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教育 关键语言_美国“关键语言”战略研究

关键语言_美国“关键语言”战略研究

时间:2020-03-07 理论教育 联系我们
关键语言_美国“关键语言”战略研究

“关键语言”是对美国国家安全有着重要影响的外语。“关键语言”的说法最早是在1957年由美国提出的。1957年前苏联的“斯普特尼克”的成功发射刺激了美国政府,于是美国随即在1958年出台的《国防教育法》(NDEA)中首先把外语教学与国家安全联系在一起,把外语与科学技术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确立了三个层次的“关键语言”(critical languages):第一层次6种:汉语(Chinese)、日语(Japanese)、阿拉伯语(Arabic)、北印地-乌尔都语(North Hindi-Urdu)、葡萄牙语(Portuguese)和俄语(Russian),第二层次18种,第三层次59种。[48]美国联邦政府对关键性语言的要求不一样,因此不同机构在不同的时期所提出的“关键语言”是不相同。

美国向来推行“唯英语”的政策,对从国外移民过来的人,美国当局在语言教育上推行同化政策,总是要求移民接受英语教育,而忽视移民的本族语,同时在对美国国民的教育中,始终不强调外语教育的重要性,致使很多学生到了大学阶段还不会使用英语以外的语言,像阿拉伯语、汉语、日语等少语种,更不用说那些像斯瓦希里语、达里语等很少被教的外语。自20世纪60年代后,美国“关键语言”的说法一直不怎么被人提起,只是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才在《经济安全教育法》的影响下,把一些经济上发展迅猛的对手国家如日本等的语言列为“关键语言”。

2006年,美国又提出了“关键语言”(critical languages)的概念。同年1月5日,美国总统布什在全美大学校国际教育峰会上,正式推出美国“国家安全语言计划”。在该计划中,美国政府明确提出了鼓励美国公民学习国家需要的8种“关键语言”的政策。这8种“关键语言”是:阿拉伯语、汉语、朝鲜语、俄语、印地语、日语、波斯语(Persian)、土耳其语(Turkish)。对美国而言,关键语言就是关键外语,所谓关键外语就是在国际舞台中关乎一个国家的政治稳定、外交通畅、信息安全、经济发展、民族团结文化交流、教育合作等重要领域外国语[49]

美国“关键语言”的语种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事实上,美国联邦政府每年都会责成联邦政府各部门,如能源部、农业部、中情局、联邦调查局等,对本部门中重要的国外交流国家进行排列,根据各个国家对自己本部门的重要程度,定出相应的“关键语言”,上报给联邦政府总秘书处,联邦总秘书再根据收集的总体数据,把一些方言进行归类,再除去一些重复的语种,最后列出对美国国家发展影响重大的外语语种,公布在联邦政府的网站上。美国2003年就统计出约78种“关键语言”。

“关键外语”属于外语教育政策的内容。外语教育政策又隶属于语言政策和语言规划(Language Policy and Language Planning,LPLP)。语言政策和语言规划是一项长期的、复杂的和面向未来的系统工程。同样,外语教育政策的制定和实施过程也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涉及国家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教育、历史、民族、社会心理等因素。以色列社会语言学家斯伯尔斯基(Spolsky)指出,外语语种的选择主要受到以下三个因素的影响:历史因素(如前殖民地宗主国的语言)、地理因素(如地区性强势语言)和经济因素(如主要贸易伙伴国的语言)。[50](www.guayunfan.com)

那么什么叫“关键语言”?为什么是这些语言?这些语言是不是对所有人同样重要?对谁最为关键?阐释性政策分析观(interpretative policy analysis)认为,不同的人对“关键语言”理解不一样,不同的人在理解什么对自己最重要时所依据的价值观信仰、思维方式等是不一样的。在美国,对于联邦政府的情报部门、军队管理、外交人员和商务人员来说,出于事务管理和业务发展的需要,尤其是在“9·11”恐怖事件后,对阿拉伯语、韩语等语言的需要一下子变得格外急迫。很多部门急需借助这些语言来达到提升综合实力,维护国家利益和安全。因此,这些语言成了非常关键的语言。而对于普通民众,尤其是在校的学生来说,选择什么样的语言来学习,是和自己的兴趣、爱好、文化欣赏等有着密切的关系,并没有像政府机构那样有着明确的政治目的或野心。因此,学生和学校多从市场经济和自身利益来考虑外语语种的选择。但是,政府和国家一定要从国家的层面来考虑外语语种的选择,国家关键外语的选择要从长远和大局利益出发。

像阿拉伯语、汉语等语言,在美国的学术教育领域中,它们一般的叫法就是学者们所称的“较少被教授的语言”(Lesscommonly Taught Languages,简称:LCTLs)或“不太被教授的语言”(The Least Commonly Taught Languages)。美国“关键语言”与“较少被教授的语言”有很多重合之处,“关键语言”几乎都是较少被教授的语言,但是许多较少被教授的语言并不是“关键性语言”,较少被教授的语言要比“关键性语言”广泛得多。较少被教授的语言通常被分为以下五类:第一类:主要的较少被教的语言,有汉语、日语和俄语;第二类:不太被教的语言;第三类:更加不太被教的语言;第四类:最不怎么教的语言;第五类:很少很少被教的语言或从来都不被教的语言。

“关键语言”主要是美国联邦政府根据美国国防安全需要而设定的,是有着明确目的性的。而较少被教授语言是在美国各级教育没有被广泛教授的语言,美国外语界根据不同的外语在美国地位和被教的总体状况而进行分类的外语,在高等教育领域,较少被教授的语言是指区别于已经在美国被普遍教授的西班牙语法语德语的非传统欧洲现代语言,如日语、汉语、俄语、阿拉伯语、朝鲜语等。同时美国土著民族的语言也包含在较少被教授的语言之列。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关键语言”的语种会有些变化。美国的“关键语言”的遴选一般也是根据教育部秘书统计国家各主要联邦机构、部门对外语的需求情况而确定的国家急需要加强的语言。美国的农业部、商务部国防部、能源部、城镇住房与发展规划部、内务部等部门分别上报自己部门急需发展的语言和急需加强重视的地区,然后在教育部的协调下,中学后教育办公室会以Title VI和富布来特-海斯的项目资助各相关语言、地区的教育和交流。但美国因国家安全利益大于一切,所以美国的关键语言一般都是应对国防部的要求而定出的。