,重返亚太,加强在亚太存在的影响。然而,在亚太战略上,中俄美三者力图保持平衡。

美国对俄罗斯的发展表示担忧:2006年2月,美国防部公布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35]也把俄罗斯列为“处于十字路口的国家”,对于俄罗斯,美国将防止其“民主倒退”作为应对的重点,报告指出,美国必须鼓励俄罗斯在国内尊重民主自由价值观,促使俄罗斯政府在自由的道路上前进而不是后退。美国要与俄国建立“稳定、重要的多层次关系”。(www.guayunfan.com)

俄语在美国的教育状况:根据加利福尼亚州蒙特利尔的国防语言学院的规定,俄语被划分为第三层次的难学习语言,需要大约780小时的沉浸式学习才能达到中等流利的程度。俄语也是被美国中央情报机构认定为“硬靶子”语言,这个定位主要是有两大因素决定的,一是从学习者的俄语学习难度上来看,二是从俄语对美国外交的关键程度上来看。

在俄美关系中,阿塞拜疆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美俄在中亚的争夺涉及政治、经济、安全等各个领域,都极力想把阿塞拜疆纳入到自己所主导的框架中。不过阿塞拜疆自立国之初就以“欧洲化”作为国家发展的目标,想彻底融入欧洲。阿塞拜疆与伊斯兰世界的两个重要邻国土耳其和伊朗之间的关系是:作为与阿塞拜疆同种同源的近邻,土耳其对阿塞拜疆的帮助较大;阿塞拜疆与伊朗和美国的关系困扰着阿塞拜疆的选择。

阿塞拜疆语在美国的教学状况:应该说,美国对阿塞拜疆语这样的一些少数被教学语言的重视主要是源于使用这一语言的地区对美国有着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当前美国对阿塞拜疆语的重视程度逐渐加强,对这一语言的教材开发、课程建设、项目展开等都开展起来,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各种等级的阿塞拜疆语教材的开发项目、国防语言学院把阿塞拜疆语语言教学与文化等联系在一起的项目、杜克大学的塞尔维亚、中亚和东欧研究中心以及塞尔维亚、中亚语言资源中心的阿塞拜疆语多种形式的语言教育资源的开发和利用,[36]还有一些网络在线学习资料的开发,把语言教学与宗教、文化、历史结合起来的多学科教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